第七小說網歡迎您!

第94章 ASDFGHJKL;

書名:大秦開局時間倒退三十秒 作者:重別樓 字數:3918

西方天任,廢地。

奇門遁甲值得根本就不是西邊的秦國,而是秦國更西之地,故為廢地

也就是說,要殺蘇劫的人,現在在廢地。

黃石驚愕的道:“西域人”

風后沒有回答,而是搖了搖頭,看著西方,說道:“如果是他們回來了,也就解釋了匈奴為何突然強盛起來,更解釋了為何北方的部落能夠忽然凝聚,于中原不相上下,他們一來,第一個要對付的人,定然就是蘇劫?!?/p>

風后半點不猶豫,直接朝著山口走去。

黃石喊道:“師尊,蘇劫乃是當代太一,那王單說此人或許繼承了斡旋造化,其才智更是千古罕見,如何輕易殺得死師尊多慮或許?!?/p>

風后沒有回頭,說道:“東皇太一若是殺不死,那老太一是如何死的,千年來三十三代太一,一半都是橫死,蘇劫又為何殺不死,奇門遁甲已然明示蘇劫將逢大難大敵,豈有二途可循,人力豈能抵抗天命而奇門說的乃是天命,非人力?!?/p>

風后的話里的道理便是,奇門顯示的是結局,這結局本身就是建立在蘇劫的本領之外的。

比如。

蘇劫可以開掛,這個結果卻是籠闊了開掛后的蘇劫,所以,這叫天命。

眼看風后即將遠去。

黃石又喊道:“師尊,你讓徒兒布下張良,不是為了對付秦國嗎”

風后道:“秦國從來不是敵人,我黎山一門便是為了抵御更大的敵人,可是這個敵人居然提前來了中原?!?/p>

風后聲音一落,便消失在山野之間。

黃石獨自站在觀星臺的一邊,喃喃道:“秦國不是敵人”

忽然,黃石想起他第一次見到風后時候,隱約間似乎就聽到風后和另外那個下棋的老者說過一句,她從來都不是太一的敵人。

這其中的原因,或許已經到了快要揭開的時候了。

然而,風后現在的目的是去秦國,黃石忽然拍了下腦袋,道:“師傅,我與你同去”

天下大亂。

卦象在南北之戰,其浩劫在西方。

嬴政和蘇劫皆臨于驚門。

除了風后,誰也不知秦國即將面對的敵人,將會是誰,蘇劫也想不到,歷史上最大的隱秘,即將揭開。

黃石在山林中追趕。

心中起了一絲后怕,如果今日不是風后提醒,他如何想得到,秦國還有匈奴這個大敵,大敵的背后的力量恐怕也絕不是表面上那么簡單。

那個時候,若無半點防備,秦國會大亂,乃至天下大亂。

這不是他們愿意看到的。

而且,按照風后和黃石原本的計劃。

他們會支持張良,讓張良再行支持一人,而他們二人在暗處,卻知道明處的鬼谷子支持了項氏,同樣也有大的圖謀,很可能和他們的想法是一樣的,這樣的一明一暗緩緩蟄伏,相較而言,自然風后的更高明一些。

至于三苗支持誰,目前他們都還不知,或者說,三人都根本沒將三苗人放在眼中。

風后再如何神機妙算,也不可能知道,三苗族的武王廟所支持的陳勝差點得了天下。

更是威風到分封六國后裔為王的地步。

按照風后的設想,那群本該在接下來五十到一百年才會回到中原的人,居然提前回來了,那他們現在的勢力都還沒有成長起來,所以只能依仗秦國了。

這就是為什么卦象上,只顯示了秦國,而不是燕國,楚國,齊國。

時間回到月前。

恰逢李牧攻打八瑙河之時,更加遙遠的北方,冒頓和欒惜并身翻過了一座雪山。

雪山下,偌大的部落橫跨草地之中。

其規模之浩大,遠勝丘林氏,可以于草原遙遠的西方月氏相提并論,其牛羊數十萬,養在各個山谷之間,奔騰不息,這里,便是北部最大的部落,攣鞮氏,不過,攣鞮氏族人更喜歡稱自己為匈奴人。

冒頓和欒惜來到部落中。

很快便被一個身披裘絨的勇士給攔住了。

勇士握拳橫在胸口,臉上卻顯得有些嘲諷,道:“冒頓,今日是枯禾少子的慶功宴,少子說,如此場面,怎可少了哥哥,其他少子都已抵達為少子賀功,就差你一人,請吧?!?/p>

雖說請,但語氣里沒有半點客氣。

冒頓冷哼一聲,道:“帶路”

此前,攣鞮氏四處征戰,因為枯禾的母族相助,枯禾前后吞并了四個中型部落,威望一時無兩,其后更是獲得了攣鞮氏無上勇的支持,面對這樣的局面,單于頭曼更是喜于樂見。

對草原的勇士來說,自然是跟隨強者,崇拜強者。

連無上勇都支持了枯禾少子,怎么可能在乎這個長子呢,而且,頭曼自己本就是爭奪來的單于位,這兒子奪位,在他看來,有能者居之,死上幾個怕什么,再生就是。

頭曼本就是草原上的雄鷹,用中原的話說,就是梟雄。

其人雄才大略,否則,豈會將攣鞮氏變到可比月氏部落那般規模。

說是請。

那攔路的勇士頓時召集了一批人,紛紛將冒頓圍在前后,自然是擔心冒頓跑了。

冒頓回頭看了一眼擔心的欒惜,給了一個放心的眼神。

當冒頓來到枯禾的大帳中。

枯禾頭戴翎花帽,身高傍大,兩眼幽幽發著冷光,面如刀削,沒有胡須,說是少子其實因為是同父異母,也就比冒頓小上數天。

此時,枯禾獨自一人坐在帳中的寬大的案幾前,似乎根本就沒看到冒頓的到來。

整個人的注意力都在面前的食物上。

案幾上,擺滿了各種牛肉羊肉,以及水果等食物。

其手中剛好撕開一只碩大的羊腿,放在口里咀嚼,草原上的馬酒是一口一口的肚里吞。

冒頓看著左右,都是他的一些兄弟們,此時,同樣也沒看冒頓,而是一個個顫抖如羊羔一般坐在一邊,腦袋看著地上,汗如雨下。

別看這些人現在嚇得不清,就說這么些年來,哪個不是相互不服,時長打架,暗中冷刀子更是層出不窮。

草原上單于位的爭奪,就如那群狼的搏殺一般。

勇士對著冒頓道:“坐吧”

冒頓看到最末尾處還有一個空位,想來就是準備給自己的。

冒頓大步走了過去,直接坐在了蒲團上。

隨即閉著眼,半點話也不肯說。

忽然,枯禾抬起腦袋,重重的將手里的羊肉給扔在地上,厲聲道:“諸位兄弟,別怪我不請你們吃,這肉也太難吃了,不過,沒有關系,不能吃肉,可以喝酒嘛,來人?!?/p>

大帳外,一個勇士端著一個拖盞,上面整齊的陳列著八樽酒。

冒頓在內的兄弟們紛紛看去,不知枯禾何意。

難道有毒不成這不可能吧。

枯禾道:“本來,九弟老弟,也有的,可是太小,喝不得,那我枯禾就把他們的酒姑且留下?!?/p>

枯禾起身,來到冒頓身邊的六弟面前,神色間看都沒看冒頓一樣,對著老六道:“牙西,我聽說你曾經用珍珠末放入酒中,招待來客,哥哥自然比不了,不過想來也不差,試試吧?!?/p>

牙西看著被人放在面前的酒。

頓時惡心作嘔,隨即,居然如此羞辱于他,頓時反射性的站起身來,想要怒罵。

可頓時看到枯禾的目光,微微仰頭頓時將口里的話給吞了下去。

枯禾道:“怎么我做晚喝了很多酒,在肚里醞釀了很久才有這些,喝吧”

牙西面色一陣青一陣白,這枯禾要逼他們喝尿

日后,族人如何看,單于如何看,草原上怕是永遠都抬不起頭來了

牙西面色幾經變化,道:“二哥,你真會開玩笑”

不等牙西話音一落,頓時怒罵道:“誰和你開玩笑”

一句話,生生的將牙西的話給吞進了嘴里。

隨即,枯禾在眾人臉上一一掃過,厲聲道:“你們這些人,平日里的威風去哪里了,說我母族闕氏謀反,有去攣鞮而

本章未完,請繼續閱讀下一頁!當前 第1頁 / 共2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綜合其他推薦閱讀: 重生成蟒吞噬全球直播帶著食鐵獸末日游全球降臨我的亡靈會開坦克總裁他白天冷冰冰,晚上要親親開局打了李二總裁爹地寵入骨白天藏小尾巴晚上被偏執大佬親哭斗羅:震驚,我被千仞雪偷聽心聲在他懷里99次撒野星海紀元:我的細胞掛機進化
av中文字幕布卡无码_chinesevideos长期国产_少妇与黑人ZOXXXX_十分钟在线观看视频大全国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