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小說網歡迎您!

第94章 ASDFGHJKL;

書名:大秦開局時間倒退三十秒 作者:重別樓 字數:5940

嬴政的雙目閃爍著興奮之色,踱步來到張良所指在之處。

根本就沒有半點察覺張良意圖。

此時,二人從六步之隔的距離已然靠近了僅僅剩下兩步,樊於期猛然抬頭,駭然看到這一幕,大殿目下,群臣皆在兩廂之后,離他樊於期都還尚遠,更別說,已然在王階上的張良。

樊於期的心臟砰砰直跳,幾乎欲出。

眼前的這一幕,他哪有不擔心的道理,嬴政那是誰,那是他女兒的丈夫,可是,即便他再如何擔心,此時也拼命了安奈自己的動作,腦袋里重新將計劃濾了一遍。

“秦侯豈會騙我,大王絕對無事?!?/p>

不錯,這一幕的出現,蘇劫早就告訴了他,與其說是荊軻刺秦,不如說是蘇劫故意然讓荊軻來刺,要知道,刺秦的計劃本就是他提出的,但是他樊於期怎么有如此囊括的心思,既非樊於期,那是誰提出的,自然是蘇劫。

然而,誰能想到,蘇劫的殺招,并不在張良身上。

此時。

嬴政忽然傾身低頭,便在一瞬間,只見綠油油的光色閃過眼底,這一幕因為背著群臣,是以整個大殿上居然沒有任何一個人注意到。

陡然之間,卷宗中銅匣的底部一松,瞬時亮出一口森森匕首。

嬴政不察,心中猛然冒出兩個字“刺客”

張良作為戰國時的貴胄公子,技擊之術乃是必須學的技藝,雖然算不上高明,但是倉促之間,以有備對無備,如此近的距離,豈有不成的道理

果然,張良的動作,根本不等嬴政和任何人反應,左手已經閃電般伸出,慢慢的一把摟住了嬴政的衣袖而不使嬴政掙脫。

嬴政劍術其實一直都很高明,其膽略和騎射更是貴胄少有,當年,嬴政以少年身份于當時還是千夫長的李信交過手,然而只是略處下風。

不過張良何等人物,即便是刺殺,也包含著謀略,從接近到出刀,可謂是讓頗有身手的嬴政完全無法防備,

張良心頭大喜,嬴政駭然的目光與其兩兩相對。

“嬴政,你乃天下之邪惡,今日便是你的死期?!?/p>

張良怒吼一聲,匕首對著嬴政的胸口刺去,嬴政哪有不知這匕首上乃是劇毒,就算用手防御又如何,劃破了手臂,同樣必死無疑。

然而,此時。

堂下的王綰,李斯,熊啟等人直接都呆滯了,誰能想到這特使居然是刺客

秦國七百年來亙古未有的事情居然發生在了他們的面前。

當看到那匕首臨近了嬴政的胸腹,群臣驚呼聲響徹朝堂。

然則,下一刻,奇跡恰恰在最不可能的時候發生了。

嬴政瀕臨必死,雙手無法抵擋那帶毒的匕首,鬼使神差的一揮衣袖,那寬大的王服居然一卷,生生的扣住了張良的右手。

讓張良此處的力道頓時少了八成。

張良駭然,想要繼續刺出,可王服太大了,怎么會忽然卷到自己的手臂上呢

看到這一幕,張良頓時滿頭冷汗,他不可思議的看著同樣似乎驚呆了的嬴政。

嬴政忽然一抽,奮力大吼一聲,猛然一掙,身形一滾,那精致的王服絲錦居然奇異的從中斷了開來。

要知道,這王服乃是精織精紡的上等料子,怎么可能如此輕易的就斷了

可謂是奇跡啊。

此時,將軍大臣們都沒有隨帶兵器,一時紛紛驚呼,殿中大亂。

王綰,李斯情急紅顏,高聲吼叫著想要撲過來。

然而,張良知道,他不能白死,衣袖斷了,救了嬴政一命,可是天意如此又如何,掙脫了又如何,不講武德又如何,繼續殺

嬴政還在面前,豈敢徒手對抗他的毒匕

所謂武德,乃是依照春秋士俠刺客的傳統氣度,一擊不中,便視為其人天意不當死,此刻當此就此收手。

專諸等大刺客皆是如此。

然而,此等武德豈能束縛得了張良,殺嬴政豈有按傳統規矩行事的道理。

嬴政不敢硬接,張良連連三次,每每必殺之下,那嬴政猶如天命之人,居然在寸毫之間全數避開,一時間,巨大的羞辱感涌上心頭。

此時的嬴政,已然是短打衣衫,雖然看起來略有狼狽,但是卻讓他的身形大為靈活。

張良駭然無比,心頭微涼,這最好的機會,居然讓嬴政就如此鬼使神差的避了過去。

嬴政怕張良再次追來,心思一起,不顧九階王梯,直接縱身一躍,跳下王臺。

然而,張良一看大急。

如果嬴政跳下去了。

他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忽然,張良心思飛快,兩眼盯著身處半空中的嬴政,瞬時冷靜了下來,這才是最好的機會。

瞄準嬴政還未落地的空隙。

張良絕望和期望的同時,他手中的匕首已然頓著嬴政的身形執出,夾帶著呼嘯聲猛的襲上嬴政的身子。

嬴政雙腳尚未落地,怎么可能閃避得開。

這一幕,張良終于知道,嬴政死了。

只要擦破點皮,嬴政就沒救了。

這刺殺的一幕實則才過了十來個呼吸,眾人從驚愕到呆滯,到反應,已然來不及上前阻止。

尤其是嬴政這么一跳,可是將自己的空隙全部賣給了臺階上的張良。

張良大笑,秦王殿其他人剎那安靜了下來。

“荊軻,你個大偽刺客”王綰一聲怒吼,兩眼含著血絲。

忽然,叮的一聲異響,只見那把森森的匕首,居然鬼使神差的猛得加快了速度,釘在了六尺開外的銅柱上,濺起一片碧藍的火花。

眾人頓聲看去,那沒入銅柱的匕首居然亮著一片森森然的寒光,末尾還在微微抖動。

“怎么回事”

要知道,這可是銅柱啊。

尋常斧刃要砍進去,都不知要多大的力氣,荊軻在如何勇猛,如何能將匕首扔進六尺外的銅柱上,而且幾乎都沒入了進去。

別說是群臣,就是樊於期,也是駭然變色。

張良更是猛然間制止了猖狂的笑容,隨即面色一片蒼白,自己有多大斤兩他不知給他扔上一百次,怕是都破不了銅柱的皮。

然而。

史官一邊所見,立刻將荊軻刺秦,執匕首入銅柱所記下。

那縱身立于地上的嬴政,猛然對著張良怒聲說道:“荊軻,你身為燕國特使,此舉賣燕,枉為燕臣,你乃大偽之刺客,既想如此殺寡人,那寡人便想看看,你還有什么本事?!?/p>

張良忽然渾身無力,癱坐在地。

不知悲喜,立刻笑道:“嬴政,你可大奸大惡之人,你以為,我是誰”

此時,大殿之中的臣子們這才終于立在了嬴政身后,一個個怒視著王階上的荊軻。

嬴政聞聲疑惑道:“你這此刻,是何來歷”

張良寒聲道:“我乃韓國張平之子,張良是也今日要殺你,非燕國,而是韓國”

張良將他化妝的胡須一撕。

將面上的點綴一抹,經過張良這么一說,這朝堂不少人都是見過張良的,哪有認不出的道理。

嬴政面色忽然灰白一片。

“韓國”

眾人哪里想到,這殺嬴政的居然是張良,哪來什么荊軻。

韓國之后刺殺秦王,秦王即便要為難燕國,怕是也不能盡全功了

燕國也大可叫冤枉。

張良道:“今日,我已失敗,你能僥幸存命,以是天命使然,我韓國要殺你,乃是為了存以天下之故,死又何妨,無奈天不如愿”

嬴政冷聲說道:“張良,你欲提一匕首而欲改天下,此事,誰人聽過你要殺寡人,即便嬴政縱死,秦國縱滅,豈能無人一統天下,以你之才,何其狹隘?!?/p>

張良兩眼駭然,俯首看著滿堂朝野,怒道:“有人無人,不足論,只不能教你嬴政滅國,一統天下?!?/p>

嬴政不禁哈哈大笑,道:“原來如此足下之迂闊,由此可見,此刻若充雄杰,可悲可笑”

然而,群臣心里也是一片怒罵。

本章未完,請繼續閱讀下一頁!當前 第1頁 / 共3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綜合其他推薦閱讀: 岳風柳萱大農千帆過盡為伊人異界無上邪君偏執占有魔導學院的最強教師我和死對頭都穿書了快穿之擼起袖子就是干末世的女配我真的不是神醫啊
av中文字幕布卡无码_chinesevideos长期国产_少妇与黑人ZOXXXX_十分钟在线观看视频大全国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