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軍事 > 長歌落日圓 > 第94章 ASDFGHJKL;
第七小說網歡迎您!

第94章 ASDFGHJKL;

書名:長歌落日圓 作者:卜榮云 字數:3952

掌燈的時分,上京城開始變得安靜了,鬧騰了一天的人流的漩渦,此刻,已經平息,人們如鳥兒歸巢似的各自回到了自己的窩里,吃喝談笑睡覺,調情造孩擁抱,以此來驅趕一天來的疲乏。

這就是生活的滋味。

上京城靜悄悄的,橫七豎八的街道很幽暗,偶爾,有大戶人家的門窗里射出一道昏黃的光,也顯得疲乏無力,像勞作了一天的人們無精打采。

只有幾處大酒樓,倒是燈火輝煌,笙歌嘹亮,似乎要來襯托夜的黑暗和寂靜。

一個身材高大的人從大于越府閃出來,左右瞟了一眼,抬起腳步,走進幽暗的小巷里。

他的腳步輕快又靈活,與他那高大的身體頗不相符,特別是他那兩條腿,邁得又高又直,十分有力。他的步子很大,幾步就走到街道的十字路口,一側身,拐進了另一條街道上去了。

他七彎八拐地走過幾條街道,穿過漢街,來到城墻腳下。城門已經關閉,守城的士兵正圍著一堆火,烤著羊肉串吃。

上京的城墻不高,不過二丈,上面光禿禿的,連雉堞,敵樓都沒有,因此,城墻上面很少有士兵站崗巡邏。若是遇到緊急情況,就臨時用木頭沙袋建一些哨所,望臺。

城墻都是夯土筑成,天長日久,風吹雨蝕,不免有的地方遭到剝落,墻面上坑坑洼洼的,有的地方甚至傾頹,垮塌。

那人就找準了這么一個地方,幾個縱步,踩著城墻壁上的幾個坑洼,縱身上了城頭。

可是,他剛一落腳,就感到有些不對,自己好像不是踩在墻面上,軟乎乎的,幾乎讓他跌到。

不等他站穩,幾條黑影沖過來。他情知不好,拔腿想跑。地上睡著一人,一側身,抱著他的腿,說“你踩著我了,想到哪里去”

他想盡快脫身,只好說“對不起,兄弟,我沒看見,實在對不起,放開我?!?/p>

地上的人說“踩了人說聲對不起就算了”

他說“你想怎樣”

“你要賠我錢?!?/p>

“好,你要多少”

“一百兩金子?!?/p>

“一百兩金子,你殺人呀”

“不賠,就休想走?!?/p>

“你放開?!?/p>

“不放?!?/p>

“我身上沒有那么多金子,你放了我,回去拿給你?!?/p>

“哄小孩呀,放了你,我到哪兒找你”

這時,幾個黑影已經撲過來了,他被地上人抱得死死地,急的大叫“你放不放?!?/p>

“不放,就是不放?!?/p>

他抽出佩刀,用力向地上人剁下。地上人兩手一交勁,往懷里一扣,他站立不住,仰面倒下,幾個黑影縱步撲上來,將他按住,捆綁得結結實實的,一把擰起了。

那個地上人撿起他的佩刀,說“讓你拿一百兩金子,你不干,這回好了吧,捆得像麻花一樣,不好受吧?!?/p>

他大約已經知道了著了什么道了,不再說什么了,任由他們推搡著到了南樞密院,眾人將他推進衙門。

只見堂上坐著三個人,其中兩個人他認得,一個是韓德讓,一個是王繼忠,另一個人年紀不到三旬,身材高大,濃眉大眼卻顯得儒雅,像一個教書先生。

那個拿著他的佩刀的人說“樞密大人,賊人帶來了?!?/p>

他知道了這個教書先生就是張儉,便大聲說“我不是賊人,你們憑什么綁我”

韓德讓拿起一盞燈來到他的面前,盯著他仔細打量了半天,說“果然是你,彌里吉,原來你沒死?!?/p>

“誰是彌里吉我不認識他?!?/p>

韓德讓說“休要隱瞞了,你的面容雖然被毀了,可是,你的后頸上的那塊胎記騙不了我,我可是與你打了好幾場比賽的,你的胎記我記得清清楚楚?!?/p>

彌里吉突然大叫起來“你認出來了,又怎么樣你這個陰毒小人,我要殺了你?!?/p>

彌里吉說罷,向韓德讓沖上來,卻被衛士們死死地按在地上。

彌里吉掙扎著,嚎叫著,謾罵不止。

王繼忠說“彌里吉,大丞相與你無冤無仇,你為何要殺他”

彌里吉咬牙切齒,說“我與他仇深似海,我跟姓韓的勢不兩立,我今生殺不了你,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p>

王繼忠說“你這個小人,是你擊鞠時要謀害大丞相的,為什么反說大丞相的不是”

彌里吉說“他這個陰毒小人,正大光明不能殺死我,就使陰招,要放火想燒死我,真正的陰毒之至?!?/p>

韓德讓厲聲問“誰說我要放火燒死你”

彌里吉說“那天的大火不是你指使人放的還能是誰”

韓德讓說“你親眼看見是我指使人放的火”

彌里吉說“不錯,就是我親眼所見,那些放火人就是你手下的人?!?/p>

王繼忠說“不可能,大丞相要殺死你,何須放火,早在擊鞠場就像殺死胡里室一樣,剁成肉醬了?!?/p>

彌里吉說“他是既要當婊子又要立牌坊,虛偽,惡毒,假仁慈?!?/p>

韓德讓說“胡說八道,老夫一向行事光明磊落,從不背后害人,何況對你這種人,還需要遮遮掩掩的嗎”

張儉說“是呀,你也太抬舉你自己了?!?/p>

彌里吉不做聲,怒目而視。

張儉說“說說,那天的大火是怎么燒起來的”

彌里吉說“這個,你得問他?!?/p>

張儉說“我都跟你說了,這事與大丞相無關?!?/p>

彌里吉說“你要問我大火是怎么燒起來的,我哪里知道,我當時已經睡著了,醒來時,大火已經燒到屋頂了?!?/p>

張儉說“那你是怎么逃出來的”

彌里吉切齒道“怎么逃出來的他們好狠的心吶,房門都被他們鎖緊了,我是砸開窗戶逃出來的,我這臉就是跳窗時燒傷的?!?/p>

王繼忠說“你跳窗之后就逃走了逃到哪里去了”

彌里吉說“哼,逃到哪里我能逃到哪里”

張儉說“你沒逃走,為何沒在現場看到你”

彌里吉說“我被人救了?!?/p>

韓德讓說“誰救了你”

彌里吉瞟了韓德讓一眼,說“誰救了我,你管不著?!?/p>

張儉知道彌里吉是不會說出救他之人的,便說“你這次來上京干什么”

彌里吉說“不干什么,故地重游,看看上京有什么變化?!?/p>

張儉說“有什么變化”

彌里吉說“沒什么變化?!?/p>

張儉說“怕是你沒有時間逛上京吧?!?/p>

彌里吉說“逛不逛,我都記得一清二楚?!?/p>

張儉又說,“你在大于越府干什么與他們有什么關系”

彌里吉一愣,說“我與耶律兄弟是好朋友,我們曾經一起打過馬球?!?/p>

張儉點了點頭,嘴里叨念著,“是啊,你們都會打馬球,打著打著,就成了好朋友,好朋友一般都是這么交上的,有著相同的志趣和愛好,經過幾次交往,就成了好朋友。對不對”

彌里吉不知張儉葫蘆里賣的什么藥,便說“對?!?/p>

張儉說“你以前是擊鞠場上的風云人物,一定交了不少朋友?!?/p>

提到擊鞠之事,彌里吉就得意起來,頭抬了起來,說“那是?!?/p>

彌里吉聽見張儉對交朋友大發一通議論,心也被他引到那上面去了,甚至開始懷念以前交往的幾個好友。

突然,張儉問“耶律道士奴在家嗎”

“在家,”彌里吉忽然覺得失言,忙說,“不在,他不在家,在西北沒回來?!?/p>

張儉不說什么,問韓德讓,王繼忠還有什么要問的。

王繼忠做出無可奈何的樣子,說“依我看就別問了,問他也不會說的,不如早點殺了算了?!?/p>

韓德讓說“好吧,那就殺了吧?!?/p>

彌里吉高聲叫道“我沒有犯法,憑什么殺我”

張儉說“你辱罵大丞相,難道不該殺你嗎”

彌里吉大叫“你們因為這個殺我,我不服,不服?!?/p>

張儉對韓德讓說“大丞相,怎么辦律

本章未完,請繼續閱讀下一頁!當前 第1頁 / 共2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歷史軍事推薦閱讀: ?;ǖ淖焦硇〉朗?/a>盛世獨寵:美人難囚劍自在天重生之貴女無雙天降福女:我家王妃是寶貝我有修仙法心尖蜜寵:卓先生請深愛醫品調香師太古魔君鳳妃傾城:靈帝大人心頭寵
av中文字幕布卡无码_chinesevideos长期国产_少妇与黑人ZOXXXX_十分钟在线观看视频大全国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