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軍事 > 長歌落日圓 > 第94章 ASDFGHJKL;
第七小說網歡迎您!

第94章 ASDFGHJKL;

書名:長歌落日圓 作者:卜榮云 字數:3488

送走耶律斜軫之后,不久,劉玉蘭就病了。

她的病來得很突然,前一天晚上,還是好好的,次日早晨就不能動彈了?;诺靡晒穬?,連忙去找郎中。

郎中看了看,搖了搖頭,一言不發,走了。

蕭婉容急的沒有辦法,便讓耶律狗兒去宮里,找皇太后派一個太醫來診治。

劉玉蘭說“妹妹,別費心了,別給太后添麻煩?!?/p>

蕭婉容說“你這是說的什么話,得了病不醫治,怎么行”

劉玉蘭說“病在我自己身上,我最清楚,沒有治的了?!?/p>

蕭婉容說“胡說,如是自己知道,那還要醫生干什么”

劉玉蘭說“我這個病很早就上身了,只是不想告訴漢寧,怕他走的不安心?!?/p>

蕭婉容說“無論如何也要讓太醫來看一看,耶律敵魯的醫術高明的很,有的是辦法?!?/p>

劉玉蘭說“妹妹不要麻煩了,我現在只想早點去陪漢寧,他一人在那邊很孤單?!?/p>

誰知蕭婉容不聽則已,一聽劉玉蘭說要去找耶律斜軫,卻來了氣,抓住劉玉蘭的衣襟,使勁地搖晃起來,說“不許去找他,不許你去找他,為什么你總和我搶你個沒良心的,先前我都讓著你,現在,還和我搶,你到底有沒有良心”

劉玉蘭不做聲,任由蕭婉容搖晃。

蕭婉容,搖累了,喊累了,趴在劉玉蘭身上哭,一邊哭一邊數落“劉玉蘭呀劉玉蘭,你到底哪里好讓那死鬼死心塌地不要性命地要娶你回來其實,你就是一個災星,斜軫有了你,一點好都沒有撈著,不然他也能封侯拜相的,可是,你來了,他連一個樞密使都差一點保不住,你說你有什么好你就是一個災星,災星?!?/p>

劉玉蘭握著蕭婉容的手,說“妹妹說的不錯,我就是一個災星,是我害了漢寧?!?/p>

蕭婉容說“那你為什么還要跟過去你想在那邊還要害他嗎”

劉玉蘭說“沒辦法,妹妹,我舍不得他呀?!?/p>

蕭婉容失聲痛哭,道“我也舍不得他,我愛他?!?/p>

劉玉蘭說“我知道,妹妹,你比我更愛漢寧,漢寧心里也明白?!?/p>

蕭婉容說“可是,我總是對他發脾氣,惹他不高興?!?/p>

劉玉蘭說“漢寧沒有不高興,他說他喜歡你發脾氣?!?/p>

蕭婉容坐起來,說“他真這么說的”

劉玉蘭說“是真的,漢寧說如果哪一天沒聽到你發脾氣,他還像丟了什么一樣?!?/p>

蕭婉容破涕一笑,說“真是有點賤?!?/p>

劉玉蘭說“其實,漢寧像一個小孩,倔強,任性,喜歡自由自在,需要人照顧?!?/p>

蕭婉容說“一點也不差,就是一個小孩,一生連自己有幾件衣服,幾雙鞋都不知道?!?/p>

劉玉蘭說“是的,他每次出門都找妹妹要穿的?!?/p>

蕭婉容說“我都服侍夠了?!?/p>

劉玉蘭說“所以,現在,該我去服侍他了,也不知他在那邊怎么樣了”

蕭婉容鼻子又是一酸,眼淚又滲了出來。

這時,耶律狗兒來說三嬸來了,蕭婉容忙起來,準備迎接,趙宗媛已經走進來了。

趙宗媛自從上次來為耶律斜軫出殯幫過忙,心里就一直掛念著劉玉蘭,總覺得她有哪里不對勁。卻又說不出,心中甚是不安。進門便問劉玉蘭在哪里得知劉玉蘭病了,她并不很驚訝,只覺得一個什么東西忽然堵住了心口。便急忙跟在耶律狗兒身后,進了劉玉蘭的房間。見過蕭婉容,忙拉著劉玉蘭的手,說“二嫂,你怎么病了前兩天不還是好好的嗎”

劉玉蘭說“三妹,你怎么來了?!?/p>

趙宗媛說“昨天夜里,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了你與二哥在一起,就覺得不好,跟德讓說,德讓還笑我傻,說二嫂不跟二哥在一起,跟誰在一起我想他說得對,可是,心里還是覺得不安,就過來看你。沒想到你真的生病了?!?/p>

劉玉蘭說“謝謝三妹關心,其實,我這病幾年前就上身了?!?/p>

趙宗媛說“怎么不早點醫治”

蕭婉容說“她是怕斜軫擔心?!?/p>

趙宗媛說“二嫂,你真傻,哪有得了病不醫治的,前些時,耶律敵魯來看二哥時,怎么不順便看一下,背著二哥也要看一看呀?!?/p>

劉玉蘭搖了搖頭,說“其實,早在得病的時候,漢寧就給我請了郎中看過了,吃了好幾副藥,沒什么用。后來,漢寧病了,我就說病好了,沒吃藥了?!?/p>

蕭婉容說“原來你沒好呀,連我都騙了?!?/p>

劉玉蘭說“我不是故意要騙你的,我這個病,是治不好的?!?/p>

趙宗媛說“二嫂到底得了什么病”

劉玉蘭說“三妹不要問,就是見不得人的病?!?/p>

趙宗媛嘆息了一聲,說“女人的命真苦,二嫂,你還是要看看郎中?!?/p>

劉玉蘭搖搖頭。

蕭婉容說“三妹,你勸勸她,她這是鐵了心要隨斜軫走呀?!?/p>

趙宗媛說“二嫂,你怎么有這樣的想法螻蟻尚且貪生,不行,你必須看郎中,我這就去請耶律敵魯過來?!?/p>

趙宗媛說罷,就要轉身,劉玉蘭拉著她不放,流著淚,說“三妹,你別費心了,莫說我這是治不好的病,就是治得好,我也不想治了?!?/p>

趙宗媛驚問“這是為什么”

蕭婉容說“這個沒良心的要去找那死鬼,你說她是多可惡,干什么都和我搶,三妹,你別聽她的,去把耶律敵魯找來,醫好她,看她還與我搶不搶”

劉玉蘭說“妹妹,不是我與你搶,你我總得一個人照顧漢寧?!?/p>

蕭婉容說“那為什么只有你去照顧他”

劉玉蘭說“不是我要與你爭,一則我已經有病,二則狗兒要你照顧,妹妹比我能干,還是皇太后的侄女,狗兒有你,我放心?!?/p>

提起耶律狗兒,蕭婉容就不做聲了,狗兒是她的心頭肉,平時都是她看著狗兒,寵著他,慣著他,生怕他受一點委屈,要她放下他,還真是舍不得。

趙宗媛說“聽德讓說,他想讓狗兒去宿衛營當值?!?/p>

劉玉蘭說“是的,三弟答應過我幫忙管一管狗兒的?!?/p>

趙宗媛說“那是自然,不過即使沒有德讓,只要婉容二嫂在,狗兒就受不了委屈的?!?/p>

劉玉蘭說“是的,狗兒跟她比我還親?!?/p>

趙宗媛又陪劉玉蘭說了一會兒后,便與蕭婉容來到大廳,這里收拾得很干凈,整齊,不過畢竟,耶律斜軫剛走不久,屋內死氣沉沉的,彌漫著一股腐朽的氣味,耶律斜軫的畫像還供在堂上,盡管那像畫的英姿勃發,但在趙宗媛看來還是慘淡凄涼的很。

蕭婉容讓趙宗媛坐下,自己也在旁邊坐了。

趙宗媛小聲說“婉容嫂子,你要早做打算?!?/p>

蕭婉容說“我知道?!?/p>

趙宗媛看了看蕭婉容,說“嫂子,你說實話,你狠不狠玉蘭嫂子”

蕭婉容微微一怔,嘆息道“恨有什么用呢誰想跟別人分一個自己喜歡的人”

趙宗媛長嘆一聲,說“有的人連自己喜歡的人都分不到啊?!?/p>

蕭婉容不知趙宗媛說這話的意思,說“劉玉蘭也是一個苦命人?!?/p>

趙宗媛說“我聽德讓說過,她本來與二哥相好,卻被楊繼業獻給了皇帝,棒打鴛鴦,所以,二哥痛恨楊繼業,對不對”

蕭婉容說“斜軫沒有恨楊繼業,他只是不服他?!?/p>

趙宗媛知道耶律斜軫在蕭婉容心目中的位置,她不容許任何人說他的壞話。

二人坐了一會兒,趙宗媛起身告辭,走的時候,叮囑耶律狗兒,若是他阿媽有什么不好,就立即去找三叔。

回到家里,韓德讓已經下了朝,在家里坐著,見趙宗媛回來,說“今天賢釋怎么樣還有一個多月就要生了吧”

趙宗媛沒有回答,徑直回到自己的房間里。

韓德讓覺得有些不對勁,就跟了過去,發現趙宗媛已經側身睡在床上了。

韓德讓問“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本章未完,請繼續閱讀下一頁!當前 第1頁 / 共2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歷史軍事推薦閱讀: 李嫣然張揚葉晨楊怡蘇秀秀魏劭北薛米白榮驍宇凌菲霍宗政綁定國運一人垂釣鎮國門偏執梟爺追妻難葉云帆于晨輝古穆夜梟顏小熙軒轅逍
av中文字幕布卡无码_chinesevideos长期国产_少妇与黑人ZOXXXX_十分钟在线观看视频大全国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