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軍事 > 長歌落日圓 > 第94章 ASDFGHJKL;
第七小說網歡迎您!

第94章 ASDFGHJKL;

書名:長歌落日圓 作者:卜榮云 字數:3454

劉玉蘭在耶律斜軫死后,一個月也隨他去了。耶律狗兒頓時覺得自己像一只落單的孤雁,迷失在茫茫無邊的碧空中。雖然身邊還有蕭婉容阿媽,而且,平時也一直由蕭婉容阿媽照看著,覺得自己親生的阿媽和阿爸就是外人,可是,一旦失去了他們,就覺得自己似乎置身于洶涌的大海之中了,是那么慌亂和無助。

蕭婉容是一個很細心的人,很快發現了耶律狗兒的變化,看到了他迷茫而緊張的眼神,開始心疼起來。

“狗兒?!?/p>

“嗯?!?/p>

“來,陪阿媽坐坐?!?/p>

耶律狗兒坐在蕭婉容身邊,默默地。

“狗兒,怎么了不開心”

耶律狗兒說“阿媽,我有點害怕?!?/p>

“害怕怕什么”

“不知道?!?/p>

蕭婉容看著耶律狗兒,覺得那個無憂無慮的狗兒正在遠去。

“是不是想阿爸阿媽了”

“嗯?!?/p>

蕭婉容嘆息了一聲。

耶律狗兒說“阿媽,別人都說阿爸是一個英雄,我怎么覺得不像呢”

蕭婉容說“你怎么不像”

耶律狗兒說“不知道,反正覺得不像?!?/p>

蕭婉容說“你是不是聽了別人胡說你阿爸呀,是天底下最大的英雄?!?/p>

耶律狗兒說“那他到頭還只是一個樞密使,人家說三叔的功勞還沒有阿爸的功勞大,都當上大丞相了?!?/p>

“胡說,這是誰胡說的”蕭婉容大聲說,接著柔聲對耶律狗兒說,“狗兒,別聽他們的,你不知道你阿爸這個樞密使多重要,那是契丹的兵馬大元帥呀,皇上把這么重要的位置給你阿爸,那是對你阿爸的信任,再說你阿爸還被封為魏王?!?/p>

耶律狗兒說“那是追贈的?!?/p>

蕭婉容說“追贈的也是你阿爸的榮耀?!?/p>

耶律狗兒嘀咕道“追贈一個死人有什么用真想對阿爸好,就照顧一下他的后人,盡弄一些沒用的?!?/p>

蕭婉容聽著耶律狗兒嘀咕,說“狗兒,你想當官”

耶律狗兒一聲不響地坐著。

蕭婉容說“好狗兒,想當官是好事,你放心,前些時,阿媽已經對你三叔說了,你三叔答應先讓你在宿衛營當值?!?/p>

耶律狗兒眼睛放出光來,說“真的嗎”

蕭婉容說“阿媽還能騙你?!?/p>

耶律狗兒說“還是三叔好,要是阿爸,我這輩子都沒有指望了?!?/p>

蕭婉容說“你這孩子,為何總埋怨你阿爸實話對你說,你阿爸就不想你做官?!?/p>

耶律狗兒說“我知道,他從來都看不起我,從來都不管我?!?/p>

蕭婉容說“你這孩子,又說傻話了,你是你阿爸唯一的后代,他怎么會不管你”

耶律狗兒說“反正這世界上,只有阿媽對我好?!?/p>

蕭婉容笑道“算你小子還有良心?!?/p>

耶律狗兒說“阿媽,三叔什么時候讓我去宿衛營”

蕭婉容說“慌什么慌你三叔自有安排?!?/p>

過了兩天,果然,韓德讓來叫耶律狗兒去宿衛營。

耶律狗兒晚上回來,就直挺挺地躺在床上。

蕭婉容忙過來問“怎么了狗兒,怎么一回家就躺下了”

耶律狗兒說“什么破宿衛營,都把我累死了?!?/p>

蕭婉容說“到底干了些什么把你累成這樣”

耶律狗兒說“阿媽,你不知道那宿衛營都干些什么?!?/p>

蕭婉容說“干什么”

耶律狗兒說“什么站崗呀,操練呀,演習呀,騎馬,射箭,格斗哎呦,都把人累壞了?!?/p>

蕭婉容說“當兵不都是干這個,怎么受不了了”

耶律狗兒不說話了,因為,當時韓德讓來接他去宿衛營時,就告訴過他“當兵是要吃苦的”。他表示過什么苦他都能吃。這才一天就說自己受不了,豈不叫人笑話

蕭婉容說“狗兒,俗話說萬事開頭難,你先在宿衛營里熬一熬,等過一些日子,阿媽再去找你三叔,給你找一個更好的差事?!?/p>

耶律狗兒說“我聽阿媽的?!?/p>

從此,耶律狗兒在宿衛營里呆著,不久,被提拔為小將軍。

一天,操練畢回家,剛出宿衛營,遇見了耶律高十。二人相見十分高興,耶律高十力邀耶律狗兒去張家酒樓去坐一坐,并說酒樓里最近推出了一款炭烤肥羊,非常不錯,請他一定去嘗嘗。

二人進了酒樓,酒保立刻上來詢問二位要點什么,耶律高十揮揮手說“問什么,把你們的招牌菜上幾個?!?/p>

酒保唱聲“諾”,去了。

不久,幾個精致的菜肴擺在二人面前,耶律高十又要了兩壺酒,二人邊吃邊喝邊閑聊。

幾杯酒下肚,耶律狗兒膽子也壯了,胡吹??淦饋?。

耶律高十說“兄弟,聽說你現在在宿衛營當值,對不對”

耶律狗兒說“是啊,就是一個芝麻大的一個小將軍?!?/p>

耶律高十說“好呀,宿衛營是一個好地方呀,那是皇上身邊的的人?!?/p>

耶律狗兒說“什么皇上身邊的人都是伺候別人?!?/p>

耶律高十說“兄弟可不要這樣想,伺候人與伺候人不一樣,伺候皇上那是前途無量,面子有光?!?/p>

耶律狗兒說“拉倒吧,兄弟,什么前途無量,兄弟我都快二十多了,還是一個小將軍,你看看人家比我還小都是王爺侯爺了?!?/p>

耶律高十說“誰說不是呢,真是人比人氣死人。你說我們又不比人差,哪一點不如人了”

耶律狗兒說“是呀,想起來就窩囊?!?/p>

耶律高十低聲說“兄弟,我是一口氣堵住,硬是咽不下去呀,你說這大契丹的江山,不是你我的父親頂著,不早就垮了,可是,到頭來,他們一死,我們什么都沒得到,連你這個小將軍還是托人弄來的?!?/p>

耶律狗兒說“就是啊,我們的父親出生入死,換來了什么”

耶律高十說“什么也沒換來,到頭來,兄弟你只做了一個小將軍,我呢被發放到西北,像一個流放的罪犯一樣,你說可氣不可氣”

耶律狗兒端起酒杯,仰頭猛灌一口,將酒杯往桌上一頓,說“實在是可氣?!?/p>

耶律高十舉起酒杯說“兄弟休要氣惱,氣壞了身子劃不來,這是無可奈何的事,氣有什么用”

耶律狗兒用手指點著酒桌說“我就是忿不平,憑什么他們就坐享其成”

耶律高十說“兄弟,小點聲,讓人家聽見了,不得了的?!?/p>

耶律狗兒說“怕什么我有沒干什么,發一點牢騷不行嗎”

耶律高十說“兄弟,我們少說兩句,多言必失?!?/p>

耶律狗兒此時已經醉了,揮著手說“我不怕,我就是要說?!?/p>

蕭婉容見到耶律狗兒時,他正歪在耶律高十的肩膀睡得正香,一身的酒氣。嘴里還不停地說著夢話。

蕭婉容吃了一驚,叫道“哎喲,我的小祖宗耶,怎么喝成這樣了”

耶律高十說“嬸,狗兒兄弟今天高興,多喝了兩杯,不過,沒事,睡一覺就好了?!?/p>

蕭婉容說“高十呀,狗兒平時是不喝酒的,你干嘛讓他喝酒”

耶律高十說“侄子不是聽說他擢升為小將軍嗎就約他一起慶賀慶賀,沒想到,狗兒兄弟一高興,多喝了幾杯?!?/p>

蕭婉容說“好了好了,扶他進屋吧,以后,再不能讓他喝這么多酒了?!?/p>

耶律高十連說再不敢了。

送走耶律高十,蕭婉容連忙來看望耶律狗兒,狗兒已經醉的不省人事,蕭婉容喊了幾句,耶律狗兒毫無反應,蕭婉容只好給他蓋好被褥。想回去睡覺,又不放心,便搬了一張凳子在耶律狗兒旁邊坐下,看著耶律狗兒,慢慢地自己也睡著了。

下半夜,耶律狗兒終于醒了,見蕭婉容看在自己的床頭睡著了,連忙推醒,說“阿媽,你怎么睡在這里”

蕭婉容見耶律狗兒醒了,說“狗兒,你醒了”

耶律狗兒說“阿媽,我這是在哪兒你怎么在這兒”

本章未完,請繼續閱讀下一頁!當前 第1頁 / 共2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歷史軍事推薦閱讀: 武俠世界之從快銀的能力開始兮水寒江湖廟堂兩相厭辛空凡獵我的生活能開掛青楊的歡喜悍婦錦娘劍宗有倆大吃貨告訴世界,你是我的北行游紀
av中文字幕布卡无码_chinesevideos长期国产_少妇与黑人ZOXXXX_十分钟在线观看视频大全国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