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軍事 > 長歌落日圓 > 第94章 ASDFGHJKL;
第七小說網歡迎您!

第94章 ASDFGHJKL;

書名:長歌落日圓 作者:卜榮云 字數:3526

韓德讓坐在耶律斜軫身邊,看著他閉著眼睛,眼角掛著淚珠。忽然覺得那淚珠已經凝結了,將永遠掛在眼角,那淚珠里蘊藏著無限的悲哀和牽掛。

韓德讓以為耶律斜軫就這樣走了,止不住淚水滴滴答答地流下來,卻聽見一聲細微的嘆息從耶律斜軫喉嚨里發出來。

韓德讓忙抓緊耶律斜軫的手,說“二哥,你是不是還有話說”

耶律斜軫說“三弟,我剛才說的話,你都記住了”

韓德讓點頭道“二哥放心,我都記得,其實,你剛才應該對太后說的?!?/p>

耶律斜軫說“太后對我的成見太深?!毖杂?,淚如泉涌。

韓德讓不知如何安慰他才好,只能緊緊握著他的手。

耶律斜軫睜開眼睛,看到劉玉蘭,然后,看著韓德讓說“你二嫂,是我冒著性命接回來的,本來想給一個幸福的家,可是,后來她過得并不幸福,我對不起她?,F在,我要走了,留下她,我放心不下,求三弟多在太后面前說說話,請不要為難你二嫂?!?/p>

韓德讓說“二哥,放心,太后為人你是很清楚的,不是心胸狹窄的人?!?/p>

這時,劉玉蘭已經哭成了一個淚人,撲倒耶律斜軫的身上,說“誰說我不幸福我很幸福,漢寧,這輩子能跟著你,我已經知足了,漢寧?!?/p>

耶律斜軫抓住劉玉蘭的手,說“我也是,玉蘭,我希望下一輩子還和你在一起?!?/p>

耶律斜軫又抬起眼睛,看著蕭婉容,伸出另一只手,蕭婉容一把抓住,淚水簌簌落下來。

三個人的手緊緊握在一起。

突然,耶律斜軫的手一陣痙攣,手握得越來越緊,接下,力氣一下子消失了,就像涌上來的浪潮,瞬間,退得無影無蹤。

韓德讓呼喊了幾聲,耶律斜軫沒有作聲。

劉玉蘭叫了兩聲,忽然,哇的一聲,撲倒耶律斜軫的身上大聲痛哭起來。

韓德讓站起來,輕輕地合上了耶律斜軫的雙眼,然后走到屋外。

一輪夕陽沒入了西邊的峰巒,余暉蒼茫,流霞如綺。

淚水模糊了韓德讓的雙眼,他看著那漫天的霞光,有一種不知身在何處的感覺,似乎自己從來都沒來過這里,沒來過這個世界。

“他走了”

韓德讓看了看蕭綽,這才想起來自己剛從耶律斜軫屋里出來。他點點頭,算是回答。哀哭聲從屋里傳來,如凜冽的朔風,直往韓德讓心底鉆,讓他冷得不能站立,找了一根木柱靠著。

蕭綽看著韓德讓傷心欲絕的樣子,忽然,鼻子里也一陣發酸,垂淚道“老天爺,你為何如此殘忍接二連三地奪走朕的股肱大臣,你叫朕依靠誰去依靠誰去”

蕭綽這一哭便一發不可收拾,浮想聯翩,思緒萬千,從耶律斜軫想到耶律休哥,又想到前年去世的室昉,再想到耶律賢,蕭思溫,一個個帶著鮮活的面容紛至沓來,出現在她的面前。一件件往事如擦去灰塵,展現在她的眼前。

蕭綽由景宗駕崩,焦山托孤想到平叛部族之亂,再到兩次反擊宋國侵凌,自己率眾軍出生入死,幸得耶律斜軫、耶律休哥苦撐危局,奮力反擊,才不致社稷傾覆,化險為夷。這些功勞只有郭子儀、李光弼可比。而自己卻卻為一點私忿和偏見,屢屢對耶律斜軫打壓,以致他一生郁郁而不得志,真是有愧與他。

可是,耶律斜軫從不與她計較,為了她,為了皇上,為了契丹,他真是殫精竭慮,死而后已,相比耶律斜軫的恢宏大度,蕭綽覺得自己真是小肚雞腸了。直到他臨走的一刻,自己還與他慪氣。

蕭綽越想越傷心,禁不住失聲大働,悲痛欲絕。

韓德讓沒想到蕭綽如此傷心,連忙過來勸慰。誰知蕭綽看見韓德讓面容憔悴,兩鬢斑白,仿佛一下子蒼老了許多,不禁心疼起來,愈是哭得傷心。

韓德讓從未見過蕭綽如此傷心,即使是耶律賢駕崩,越國公主去世,蕭綽也沒有如此傷心。韓德讓一時亂了方寸,不知如何勸慰才好。

一時間,眾人都圍上來,紛紛勸解。

蕭綽一邊哭一邊拉著韓德讓說“可憐先帝走得早啊,留下朕與幼兒,孤苦無依,外有強敵窺伺,內有豪族虎視眈眈,朕日驚夕惕,夜不能寐,惶惶不可終日。幸虧先帝英明,托耶律斜軫與卿輔佐皇上,朕才得到支持,勵精圖治,才有今日的局面,然而,天不佑朕,折朕股肱,耶律斜軫已經離朕而去,只剩下卿了,怎不叫朕不痛心吶?!?/p>

韓德讓說“死者已矣,太后節哀,如今大契丹已非往日,內政調和,府庫充盈,兵強馬壯,大臣用命,萬眾一心,正是太后,皇上施展抱負之際。臣雖不才,愿為社稷肝腦涂地,在所不惜?!?/p>

蕭綽這才慢慢止住哭泣,收住眼淚,下令厚葬耶律斜軫,并要為他立祠,祠堂的地址她也選好了,就在楊無敵祠旁邊。

劉玉蘭卻說,耶律斜軫生前曾說他的后事一切從簡,不要立祠,也不要立碑。

蕭綽問“這是為什么”

劉玉蘭說“漢寧說人如草芥,往來如風,化為塵土,本身就是一場虛幻,何別再留下那些虛幻的東西”

蕭綽嘆息良久,說“他有沒有說過他想葬在哪里”

蕭婉容說“他生前已經看好了,想葬在潢川邊上?!?/p>

蕭綽說“這樣很好,可以看著上京,看著潢川,就依他的心愿辦理,所有費用都由府庫支出,不要太節儉了?!?/p>

蕭婉容、劉玉蘭垂淚稱謝。

看看時間已經很晚了,耶律隆緒說“太后忙了一天了,該回宮休息了?!?/p>

蕭婉容、劉玉蘭連忙請蕭綽回宮,蕭綽便給耶律斜軫上了一炷香,告辭出來。

韓德讓想蕭綽說自己要留下來給二哥守靈。

蕭綽嘆道“難得你們兄弟一場,為他守靈也是應該的,只是你也是一大把年紀了,朕擔心你的身體吃不消呀?!?/p>

韓德讓說“臣的身體尚好,太后不別擔心?!?/p>

蕭綽說“那好吧,叫耶律狗兒照顧你,狗兒,好生看著你三叔,天氣寒冷,別讓他凍著了?!?/p>

耶律狗兒慌忙答應。

蕭綽又留下幾個侍衛,便與耶律隆緒回宮去了。

此時,耶律斜軫已經躺在一口漆黑而又冰冷的棺材里。他生前說過不按照契丹的習俗辦理后事,他崇尚入土為安,不愿露骨荒野,因此,他早早地就讓劉玉蘭為他準備了棺材。

韓德讓看著那黑幽幽的棺材,想著躺在里面的人,想著他們在南京翠袖樓結拜的事,仿佛就在眼前,室昉大哥,耶律斜軫二哥,還有自己對著月亮發誓同生共死,相互扶持,一生一世。

大哥,二哥你們都做到了,自己卻因為夾在二哥與太后之間,以至于對兄弟之情有些疏遠,但是,二哥在他心目中永遠是高大的,了不起的。雖然,自己有時候埋怨二哥太孤傲,也埋怨蕭綽太偏執,試圖調和他們,可是他無法做到,似乎他們生來就是對立的,都有桀驁的獨立個性。好在二人又都是顧全大局的人,關鍵時候能全力合作,彼此信任,仿佛又是一對知己。

下半夜,劉玉蘭來了。她因為剛才傷心過度,一度昏厥,被扶回房里休息,剛一醒來,便過來了。

韓德讓說“二嫂,你好了”

劉玉蘭說“好了?!?/p>

韓德讓說“你要多休息,二哥有我守著?!?/p>

劉玉蘭說“我想多陪陪他?!?/p>

韓德讓便不說什么了,仍舊看著黑幽幽的棺材。

劉玉蘭給靈上燃了一支香,說“三弟,你二哥求你的事你別放在心上?!?/p>

韓德讓說“二嫂,說那里話,二哥的事就是我的事,你放心,二哥走了還有我,我不會讓你們受到委屈的?!?/p>

劉玉蘭說“我知道三弟的心意,其實,我不需要?!?/p>

韓德讓說“二嫂,你放心,太后不是不通情理的人,二哥也許是想多了?!?/p>

劉玉蘭說“我知道太后是什么樣的人,先前,她沒有為難

本章未完,請繼續閱讀下一頁!當前 第1頁 / 共2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歷史軍事推薦閱讀: 蘇團團周易周文山機場安檢體內彈片觸發S級警報容止歌施清晗帝爵溟云知許聞天語池淺淺蕭景琛朱壽朱元璋啥我竟穿成了大明皇孫林沐晚墨九硯
av中文字幕布卡无码_chinesevideos长期国产_少妇与黑人ZOXXXX_十分钟在线观看视频大全国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