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晨楊怡
作者:斗戰圣帝
正文
正文 第1章 覺醒的至尊
“兒,娘的好兒,你快醒醒——”

  朦朧之中,有著一道熟悉的聲音在耳畔邊響起,充滿了急切與擔憂,不斷地呼喚著沉睡的自己,將葉晨從最深沉的意識中拉回來。

  直到許久之后,葉晨終于從昏沉的意識中蘇醒過來,睜開雙眼的一剎那,光芒刺眼,半響之后才適應過來。

  他感受到自己躺在一張溫軟舒適的大床上,而床榻邊上坐著一位風韻猶存的美婦人,膚色白皙細致,梳著發髻,衣著華貴,雍容美麗,是一位大戶人家的貴婦人。

  美婦人正是美眸含淚,握住了他的手掌,不時地簌簌落淚,殷切地呼喚著自己的名字,有著傷感與悲痛。

  不遠處,還有著一個十四五歲生得嬌艷如花的小丫鬟亭亭玉立,唇紅齒白,得體的衣衫將小丫鬟發育超前的嬌軀勾勒出幾條誘人的曲線,嬌滴滴的小美人一枚,也是急切地看著床上的葉晨。

  她睜著烏黑分明的大眼睛,突然看見了昏迷許久的少爺終于睜開眼睛,頓時欣喜得手舞足蹈,連連呼喚:“夫人,您快看,少爺醒過來了,少爺他醒過來了?!?br />
  聽得小丫鬟的呼喊,美婦人連是急忙看過去,一看果然如此頓時美眸中淚水不斷紛落,卻是驚喜而泣:“晨兒,你醒了?”

  這不是廢話嗎?

  躺在床榻上的葉晨很是無奈地一笑,但看著母親關切期盼的眼神,卻是軟了下來,虛弱地輕嗯了一句:“娘,我醒了,不用擔心,我沒事,好著呢,只是身子還有些虛弱而已?!?br />
  只是聽言,美婦人更是落淚紛紛,旋即沖了出去,留下了一句話:“你等著,我去叫你爹過來看看?!?br />
  葉晨本想拒絕,但奈何母親早就是沖了出去,來不及他去挽留,只能作罷。

  “這一世,我終究是重生為人了!”

  少年嘴唇微動,喃喃自語了一句。

  這個時候的腦海中,有著太多太多的記憶了,源源不斷地從最深處涌現出來,讓他一陣迷茫,片刻后才明白了所有的一切。

  “我是千月,一代年輕至尊千月,當世年輕一代最強者之一!”

  葉晨明悟了前世今生,了然了所有的一切。

  他的前世,輝煌無限,才情絕艷天下,為一代無敵的年輕至尊,征戰大帝之路,高歌猛進,與諸天萬域最強的年輕天驕爭鋒,競逐天地間的主宰之位——人皇!

  失憶前,他可謂是冠絕了一個時代,讓諸天萬域中不知道多少天驕為之失色、黯然,面對他只能如高山般只可仰望而不可逾越。

  他能與世間上最為可怕的幾位大敵在人皇道路上爭鋒,萬世矚目,被譽為是最有機會成為人皇的天驕至尊之一。

  同樣,他也是一方大世界小神界的主宰者,一方神國的無上國主,統率億萬生靈,何等威風與榮耀,幾可極盡輝煌,光彩照耀諸天萬域,誰與爭鋒。

  但可惜,天妒英才,最后他突破大境界的時候,不幸遭遇了世上最為可怕的無上大劫,雙重大劫一起涌現,連蒼天、青天、黃天、幽冥天這些上蒼九天化身都在大劫中出現了,出現了史無前例的禁忌天劫。

  這是世間上最為可怕的大劫,可滅絕一切。

  而且當年的千月太強大了,一個人就壓得諸天萬域不知道多少年輕人杰抬不起頭來,驚艷萬古。

  各路大敵都不愿意看著他成長起來,唯恐他日后真的成就萬域主宰人皇之位,在他渡劫的時候推波助瀾,不惜冒著遭天譴的致命危險出手,最終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導致他重傷垂死了。

  最后,因為封印帝關大兇,他被七位遠古大能強行合力獻祭。

  昔日的那些王者好友得知消息太晚了,最終都未能夠及時出手相助,千月最終還是無奈殞落了。

  不過冥冥之中還是有著一絲生機,他到頭來還是轉世重生了,前世所有記憶都還在。

  葉晨微微一嘆,這一世的他,也有十六歲了。

  小丫鬟湊到了床邊,見到少爺醒來的時候也欣喜得哭了出來,大眼睛紅紅的,哽咽道:“少爺,你終于醒來,再不醒來老爺夫人都要瘋了?!?br />
  覺醒之后,他還保留著這十六年的記憶,自然知道了這一切的前因后果。當明白到發生了什么事情之后,就連自己都要無語了。

  他差點就要死了,跳河自殺,還是為了一個欺騙過自己的女孩,被愛沖昏了腦袋,接受不了被欺騙的殘酷事實,跳湖尋死。

  最后,他還是被人發現,從冰冷的湖水中救了起來,只是回來之后昏迷了三天三夜,氣息萎靡,花費大代價動用了諸多靈材藥寶,這才最終吊住了一口生氣,活了下來。

  能不能不要這么窩囊啊。

  葉晨哀嘆,對于自己這一世的窩囊無能,就連他自己都有種一巴掌抽過去的沖動——犯賤!

  昔日自己就算是歷經萬域大敵的圍攻都能夠大難不死,而今卻差點為了一個女人跳河自殺,這種死法傳了出去,被昔日的大敵知道,被諸天萬域的人知曉,估計都要笑死了,太過憋屈了。

  不過聯想起最初的自己,為了伊舞,唉……

  一聲輕嘆,代表了多少感情,他思緒種種,憶起了以往的直接,有著難言的情緒難以抒發出來。

  小丫鬟看著少爺眉頭緊鎖,忍不住輕聲道:“少爺,你怎么了,是不是還痛著呢?!?br />
  “不是?!碧稍诖采系娜~晨搖了搖頭,見著小丫鬟精致動人的小臉,突然揚起了一抹笑意,勾了勾手指,“環兒,過來一下?!?br />
  “少爺,有什么事嗎?”小丫頭環兒很順從地湊上前。

  這時,葉晨突然出手,對著湊過頭來的小丫鬟嬌俏**的小臉蛋兒摸了一把,調戲地嘿嘿笑道:“本少爺這是在想著怎么把環兒騙上手呢,嘿嘿,這小臉蛋兒真白真嫩,本少爺喜歡?!?br />
  “啊——”環兒驚呼一聲,急急退開了好幾步,臉紅如火,嬌艷欲滴,雙手在身后扭捏,很是嬌羞:“少爺您這是在欺負環兒?!?br />
  “哈哈——”葉晨哈哈大笑,立時引發了身上的傷勢,忍不住咳嗽起來,讓環兒很是擔憂,顧不上少爺的調戲沖上來,關切道:“少爺,你沒事吧?!?br />
  能沒事嗎?就這幅孱弱的身體,跟以前相比起來真的差太多了。

  葉晨苦笑搖頭,沒想到昔日威震萬域的自己,也有著這樣落魄的一日。

  不過想起來,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為什么自己總是那么悲哀呢。

  “孽子,你終于愿意醒過了來了?!?br />
  一聲大喝,大門砰地一聲被推開,人還沒有到來,吼聲就到了。不用葉晨想,也知道肯定是這一世的老父親過來了。

  果然,一位高大的中年英俊男子大步走進來,一身華貴的長袍,紫金緞衣,衣著華貴,眉宇之中有著常人難有的威嚴感,顯得不怒而威。

  身后,美婦人跟了上來,頓時羞惱道:“葉傲你吼什么吼,沒見到晨兒是剛剛醒來的,身子還很孱弱嗎?”

  葉傲是葉晨父親的名字,而母親則是夏薇,人如其名一樣美麗。

  葉傲神色稍緩,嗯了一聲,來到葉晨的床榻邊上,看著葉晨真真切切地醒過來,雖然也很激動,卻拼命地忍住了:“你……真的醒來了?”

  您老這不是廢話嗎?

  葉晨差點要翻白眼了,但想起了他們的身份,又看到他們關切的眼神,忍不住心中一軟,嗯了一聲。

  美婦人坐在床邊,緊緊地抓住了葉晨白皙的手掌,泣聲落淚,道:“兒啊,你可不要再嚇母親了,母親可是經受不起你這樣的驚嚇,不要再尋死了好嗎?”

  葉晨本來還想說些什么,不過看到了屋子里幾人關懷密切的感情,是真真切切的親情,是前世孤兒的他很難感受的父母關愛,差點要落淚了。

  諸般話語用到了喉嚨上,最終只有一聲輕嗯,卻勝過了萬千話語。

  正是溫情軟語間,一個下人急急跑過來,恭敬道:“老爺,夫人,少爺,楊家的人來了,還有楊怡小姐的成人禮邀請函也來了?!?br />
  楊家的人?楊小姐?

  這一刻,葉晨雙眸精光爆閃,顯得很刺眼。

  楊怡,正是讓未曾覺醒記憶之前的自己為愛自殺的女子!
正文 第2章 天都大陸
楊怡來了,讓這一世未覺醒記憶之前的葉晨為愛自殺的女子,正是她。

  對于這個女子,葉晨怎會不認識,甚至因為這一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房中,聽聞楊家的人到來之后,葉傲與夏薇頓時臉色一變,顯得很憤怒,可以說這一切的前因后果都是因為楊怡的錯,讓自己唯一的親子都差點自殺身亡,現在居然還有臉親自上門。

  尤其是身為城主的父親葉傲,可是個脾氣有些狂躁的主,拂袖冷哼:“膽子挺大的這小女娃,現在居然還敢上門,是想要下馬威、看好戲嗎?來人,都給本城主通通趕走他們?!?br />
  一旁的夏薇急忙拉了拉丈夫的手,讓他住嘴,然后看向了床榻上剛醒過來的兒子,小心翼翼地道:“晨兒,你瞧,你要不要見楊怡……”

  雖然作為葉晨的母親也很憤怒楊怡的做法,但說到底楊怡都是兒子的一塊心病,喜歡了人家那么長的一段時間,不能說變就變,她作為母親不得不顧及兒子的感受。

  床上的葉晨盡管還有些虛弱,但還是點了點頭,道:“見吧,我也挺想見見她?!?br />
  其實葉晨的意思只是想見見這個楊怡,并沒有過多地意思,或許還得多謝一下對方的間接幫助呢。

  只是聽在父母耳里卻是另外一個意思,以為葉晨對于楊怡還念念不忘,讓他們默然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夏薇只能道:“晨兒想見就讓去見吧,不過情緒不要過于激動了,大夫說過你現在還很虛弱,過于激動對于身體不太好?!?br />
  葉晨嗯了一聲:“娘,您放心,兒不會激動了?!?br />
  但愿如此吧,兩老只能嘆氣。

  夫人道:“環兒,少爺甚至虛弱,先讓少爺吃點粥食,補充體力,再扶少爺去大廳。晨兒,你待會自行來吧,娘跟你爹先走一步,殺殺這楊家的威風?!?br />
  話罷,兩人徑直離開,看得葉晨無奈,但也感受到心里一團從沒有過的溫暖,是父母的關愛,是前世沒有的,是與妹妹不同的關愛。

  趁著進食的這段時間,葉晨同樣也在整理著這一世的種種記憶。

  兩世記憶的融合,讓他明白到,這一世他重生之地乃是一塊聞所未聞的大陸——天都大陸。

  天都大陸浩瀚廣闊,有著大大小小的國家數以百計,其中以三大帝國為天都大陸的霸主,其次有一百零八個中等王國,還有著小一等的諸侯國數以百計,占據著天都大陸近乎一般遼闊的疆域。

  剩余的一半疆域則是被無盡荒林占領,那里有著無數可怕的妖獸盤踞,與人類平分天都大陸,就算是人類勢力也不敢隨便招惹妖獸一族。

  雖然如此,但天都大陸足夠遼闊,浩瀚無邊,常人就算窮盡了十輩子恐怕都不能夠跨越,可見其之遼闊。

  其中葉晨所在的葉家則是一百零八王國之一的夏風國,位于大陸的西北大域,在天都大陸中等百國之中都排在中下的王國,地域東西縱橫也能有萬里之遙。

  葉家,就是坐落在夏風國近乎邊疆地帶的一座封侯主城中,名為洛楓城。

  洛楓城中,有著三大家族,三分主城。

  其中權勢最大的就是葉晨所在的葉家,為城主家族,為皇室世代封侯的名門望族,執掌主管著整座洛楓城,等若是封疆大使。

  其次,就是楊家還有夏家兩大家族,雖然比不上葉家,但都是洛楓城中一等一的大家族,其他小勢力都要俯首稱臣,看其臉色行事。

  值得一提的是,在這個世界中,尊崇于武道修煉,可以通過修煉不斷地強大,從而擁有非凡的力量。

  目前世人普遍所知道的四大境界分別是后天、先天、武神、天神。

  每一個境界又分為九重。

  其中武神與天神都并非確切的修煉境界,只是一般人根本不曾得知境界稱號,而且達到了這兩個境界之后,均是可以飛天遁地,與傳說中的神明沒有什么區別,于是被世人稱之為武神與天神。

  自然,所謂的天神還不是極限,在天神之上還有著更強者,只不過是相對于這片天都大陸尋常百姓來說,天神境界已經是他們認知的最強境界。

  當真正接觸了修煉之后,只要經過一番苦修,達到后天境界,即可擁有百斤巨力,且伴隨著境界的提升不斷地提升。

  境界越高,實力越強,就算萬斤、十萬斤巨力也大有人在。

  世間上一些真正強大的人物甚至可以做到搬山移海,擁有著凌駕世人之上的大神通,就算是擊落域外星辰也不是不可能。

  傳聞中,更有著真正蓋世的無上存在能夠頃刻間將一方古老大國夷為平地,從世上抹平消失,那等手段才是真正的通天手段,令人敬畏。

  當然,這些都是傳說中,畢竟莫說是一個夏風國,就算是整個偌大浩瀚的天都大陸,都古往今來不曾誕生過這一類的無上存在,那些都是古籍上記載,來自于域外的無敵者。

  自然,這些對于一般人來說,真真假假,根本分不清楚,更多的是當做神話野史來閱讀。不過只要修煉,就能夠掌握強大的力量,這倒一點也不假。

  至少,葉晨的父親葉傲就是一位強大的修者,為洛楓城的第一高手,修為強大,據傳距離傳說中的武神境界也不遠了,抬起萬斤巨石都不在話下。

  對于這些武道上的了解,與葉晨前世基本上一模一樣,只不過有些境界稱呼略有不同,且他了解的更多更詳盡,因為他的生前,就是一位超越天神的蓋世強者。

  只是很可惜,他不知道這塊天都大陸到底在何方之地,依照他的理解,還在諸天萬域中。

  因為諸天萬域太大了,強如前世的自己都不可能走遍萬域,何況這一世。

  也唯有強大起來才能夠走出這塊天都大陸。

  可惜而今的他,感受了一番修為——后天三重!

  這樣的修為只能說比起凡人強一點而已,后天境界中,前三重都主要在錘煉筋骨,強身健體,力氣比起一般人稍大一些,唯有第四重開始才會更強。

  當感受到這番修為之后,葉晨都忍不住無語了,十六歲才達到后天第三重,不說是修煉廢人也差不多了。

  難怪在記憶中,他經常被人罵是葉家的廢物,就算是那些家丁侍女,都不是怎么看得起自己。

  那些族人更是明嘲暗諷自己。

  雖然自己是城主、家主的親子,但是因為修為的緣故,且在這個以實力為尊的世界中,地位并不高。

  只不過有一點值得一提的是,而今的他,只是后天第三重,但是曾經的他——

  夏風國史上最年輕的先天高手,十三歲的先天境絕世天才!
正文 第3章 楊怡
最初記憶融合,知道這件事之后,哪怕是前世身為至尊的葉晨都忍不住微微倒吸一口涼氣。

  十三歲的先天高手,這該是多么妖孽的天賦。

  一般就算有著不錯天賦的天才,但想要達到先天境都要二十歲之后,這已經是整個天都大陸矚目的天才了。

  十三歲的先天高手……不說整個天都大陸史上第一,恐怕也差不多了。

  而且這只是一個普通中等王國的城主之子而已,沒有那些古老圣地中那令得大國都要動容的大量修煉資源培養,憑借自己的努力就達到這一步,這等天賦,絕對稱得上妖孽。

  感情曾經的“他”還是這樣一位妖孽天才,但為何他剛蘇醒的時,卻成為了后天三重。

  這一點最為奇怪,讓他也迷惑。

  隨著記憶的不斷融合,葉晨慢慢得悉了所有的原因,就在十四歲時,被稱之為整個夏風國最杰出天才的“他”,曾經參加過號稱天都大陸年輕一代巔峰盛會的王者古路試煉。

  這是一條唯有最杰出天賦的天才方有資格參加的試煉之路。

  當初的“葉晨”就有資格,但遭遇到了一位平生大敵,天縱橫溢,實力絕強,將當時“葉晨”打碎丹田,多年苦修的修為廢除,趕出了古路。

  丹田乃是修煉者的儲存力量的主要部位,一旦破碎,功力盡失,不可逆轉,除非是傳說中的天神出手或者仙丹服下,才可逆轉。

  可惜當初的“他”,沒有這般幸運,一身修為幾乎盡廢,殘留的一點力量留在體內,只剩下后天第三重的地步,從此以后再也難進一步了。

  從此,“葉晨”從天才的輝煌神壇上跌落,一蹶不振,成為遭受世人指點遺棄的廢人。

  這般打擊,足以讓得任何人都瘋癲,饒是“他”當初心性再如何好,但也難受打擊,從此沉淪了,不復當初天之驕子的種種風采。

  而前段時間的自殺,其實也有著一部分原因所在。

  “原來還有著這么一段往事?!比~晨慨嘆,大致明白了前因后果。

  曾經被萬人敬仰的絕世天才,在王者古路上遭人暗算,修為盡廢,多年修為一朝散,成為了廢人,從此沉淪。

  而且世人的指指點點,從崇拜仰望到鄙夷不屑,從天堂到地獄的落差,融合記憶之后的他可以感受到那般打擊,可以說無比痛苦,世間之上又有幾人可以遭逢打擊。

  難怪這一世未曾覺醒之前的“他”會沉淪。

  恰是這個時候,楊怡出現了。

  當時的“葉晨”內心痛苦,承受不住打擊,曾經瘋一樣地沖了出去,來到城外的湖泊岸邊上,跪地悲天長嘯,痛苦落淚,痛恨上蒼為何要這樣對待自己。

  他痛不欲生,欲要投湖自殺。

  就在那個時候,一道曼妙俏麗的倩影出現了,青絲如瀑,嬌俏美麗,白衣素裙,若是仙子般翩翩而來。

  楊怡出現了,當時十六歲的她生得漂亮大方,溫柔得體,雖然年紀還小,但擁有一種超越了年紀的成熟風韻,緩步來到了“葉晨”的身前,把當時的他輕輕抱在懷中,安慰著他,讓他整個昏暗的世界都亮了起來。

  人,往往最感激的還是在自己落難時候拉自己一把的人,而且葉晨終究是處于青春年華、情竇初開的年紀,對于美麗大方的楊怡——一見鐘情!

  盡管知道了前因后果,知道“葉晨”不再是那位風采絕艷的天之驕子,但楊怡并沒有絲毫的排斥與厭惡,相反是頻頻關心著“葉晨”,溫聲軟語地不斷安慰著“葉晨”,讓他不要想不通,說就算全世界放棄了他,自己也不會放棄。

  于是“葉晨”這一世最初的情愫,萌生了。

  兩人走在一起了,不顧閑言雜語,這個楊家的小公主始終心系在“葉晨”身上,讓城中不知道多少少年俊才都捶胸痛哭,也成為了“葉晨”的唯一,結下了山盟海誓。

  在那時的“葉晨”心理面,楊怡就是天下間最漂亮、最好的女子,美麗、溫柔、恬靜,天底下沒有任何女子可以比得上她,萬分之一也不能夠。

  私底下,“葉晨”將楊怡視為了未來的妻子看待,對她百般地好,為了她什么事情都能夠做,只為討得佳人一笑,僅此而已。

  兩人手牽手,十指緊扣,甜蜜羨煞旁人。

  那時的“葉晨”天真地認為會延續一輩子,可惜,夢想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所有的一切都被兩年后給打破了。

  原來,所謂的山盟海誓都不過是謊言,楊怡在過后兩年終于露出了真正的目的——清靈丹。

  所謂的清靈丹,是一枚珍稀異常的寶丹,乃是葉家花費大代價換取來的寶丹,價值連城,可以使人身心處于空靈狀態,對于突破境界有著非同一般的用處,尤其是后天突破先天,更是如此。

  同樣也有著救治重病的神效。

  當時的“葉晨”猶豫了,這一枚清靈丹至關重要,但當時楊怡動人的小臉上滿是淚水,哭著對“葉晨”說,自幼對她極好的母親患有惡疾重病,頻臨垂死,就算請來的各地名醫都毫無辦法,如今之計只有清靈丹可以救母親,迫于無奈之下,她也只能相求“葉晨”而已。

  她梨花帶雨,美人垂淚,令人心顫,且說了母親死了她也活不了,以此相逼“葉晨”。還說只要“葉晨”真的能夠拿過來,她愿意立即與“葉晨”成婚。

  陷入愛戀中的“葉晨”是盲目的,終究抵不過美人攻勢,被愛情沖昏了腦袋,夜深人靜之時以父親的名義騙過了護衛,偷偷盜取了清靈丹,連夜送去了楊怡手中。

  事后,家族知道了自然勃然大怒,哪怕父親是洛楓城主、當代家主都不能護他,長老團嚴懲“葉晨”,并且關押了半個月時間,更有嚴刑拷打,逼問清靈丹的下落,“葉晨”死活不愿意說。

  最后,“葉晨”放出之后,意外得知了楊怡的母親根本無病,只不過是對方想要突破先天所用,鼓動著“葉晨”盜取了自家中的清靈丹。

  由始至終,其實楊怡都不曾真正喜歡過他,一切都是精心策劃,從葉晨從天才神壇成為了廢人的時候就開始精心計劃,靠近自己,只為了得到這一枚清靈丹而已。

  得知了這一切之后的“葉晨”無法承受深愛的人欺騙自己的打擊,痛不欲生,回到最初相識楊怡的那處小湖,一切的起點也是終點,他選擇了跳湖自殺,結束這一段感情,也結束自己的生命。

  這一切的前因后果,就是這樣。

  葉晨了解到這段真相之后,搖了搖自嘆,真是傻瓜一個,楊怡可是前途光明并且被捧在手心中的小公主,無緣無故怎會喜歡著自己這樣一個遭世人遺棄的廢人,這不是擺明著嗎。

  要怪,也只能說未覺醒之前的“他”太單純了,像一張白紙,很傻很天真,太容易被欺騙了。

  不過或許也應該要感謝楊怡,若非是她,也不可能覺醒前世記憶,或許這一世都在廢物中渡過去。

  城主府很大,當地洛楓城中最大的府邸,在環兒的帶領下,一路上穿越了重重后院樓閣之后,最后在肅穆的迎客大廳外停了下來。

  大廳很是寬敞,裝裱華麗,金碧輝煌,其中的人數也是不少,坐于最上方的幾位,便是葉傲與三位臉色淡漠的老者,他們是族中的長老,論起權力比起家主都只差一些,有著相當大的權力。

  有時候葉家的一些事情都是他們進行決策。

  另外一邊,紅木椅上坐著三男一女,衣著華貴,胸前繡有一個“楊”字,不用想也知道,這必然是楊家的人。

  楊家三個男中,兩位老者,一個年輕男子,都是楊家的重要人物,旁邊的桌上堆滿了珍貴的禮品。

  最邊上的椅子上,一位如花少女正在端莊坐著,紅衣長裙,嬌艷如花,精致的臉蛋兒上清純之中夾帶著幾分嫵媚,顯得楚楚動人,格外出眾。

  推門而入的第一眼,葉晨的目光就落在了她的身上——楊怡!

  害得這一世自己為愛自殺,葉晨想忘記那份面容都難。

  只是相比起記憶中溫柔恬靜,眼前的楊怡顯得嫵媚動人了許多,隱隱之中,帶有著迷醉眾生的魅力。

  她的存在,引起了葉家前來的不少家族后輩子弟關注的目光,有著驚艷與沉迷。

  難怪能夠讓得這一世的他可以沉淪,這般美貌,整個洛楓城中都是絕頂,且清純之中夾帶著幾分嫵媚,那些二十歲之下情竇初開的少年怎能夠承受得住。

  當初未覺醒之前的他,其實也是被少女這異常的氣質所吸引,為之沉淪。

  這時,葉傲怒容滿臉,拍案冷喝:“來人,都把楊家的人給趕出去,我們葉家,不歡迎楊家的人!”
正文 第4章 始現霸氣
早就聽聞過城主葉傲是個臭脾氣的石頭,只是沒想到今日楊家幾人前來,**還沒有徹底坐熱,葉傲就開言趕客了。

  這番話引得滿堂一驚,楊家的人更是色變,他們上門而來,立刻就被掃地出門,傳了出去,楊家都必然名譽盡失,面子算是丟光了。

  然而,楊家的人還沒有開口,葉家的一位老者就率先開口了,道:“葉傲,你雖為我葉家的族長,但你也要明白,這葉家并非你一人長老,還有著我們幾位長老。而且楊家的人前來就是貴客,這般趕客出門,傳了出去我們葉家的顏面還需要嗎?”

  看著這位發須皆白的老者怒目冷喝,葉晨知道,這是葉家的大長老,地位權勢都很高,雖然比不上家主,卻也僅次于而已。

  聞言,葉傲冷哼一聲:“哼,葉偉,你應該知道楊家的人膽子不小,引誘我兒子將清靈丹偷了,送給這女娃子,還害得他關押了半個月,最后還差點為此自殺,現在還敢找上門來,難道不是來看笑話嗎?”

  楊家前來的其中一位黑袍老者是家族長老,在楊家有著很大的話語權,聞言立刻抱拳呵呵笑道:“葉城主您誤會了,這不過是小輩之間的過錯而已,小孩子不懂事,搗弄出了那么大的麻煩,我們也過意不去。這不老夫知道事情后馬上就帶著怡兒過來道歉嗎?怡兒,還不趕緊給城主大人道歉?!?br />
  楊怡上前盈盈作輯,禮節完美得無法挑剔,道:“葉叔叔,這一切都是怡兒的自作主張,與家族無關,希望葉叔叔原諒怡兒,怡兒愿意賠禮道歉?!?br />
  “賠禮道歉?”葉傲突然哈哈大笑起來,但眼神很冰冷:“楊怡小侄女,你能夠將清靈丹還回來嗎?”

  對于楊怡,葉傲相當憤怒。在心里,她心機重重,明知葉晨不能修煉,備受眾人排斥,卻故意接近他,親近他,讓他失去防范,藉此騙去信任,最后誘騙葉晨借機盜取葉家的清靈丹,甚至還害得葉晨為此自殺,差點亡命歸天。

  如此有心機的女孩,就算生得再漂亮,再有禮貌,葉傲都憤怒。若不是顧忌長輩身份,早就是給她一點教訓了。

  “對不起,千叔叔,清靈丹怡兒已經服用了,不過怡兒可以用別的東西來補償?!睏钼鶎⒁豢诰碌陌子衿窟f出,早有下人上前,將玉瓶接過去,送上了葉傲的手中。

  葉傲接過來,打開一看,有著淡淡的藥香噴薄而出,聞之令人醒腦提神,一看就是非凡品,玉瓶中有著五枚青色之中帶有點點綠斑的丹藥躺在瓶底,誘人心神。

  “這是……筑基丹???”

  葉傲吃驚,筑基丹乃是筑實道基的靈丹,是以珍稀丹煉丹制出來的丹藥,對于筑基有著很好的作用。

  道基,對于任何一個修煉者來說都是極其重要的,越是扎實的道基,雖然并不代表著日后的成就多么地高,但至少以后的修煉道路不會過于崎嶇,相對顯得平穩得多。

  只是想要煉制出這樣的丹藥,必須要有煉丹師方可。而煉丹師則是一種有著久遠傳承的古老職業,當世稀少,因為煉制出的丹藥對于修行者的境界突破、至于道傷、延長壽命都有著莫大的妙處,故而煉丹師備受天下人的尊崇。

  玉瓶中的筑基丹,正是煉丹師煉制出來。

  筑基丹每一枚賣出去都是價值不菲,而且在洛楓城中有價無市,引起轟動。

  僅僅這一口玉瓶中,筑基丹就有五枚之多,可以說是一筆巨大的財富,不說價值連城也相差不多了。

  葉傲驚疑地看著楊家的人,沒想到居然送來如此珍貴的筑基丹。

  這等手筆,就算是葉家都相當肉痛,何況是楊家,怎會突然之間就取出如此厚重的禮物。

  恐怕是為了和解兩家之間的關系,也明白到清靈丹的重要性,故而取出五枚筑基丹來賠償。

  楊怡甜甜一笑,笑顏清純之中又是嫵媚動人,頗有幾分美艷天下的魅力,引起了葉家不少年輕子弟的目光,道:“葉叔叔,這五枚筑基丹,算是我們楊家賠償給葉家的歉禮,還請收下來?!?br />
  一旁,家族中其他幾個長老雙眼發光,若是有了這筑基丹,對于孫輩來說有著很大的妙處,可以重新筑基,對于將來的成就更高。

  而且還有五枚之多,對于他們來說,可是遠要比起僅僅只有一枚的清靈丹好得多,可以給更多人進行筑基,尤其是他們的孫輩。

  葉傲眉頭微皺,雖然很想為兒子報仇,但與此同時他同樣也是一家之主、一族之長,同樣也要為家族考慮,五枚筑基丹的價值絕對是稱得上重要的。

  不過這五枚筑基丹真的只是為了賠禮道歉那么簡單嗎?

  正在他猶豫的時候,葉晨推門而入。

  “父親,母親,孩兒進來了?!比~晨朝主座上的父親母親作輯道了一聲后,帶著環兒緩緩地走進大廳中,早有下人搬來了座椅位于夏薇的旁邊,他心安理得地坐下來。

  在場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這個不速之客身上,輕蔑、驚疑、嘲笑、吃驚,幾乎所有情緒都有,然葉晨顯得很平靜,坐在了母親旁邊。

  楊家的人見到葉晨的到來之后,神色有所變化,而那一位長相頗為英俊,右眼角帶點痣的年輕男子名為楊俊,也是這一代楊家的杰出后代,目光中含有著不屑與輕蔑,高高在上,并不放在眼內。

  而反觀楊怡,見到葉晨出現之后,秋水似的眸子深處閃過了一抹厭惡,而后就迅速地隱藏下來,恢復平靜。那張清純之中帶有著點點嫵媚的小臉上突然有著哀傷,一臉地自責:“對不起,葉晨,我不是有意,對于傷害了你,請你原諒我,給我一次機會?!?br />
  這般惹人生憐的模樣,又有誰能夠不動心,當初的葉晨為之沉淪了太多次了。

  葉晨渾不在意地笑了笑:“沒事,我沒放在心上?!?br />
  只是在別人看來,葉晨不過是再一次陷入了楊怡的迷惑之中,葉家中有后輩子弟忍不住出聲冷笑了:“怎么了,葉晨你還想要再追求楊怡小姐么?還嫌之前不夠衰么?”

  葉晨的為情自殺,早就成為了整個葉家的一個天大笑話,而今被人提起,都是取笑著葉晨。

  其他葉家的長老高層都是冷眼旁觀,對于葉晨為情自殺,他們最是瞧不起,尤其是一個廢人,若非是家主親子,早就是掃地出門了。

  葉傲憤怒,拳頭都緊緊握住,但終究是家主,不好多說,而葉晨的母親以及環兒礙于規矩也不敢多說些什么,只是葉晨默然不語,也被其他人誤以為默認了,逃避了。

  因為此前的葉晨每一次受到其他人的侮辱斥罵廢人的時候,也是這樣沉默,是這樣的逃避。

  當下的一幕,與昔日一模一樣。

  因此,楊俊看向葉晨的眼神中,更多的是濃濃的不屑與輕蔑。

  楊怡眸子深處閃過一抹冷笑,同樣認為這個曾經為她自殺的少年再一次被迷住了,只是看向葉晨的臉龐表情時候,由始至終顯得淡然無波,沒有往常見到的怯意與懦弱,更像是……不在乎!

  這是真的嗎?楊怡微微吃驚,她感覺到眼前這個少年與以往有所不同了,不是在逃避,而更像是真正的不在意,引起她的幾分關注。

  葉晨臉不改色,眸子深處始終都是一片波瀾不驚,朝著主座上的葉傲笑了笑,道:“父親,可否讓孩兒看看筑基丹?”

  葉傲還沒有說話,三位長老就開口了,呵斥:“葉晨你就別搗弄,這些楊家賠償給我們葉家的筑基丹,每一枚都很重要,要是被你弄壞了怎么辦?”

  “葉晨你這個廢人,不能修煉就不要隨便亂看亂摸,要是弄壞了,可不再是關押半個月那么簡單了,就連你父親都胡不了你?!?br />
  其他葉家的后輩子弟戲謔地嘲笑,全然沒顧楊家的客人還在。

  身邊的母親夏薇和環兒很想為葉晨說話,但面對著三位氣焰霸道的大長老,最終還是動了動嘴唇不敢開口。

  砰——

  突然一聲拍桌聲平地響起,如雷般響耳,嚇了所有人一跳。

  只見那個從天才神壇跌落后,總是顯得懦弱、自卑的少年身影,此刻眸光似電掃過了三位長老,冷喝道:“大膽,現在葉家是你們三個老家伙做主還是我父親做主。他還沒有說話,你們也敢插嘴,膽子可真大,以下犯上,大逆不道,罔顧家族規矩,是想要造反了嗎?”

  這一刻,少年罕見地呈現出王者霸氣的一面,直面呵斥長老,驚震大廳。
正文 第5章 辯丹驚滿堂
大廳中,少年的聲音如雷貫耳,響在每一個人的耳畔邊上,驚震所有人了。

  他怒目橫視,掃過了三位長老,不卑不亢,直言直語地呵斥三人,一頂造反的大帽子扣在了他們頭上

  大廳中的眾人大吃一驚,這還是昔日那個被飽受欺負、侮辱而自卑的少爺嗎?怎么今天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就連三位擁有著家族實權的長老都敢呵斥。

  楊怡杏目圓瞪,怔怔地看著葉晨,像是第一次認識對方一樣似的,與往日所認識的葉晨根本不像是同一個人,難道跳湖自殺之后,他也開竅了嗎?

  夏薇與環兒也沒見過葉晨這樣霸氣過,吃了一驚,但更多的是開心,為葉晨的改變而開心。

  以前的葉晨只會沉默相對,然現在卻敢理直氣壯地呵斥三位長老。

  在場中,三位長老也算是葉家中的最高層了,活了一甲子歲月以上,從來都是高高在上,就連家主都有時候可以不放在眼里,而今卻被一個小輩這般當眾呵斥,且扣押了這么一頂造反的帽子,還是眼中所輕蔑的廢人,更是憤怒了。

  “好,好,好!”大長老連說三聲好字,但任誰都能聽得出來他話語的憤怒,看向葉傲道:“葉傲,這就是你的好兒子么,連老夫都敢呵斥,真是目中無人,目無法紀,以下犯上了。今日就算楊家的貴客在場都要教訓一頓?!?br />
  二長老、三長老也在幫腔道:“不錯,小小年紀就敢這樣,長大后還得了,必須要好好教訓教訓一頓,不然置我葉家的家法于何地?!?br />
  對于兒子突然的呵斥,葉傲吃驚之余更多的是欣喜,凌厲地掃了三位長老一眼后,冷哼道:“晨兒說得不錯,我乃是葉家的家主,本家主還沒有開口,什么時候輪得到你們三位長老開口,都給我住嘴,難道你們真的想要造反嗎?”

  聞言,三位長老更是神色微變,聽得出葉傲話中的冷意,想要反駁,但想起葉傲畢竟也是家主的身份,若在外人面前內亂就是失了家族顏面,終究只是動了動嘴唇沒有說下去,拂袖冷哼一聲。

  只不過這個面子必須要在后來找回來,尤其是要在筑基丹上。

  “父親!”葉晨呼喚了一聲,再次請求。

  葉傲顯然很開心,哈哈大笑道:“好好好,既然晨兒要求,我這個做父親的自然不會拒絕,來,給你看看?!?br />
  見到下人將裝著五枚筑基丹的玉瓶送到葉晨手中,葉家其他后輩子弟都眼神中帶有妒忌的眸光,不過想起了他的廢人身份,旋即泯然,心里冷笑:“就讓你這廢人看看也好,既然無法修煉,用不了筑基丹,也只能開開眼界?!?br />
  葉晨接過玉瓶,搖了搖瓶身,旋即倒出了一枚筑基丹,放在掌心中仔細觀察著,一看就是好片刻。

  “喂,葉晨,你看夠了沒有,就算再看下去,你也用不了,哈哈哈……”

  不遠處的葉家子弟都在得意嘲笑著,他們都是三位長老的子孫輩,根本不怕葉晨這個家主兒子的身份。

  楊怡也略顯得驚疑,只是想起葉晨的廢人身份,旋即又是搖了搖頭,以為對方不過是故作玄虛而已,先前的呵斥家族長老也最多只能算是一時的勇氣而已。

  葉晨淡淡地瞥了這些后輩子弟一眼,道:“吵吵鬧鬧的成何體統,都給本少爺閉嘴。你們這些人簡直就是我葉家的恥辱,難道不知道面對客人不應喧嘩,擾亂客廳清凈么。連這點禮節都做不好,簡直丟盡了我們葉家的顏面?!?br />
  一句話落下,頓時令得這些后輩子弟憤怒無比,但感受到家主以及幾位長老警告的目光之后頓時閉嘴不語,只是看向葉晨的目光中充滿了怨毒,心道離開大廳之后必須要找個機會找回場子,讓這個廢物好看。

  對于這些怨毒目光葉晨視而不見,這些人還不入他的法眼之內。

  想要報復?

  他自有一萬個辦法可以讓他們后悔去。

  幾乎所有人對于葉晨觀察丹藥的舉動為之嘲笑、輕蔑,不過葉傲看著兒子的眼神,分明吃驚地發現,面對著這樣珍貴的丹藥,葉晨居然看得很認真,沒有絲毫的貪婪與沮喪,竟像是一位煉丹師在仔細觀察著這枚丹藥一樣,很奇怪。

  他這是看錯了嗎?為何他感覺到今天的兒子比起以前像是換了一個人,變得更自信,更霸氣,更冷靜,不再是以前那個懦弱自卑的兒子了。

  楊家另一位神秘老者看著葉晨,他有種感覺,這個被視為廢物一樣的少年并不簡單。

  楊俊見葉晨看了也有片刻時間了,幾乎每一顆筑基丹都看過了,冷笑道:“葉晨,葉大少爺,不知道你看了那么久看出來了什么嗎?”

  “你說得不錯,我的確看出來了一些東西?!比~晨抬起頭朝他一笑,而后看向楊家長老道:“敢問楊長老這五枚筑基丹可是上等?”

  丹藥也有分上中下三等,嚴格點來說更是分為十品,上中下只能說是每一品的三個階別。

  最差不過一品,而十品則是至高無上。

  見葉晨提問,楊長老搖了搖頭道:“葉晨小友你誤會了,筑基丹雖只是二品丹藥,不過當世煉丹傳承遺失,想要煉制出上等筑基丹不容易,然而這也是中等,我想就算是賠禮道歉也不算太差吧?!?br />
  雖說是如此,但楊長老的老臉上分明有著自得的笑意。

  即便只是中等的筑基丹,這五枚也絕對稱得上價值連城,就算是換取一枚清靈丹也差不多等同的價值了。

  這時,葉晨的臉上閃過了一抹冷意,道:“二品中等?以我來看,楊家還是沒有誠意道歉,你們還是拿著這些筑基丹回去,再拿清靈丹回來吧?!?br />
  “什么意思?”

  聞言,楊家的長老臉色一變,而所有人都看向了葉晨,尤其是楊俊更是冷喝道:“小子,你說什么,難道你敢質疑我們楊家么?還是你以為你一個廢人能夠看得出——”

  話聲未落,一股可怕的壓迫力鋪天蓋地而來,主座上的葉傲散發開可怕的威壓,渾身真元外顯流轉,先天強者的強大壓迫過去,似是大山撞過去,讓他臉色蒼白,難以承受。

  “葉城主,且慢!”楊長老馬上出手,擋在楊俊身前,讓先天威壓消散,但也臉色微白,沒想到葉傲這些年來也達到了這一步,即將有所新的突破了。

  另一邊,楊家另一位老者也出手,他顯得很神秘,黑袍加身,連臉目都未能夠看得清楚,可是拂袖之間消散了葉傲的威壓,讓人色變,絕對是一位可怕的大人物。

  他看向了葉晨,嘶啞而漠然的聲音傳出來:“你這話到底是什么意思?”

  葉晨稍微多看了這位神秘老者一眼,復蘇前世記憶后,他的感知能力也隨之變強了不少,雖然還遠遠不如可與前世相提并論,但也不差,感知到這位神秘老者居然比起自己的父親還要顯得沛然晦澀,是一個很可怕的人物。

  他略顯奇怪掃了一眼楊家的人,他們又是從何找到這樣的幫手??峙逻@五枚筑基丹也與此人有關。

  葉晨臉不改色,手指捏著一枚筑基丹,徐徐地說著,不過說出來的話卻讓得在場的所有人都是震驚——

  “如果我說,這五枚筑基丹根本不是什么所謂的二品中等丹藥,甚至還不是二品下等,最多只能說是殘次品的筑基丹。我說得應該沒錯吧,楊家的幾位客人?!?br />
  他冷冷一笑,看向了楊家的幾人。

  全場皆驚!
正文 第6章 我原諒你
五枚筑基丹都只是殘次品?

  所有人都顯得吃驚,而大廳上的氣氛悄然間變得緊張了不少。

  葉家所有人都顯得臉色難看,楊家這一次上門賠禮道歉,竟然只拿來了五枚殘次品的筑基丹,如果真的像葉晨所說的那樣,楊家未免顯得過分了,簡直就是欺人太甚。

  五枚筑基丹雖然珍貴,但對于一個家族來說,往往面子比起實在的東西還要顯得重要。

  若是真的拿著殘次品來道歉,葉家的顏面也被丟光了。

  楊怡清純嫵媚的動人臉蛋兒上有著驚色流現,心道這葉晨怎么可能會知道的,他只是一個廢人而已,不可能看得出來。

  可當看到葉晨自信篤定的眼神之后,不知為何,楊怡直覺對方就是看出來的,更讓她吃驚。

  這幾天到底發生了什么,這廢人葉晨似是發生了某種變化。

  其他楊家的人同樣吃驚,楊長老更是有著一絲緊張閃過,但很好地隱藏下來,自然不可能承認這一切,當即冷臉喝葉晨:“小子,你說什么胡話,這可是貨真價實的筑基丹,二品中等,丹香淡而不散,哪里是什么殘次品,不信諸位葉家的成員大可以看一看,我楊家絕對沒有騙人?!?br />
  其實對此,葉家的許多人都是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甚至不少人都選擇相信楊家的人。

  這樣親自上門道歉,量楊家的人膽子再大也不敢當面拿著殘次品道歉,這樣傳了出去只會損壞楊家的聲譽,也會徹底將兩大家族的關系惡化,毫無好處。

  而且對于丹藥的質量好壞,非是煉丹師以及精通此道之輩,很難看出來。

  大廳上,不少族人子弟都在叫喝:“葉晨,你只是個廢人而已,難道還懂得煉丹不成。不懂就不要出來丟人現眼了,只會丟盡我葉家的顏面了,趕緊閉嘴?!?br />
  “沒錯,不懂就不要裝懂?!?br />
  “楊家的貴客這般有誠意上門道歉,卻被你侮辱,很容易造成兩大家族之間的不和。幾位長老,我建議教訓葉晨,以平息楊家貴客的怒火?!?br />
  聞聽眾多人都在喝罵著少爺,環兒**的小臉都是憤懣,鑒于地位低微,根本不敢開口。

  葉晨無奈搖頭,這些就是所謂的族人么?關鍵時刻居然對外不對內,真是令人失望。

  砰——

  主座上,葉傲一巴掌拍在案臺上,掌力之大,差點就碎裂了整張案桌,眸光掃視這些后輩子弟,頓時讓他們心頭一顫,再也不敢開口。

  隨后,他看向兒子,皺眉道:“晨兒,此事不要胡亂說話,很容易產生糾紛,如果你認錯就趁早?!?br />
  身邊母親也在好言相勸:“晨兒,此事萬萬不可亂說?!?br />
  在她眼里,也有些認為葉晨不過是因為楊怡之事故而憤怒,才說出這些怒氣話來。

  只是葉晨神色自信而篤定,拍了拍母親的白皙玉手,笑道:“放心,爹,娘,孩兒絕對不會胡說八道的,這就證明給你們看?!?br />
  隨后,他看向了楊長老跟另一位神秘老者,道:“兩位,我沒有說錯吧?!?br />
  楊長老怎會承認,冷哼道:“少年,你還年輕,根本不懂得什么叫做丹藥,如果不清楚就不要隨便說。有自信是好處,但是過于自信就是狂妄了,就是無知了?!?br />
  “到了現在還不想承認是嗎?”葉晨一笑,只是嘴角揚起的弧度帶有著戲謔,“既然如此,我就證明給大家看吧?!?br />
  楊長老很想不屑一顧,但看到了少年篤定的眼神,不知為何,心里總有一種不妙的感覺,視線忍不住落在對方身上。

  楊怡這時開口了,柳眉微皺,紅唇微啟:“葉晨,別鬧了,這樣對你不好?!?br />
  葉晨只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沒有了以往火熱迷戀的目光,伴隨的是一種淡漠,將手中的筑基丹捏住,讓在場的人都能夠看清楚,道:“筑基丹,作為二品丹藥,分為上中下三等。一般來說,若丹體珠潤玉滑,賽似碧玉,純色而無暇,丹香濃而不散者,即為上等?!?br />
  “中等,丹體碧綠之中夾帶著青色,半青半綠,為和合之色,丹香不淡不濃?!?br />
  “下等,丹體呈現青色,丹香淡化?!?br />
  “但是——”葉晨話鋒一轉,指著手中的筑基丹,道:“像這樣的筑基丹,丹體主要以青色為主,卻又有著碧綠的斑點,卻不是處于下等與中等之間,嚴格來說是丹內的精華在煉制的時候不當,導致泄漏,露出丹表,會讓丹藥的精華流逝過半,可稱之為殘次品?!?br />
  “而濃烈的丹香,不過是殘次品丹內的香氣散發開去造成的現象而已,無時無刻不在逸散精華?!?br />
  “楊家的幾位,我應該沒有說錯吧?”葉晨看向了楊家四人,微微一笑,笑意中充滿了嘲諷。

  靜!

  全場皆靜!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葉晨身上,充滿了難以置信,怎么也想象不到他居然能夠說出來這樣有理有據的話來。

  這是真的嗎?

  就算在場的人基本上都不懂得煉丹之道,只是不知為何,聽了他的話之后,都覺得所說得不差,令人可信。

  楊家的幾人徹底色變了,驚駭地看著葉晨,楊長老更是喃喃地道:“怎么可能?”

  眼前這個葉家的少年不是一個廢物嗎?怎么會懂得那么多。

  楊怡神色復雜,感覺自己像是第一次認識葉晨一樣。

  神秘老者不由得深深看了一眼葉晨,他覺得此子絕對不簡單。

  瞧見楊家人的神情,葉傲以及幾位長老都心頭一沉,直感這件事很有可能正如葉晨所說一樣。葉傲更是神色沉下來喝道:“楊龍,我兒所說得沒錯吧,難道真的需要本城主邀請趙德大師過來,鑒定這些筑基丹嗎?”

  趙德大師,是洛楓城的一位煉丹師,長居洛楓城中,備受各大勢力的尊敬與拉攏,煉丹經驗豐富,自然也能夠看得出來這些筑基丹的好壞了。

  聞言,楊長老臉色變了又變,很是難看,沒想到居然被看穿了,但猶自在解釋:“葉城主,各位長老,還請給我們楊家一個機會,其實我們也不知道這些筑基丹是殘次品,不懂丹藥的好壞,希望城主以及葉家的諸位原諒?!?br />
  頓時,葉傲以及其他葉家的人臉色難看了,這番話間接承認了這些筑基丹就是殘次品,正如葉晨所說一樣,楊家的人太沒有誠意了。

  看向葉晨的目光自然少不了一番驚訝與贊賞,居然真的如他所說,這些筑基丹都不過是一些殘次品而已,若非他親口道出來,這一次他們還真被楊家的人所欺騙,蒙在鼓里,還白高興了那么久呢。

  只是,葉晨不是廢人嗎?明明已經沉淪了,為何會知曉這么多的煉丹知識,實在出乎了眾人的意料之外。

  這時,楊怡從椅子上站起來,朝著葉傲以及三位長老鞠躬道歉,胸前衣襟微微倘露間露現出一抹驚艷的雪白,晃人眼目,引來了不少目光。

  她動人的小臉上充滿了歉意道:“葉叔叔,三位長老,對不起,怡兒以及其他楊家的人都蒙在鼓里,我們不懂得煉丹之道,此前一直覺得傷害了葉晨而懷疚在心,這次真的只是誠心想要上門賠禮道歉,并沒有其他意思?!?br />
  隨后,她看向了葉晨,美麗的小臉上清純之中更是帶著幾分與眾不同的嫵媚春色,大眼睛水汪汪一片,泫然欲泣,像是快要哭出來,惹人生憐,道:“葉晨,對不起,怡兒真的不是想要欺騙你們的,這一次只是真心實意想要上門賠禮道歉,僅此而已,你能不能再原諒怡兒這一次,就看在以前我們相處的份兒,可好?”

  這等梨花帶雨、泫然欲泣的惹憐模樣,大眼睛淚眼朦朧,俏臉動人,頓時惹得不少葉家的子弟都看得心軟了,恨不得代替葉晨原諒了對方,然后狠狠地將這位洛楓城第一美人之稱的楊怡抱在懷中好好呵護。

  葉晨也像是看得心動了,突然沖上前,在所有人驚愕的目光之下,狠狠地將少女溫軟無暇的嬌軀抱在懷中:“我原諒你……”
av中文字幕布卡无码_chinesevideos长期国产_少妇与黑人ZOXXXX_十分钟在线观看视频大全国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