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師的魔法宇宙
作者:風詠晨曦
第94章 ASDFGHJKL;
第94章 ASDFGHJKL; 第94章 ASDFGHJKL;
此文寫的關于異界,卻又并非是傳統的異界文,主角意外發動了時空魔法,導致時空交匯而錯亂,他也因此來到了新世界,新世界與舊世界有許多相同的地方,也有很多不同的地方。

  相同點:國度,文化,種族關系,人物基本關系大致相同。

  不同點:新世界擁有黑魔法,而黑魔法則導致妖獸的屬性變強,甚至修成人形,成為妖。由于時間的錯亂,導致人物的性格,姓名以及職業發生了變化。

  舊世界:葉凡:也就是本書男主。在舊世界中他是名用劍的法師,也是史上最強法師,他最大的愛好就是戰斗,無戰斗而不歡,他不僅擅長于法術,劍術也是十分精湛,能造成高額傷害的就是他手中的劍,劍術與法術結合成就了他無上的威名。

  柳雨霏:“我叫柳雨霏,雨雪霏霏的雨霏?!边@是柳雨霏第一次見到葉凡所說的話,她是葉凡在舊世界的摯愛,也是葉凡在舊世界最大的羈絆,她溫柔,善良而又美麗,她亦是一位能力強大的法師。

  法師團:一個神秘的團體,葉凡曾經在這個團體里學習過一段時間,法師團里有十位法術高強的法師,他們如這個團體一般神秘,行蹤詭異,行事風格也很詭異,為了得到法術圣石,他們不惜一切代價,而這一切只是為了他們的野心,法師團的野心,時空交匯也有他們一半的“功勞”。

  新世界:葉凡:于新世界剛蘇醒的葉凡起初喪失了大半記憶,對于自己的身世,朋友,和他有關系的一切他都基本忘卻,唯獨記得的便是自身。

  對于一切都感到十分迷茫的葉凡,在新世界慢慢闖蕩,也許有一天他會記起所有。
第94章 ASDFGHJKL; 第94章 ASDFGHJKL;
宣國有一山,此山終日云霧繚繞,奇高而又異險,此山之高,如與天平齊,與日并肩,可望而不可即也,似人間之峰,天上之峰,故名天峰山,而傳說神鷹生于此,而又歸于此,故此山又名天鷹山。

  清晨的一縷陽光射向山峰,而后有被彌漫山頭的濃霧吞噬。

  一只巨鷹飛向山頭,此鷹之大,展翅間便可遮天蔽日,鷹的身上坐著一名男子,這名男子著一身白衣,頭發高高的豎立著,他擁有一雙神秘,深邃的眼眸,仔細看去有又一種沉穩,溫柔之感,濃眉似劍,鼻梁高挺,面容俊郎。

  他手里握著一把長劍,劍身刻著紅色符文,符文精細,劍柄鑲著血珠,晶瑩剔透,血紅色的劍氣繚繞劍身。

  此人便是葉凡,他是這世上最強的法師,他不僅擅長于法術,劍術也是十分精湛,劍術與法術結合成就了他無上的威名。

  而巨鷹乃是世間神鷹,天峰山的另一個名字:天鷹山就是因之而得名。

  神鷹展翅翱翔于天空,最后落于山峰之上,微微振翅,便有狂風而起,濃霧飄飛,繚繞于葉凡與神鷹周身,將兩人完全隱于其中。

  “你生于此,最終也會歸于此,所以,我們在這里等他們吧?!?br />
  葉凡輕撫神鷹黑色的羽毛,然后靜靜地等待著他所說的“他們”。

  “轟隆”一聲,打破了短暫的平靜,一個黑色的傳送門憑空出現在山頭,葉凡放眼望去,眼里依舊是平靜沉穩之色。

  隨著傳送門的打開,一個人從門里走出,只見這人穿一身黑色長袍,右手握著法杖,他頭發花白,臉上與手上都滿是皺紋,而后又有一人走出,三人,四人,前前后后一共有十人從傳送門中走出,他們都是一樣的打扮,只是年齡各異。

  葉凡嘴角微微上揚,似有嘲弄之意,又似是在苦笑,“你們果真還是跟來了?!?br />
  “乖乖的把法術圣石交出來?!币幻觊L的法師說道。

  “我若是不交呢”葉凡嘲弄的問道。

  “我知道你法術了得,但我們有十個人,你不可能贏我們,還是乖乖的把圣石交出來,說不定我們還會分你一些好處?!?br />
  年長的法師揮弄手中的法杖,很是囂張的回應葉凡的嘲弄。

  “你們這些惡心人的東西,整日里把禮義廉恥,正義之辭掛在嘴邊,其實最不知羞恥的就是你們這些家伙,若是圣石落入你們手里,天下蒼生該何如,我就算是死也不會把圣石交于你們的手中?!?br />
  葉凡露出憤怒而又厭惡的神色。

  “不交,那你只有死?!蹦觊L的法術惡狠狠的說道。

  話剛說完,他便發出了攻擊,只見他舉起手中的法杖,天空中一股紅色的光波傾瀉而下,如同血色瀑布,遮天蔽日,強烈的風隨波動而起,連光都穿不透的濃霧被狂風吹散,強大的威壓空間震蕩,風聲,空間波動聲,甚至是撕裂聲都隨之而起。

  電光火石間,紅色光波便迎著葉凡的身下向地面擊去,“轟隆”一聲巨響,山地被活生生砸出巨大的坑,坑里灰塵密布,看不清任何東西。

  就在眾人以為葉凡被這法術擊中的時候,葉凡卻出現在了另一個地方,他出現在半空,手握長劍,劍身紅色游絲繚繞,如離弦之箭,無影無蹤,眾人皆為之驚訝,他們難以置信的看著空中的葉凡,他們自然是不明白葉凡何時顯示,又何時出現,思緒萬千,思緒之快似乎也不及葉凡的速度,下一刻,他手握長劍便到了年長法師的面前,落地時如一道驚雷,他手中的臉狠狠地劈向法師的腦袋。

  來不及多想,法師舉起法杖硬擋葉凡的攻擊,如一座山壓在他的法杖上一般,一股巨大的力量順著發仗傳至他的全身,五臟六腑都感受到這股力量,痛疼感涌向全身,而后鉆上心頭,雙手的麻痹感使他差點就丟掉了手里的法杖。

  年長法師猛的向后掠去,不知退后了幾步方才站穩了身子,他氣喘吁吁的的用法杖撐著身子,看來年齡還是對他有一定的影響。

  剛斬下一劍,劍意還未完全散去,葉凡揮手又是一劍,凌冽的劍意撕裂空間,尖銳的破空音快要震壞了人的耳膜,法師們的心也跟著咯噔一下。

  “快,屏障?!币幻◣煷舐暫暗?。

  眾法師揮動法杖,一道透明而無形的屏障憑空出現,罩住了眾人。

  劍意至,強烈的撞擊讓山峰都為之一抖,眾法師只覺得胸口微微作痛,這是直擊靈魂的一擊,屏障只能擋起有形,而不能擋起無形,是以眾人皆傷。

  兩次霸道的攻擊讓人瞠目結舌,縱然你們是法師團最厲害的十人,與世間最強依舊不可同日而語。

  有形劍意雖未擊破屏障,卻已傷及眾人,法師團依舊苦苦支撐著屏障,葉凡意念微動,左手輕揮,無數尖銳的巨石從地面而起,破土而出,變化莫測而又勢不可擋。

  “控住,別讓它傷到人?!币幻◣煒O為吃力的從口中擠出這句話。

  一名長袍法師微念法訣,硬生生的將從地面突出的尖石給控制住,不讓他造成任何傷害。

  優勢完全向葉凡倒去,看似簡單的攻擊,卻讓法師團如此費力的抵抗。

  “不能再這樣耗下去了,再這樣下去我們遲早被他玩死,我們必須使出那招?!蹦觊L法師吃力的說著。

  法師團是一個有組織的團體,所以他們會修煉一些合力法術,合力法術集眾人之力,使法術無限加強,無堅不摧。

  年長法師話音剛落,眾人便結好陣勢,一同使出圣光。

  一道極強的光線從眾人的法杖中噴涌而出,光線之強,連天上的太陽都不及它,光線照耀每個角落,穿透濃霧,濃霧消融,世界變成了可怕的白色,葉凡無處逃避,他閉上眼睛,左手輕揮,屏障出現在他身前。

  光線繼續摧殘周圍的一切,草枯了,樹爛了,連石頭都碎成粉末,屏障擋不住這光,滿滿消融,最后化為烏有,無數光線照耀在葉凡身上,強烈的威壓使他無法站起,狂風吹亂了他長長的發絲,身上的衣服獵獵作響,劇烈的灼痛感從身體傳來。

  “如果再這樣下去我肯定得死,絕不能讓圣石落入他們手里?!?br />
  葉凡心里想著,一顆藍色寶石憑空出現在他的手中,這自然就是圣石,他緊握圣石,將手貼近自己的心臟,心里微念:“圣石,請賜予我力量?!?br />
  一股暖流從圣石流出,涌入葉凡的身體,圣石給了他力量,他舉起緊握圣石的手,黑色的光芒四射,吞噬了白色光芒,光芒撕裂空間,然本藍色的天空變成了黑色,無盡的黑色籠罩了整個大地,吞噬了一切。

  整個大陸都陷于黑暗之中,忽然間,一切都變得扭曲,空間扭曲,大地扭曲,葉凡所能看到的一切都變得扭曲,黑色吞噬了他,他的身體無限下墜,墜入無盡的黑暗。

  他的腦海里也是一片黑暗,無數記憶都化成碎片,最后消散,他與朋友間的記憶碎了,與他有關的一切記憶都碎了,還有那一幕:那個女子,她曾經深情凝望著他,對他說:“我叫柳雨霏,雨雪霏霏的雨霏?!币菜榱?,最后,他沉沉的睡去。
第94章 ASDFGHJKL; 第94章 ASDFGHJKL;
葉凡從睡夢中醒來,他感覺自己的腦袋仿佛要炸開一般,痛疼無比,他握著手中的劍,艱難的站起身來,一陣無力感與酸痛感也隨著他起身的動作而來,他咬緊牙根艱難的挪動身子,每走一步,身體便傳來如同車碾壓過一般的痛疼感。

  終于,在走了幾十步后,葉凡倒下了,他倒在了河水旁,冰涼的河水浸濕半邊臉。

  再次艱難的撐起身子,葉凡從儲物腰帶中拿出一個藥瓶,從中倒出一粒黑色的藥丸,黑色藥丸發出淡淡的藥香,香味傳入葉凡的鼻中,光是聞著藥香,他就感覺渾身要舒坦幾分。

  將藥吃下后,葉凡起身尋找到一顆松樹,他坐于樹下,閉目養神。

  經過了一段時間的休息后,再加上藥物的作用,葉凡的無力感與痛疼感終于消退大半,他也有精力思考更多的事情,他想起來自己倒地前的情景,但記憶有點模糊。

  “我當時與幾個人交戰,不知怎么的突然眼前的一切都黑了,最后便落入此地?!?br />
  “真奇怪,為什么我只記得關于我自身的一切,而與我有關的人怎么也想不起來?!?br />
  “我的家在哪里,我又認識誰,誰又知道我,為什么這些我都想不起來?!?br />
  葉凡試圖回憶起一切,卻發現自己已經忘記了很多事情。

  感覺到手中的劍發生了些變化,葉凡端起長劍,仔細端詳著,劍身的刻著黑色符文,劍柄上一顆紅色寶珠黯淡無光,葉凡不由眉頭緊鎖,他驚訝說道:“奇怪,符文與寶珠都停止運作?!?br />
  劍已然失去靈氣,葉凡卻依然不肯相信,他催動意念想要收回靈劍,卻發現靈劍毫無反應。

  葉凡嘆息道:“如此一來,你與凡物又有何區別?!?br />
  當葉凡想要使用空間法術逃離此地之時,他卻發現自己竟然使不出這法術。

  他變弱了,而且是從山峰墜入谷底的那種變化,他弱到連最基本的空間之術都使不出來。

  “快點想起來啊,到底發什么了什么,快點啊”葉凡捶打著腦袋,他已經很久沒有如此無助而失落。

  然而沒有人能夠回答他的問題,山林間只有水聲與鳥獸聲不絕回響。

  不知過了多久,葉凡終于重新站了起來,他握著手中的黑色長劍,緩緩的向東走去,一路霧氣繚繞,山路險峻,然而他無論走多長時間都無法離開這片森林,周圍一直都是濃濃的霧氣以及高大的樹木,葉凡不禁皺起眉頭,心想:“這片森林林著實詭異,走這么久都不見周圍有何變化?!?br />
  終于,再次行走一段距離后,眼前景象才發生變化,周圍的高大樹木已然被低矮的草地所代替,一處破屋若隱若現于遠處的濃霧中。

  離屋子近些時,才看清它的全貌,屋子十分破舊,屋上的瓦片殘破,地上還有些碎瓦片,房門也已經倒落在地。

  葉凡進入屋中,往屋內掃視一眼,屋子里滿是蛛網與灰塵,一張破舊的桌子最為顯眼,而桌子上趴著一具尸骨,待離得近些時,他才發現桌子上還放著兩本厚厚的書,書上也滿是灰塵,已經看不清封面的字。

  葉凡拿起桌子上的一本書,用手輕輕擦掉上面的灰塵,只見書封上寫著四個大字“魔物雜談”。

  翻開厚厚的書,葉凡快速瀏覽書中的文字,書的扉頁寫著一個人的名字“龍則靈”,想必是此書的作者,而書的最開頭則寫著:

  “世間之生物,可大致分為:人,動物,植物,而所有的生物都可吸收魔法。

  人吸收魔法可為法師。

  動物以及植物吸收魔法可成魔獸,低級魔獸與普通野獸并無大異,只是屬性有所增強而已;高階魔獸身形會發生變化,并且會使用魔法;而魔獸中最為特殊存在那便是妖,獸幻化成人,那便是妖?!?br />
  其中又有一處寫到:“魔法遵循守恒的規律,法師,魔獸以及妖死后,其體內的魔法還會殘留于世間,可以被他人所吸收,這個過程被稱為噬魔?!?br />
  書中的內容大致講的是關于魔法的知識,還有魔獸與妖的特征,弱點以及應對方法。

  葉凡有些詫異,想著:“真是一本怪書,什么魔獸,妖,噬魔,我可未曾聽說過?!?br />
  放下手里的書,葉凡又拿起另一本,而另一本書封上寫著“迷霧森林日記”,而書的扉頁同樣寫著相同的名字。

  書中大致寫著作者為何進入迷霧森林,又如何尋找出森林的方法,以及在森林中的生活,見聞。

  書中有幾部分分別寫著:

  “我癡迷于這世間的奇特之事物,又曾聽聞這森林最為詭異,便只身至此地研究,探尋林中的秘密?!?br />
  “我曾多次想要尋找出去的方法,最終都失敗了?!?br />
  “森林如迷宮般,一旦進入,便找不到出去的路?!?br />
  “林中多稀奇古怪之事,我曾遇過數次,而有幾次差點喪命?!?br />
  葉凡粗略的閱讀了這本日記,他大致猜到,書的作者已經死了,桌子上趴著的應該就是他的尸骨,而此時他所在的地方,就是書中所寫的:進的來出不去的迷霧森林,但他并不相信世間會有這種地方。

  粗略的看完兩本書的內容后,葉凡放下手中的書,將倒在桌上的尸骨就近掩埋。

  埋好尸骨后,天空中已經滿是火紅的晚霞。

  “天色有些晚了,不如先在這里住上一晚,明日再繼續前行?!?br />
  葉凡放下手中的書,動身將屋子里稍微整理一番,在屋里找了些干草以及碎布,做了一個簡易的睡鋪。

  葉凡剛閉上眼睛沒多久,屋外便傳來淅淅索索的聲音,像是瓦片被踩踏的聲音,然后又傳來微弱的叫聲,仔細一聽,應該是貓的叫聲。

  “這里怎么會有貓”

  葉凡心生疑惑,他起身出門,很快便找到了聲音的源頭,只見一只貓躺在門外滿是破碎瓦片的地上,它渾身長著白色的毛發,在月光下顯得很亮眼,葉凡蹲下身子將它抱起,貓的身子有些冰涼,但毛發極為柔順,葉凡忍不住撫摸了它幾下。

  將貓抱回屋里,葉凡生了堆火,又把貓放在火堆旁,好讓它暖和些,在火光的照耀下,貓白色的毛發又顯現出淡淡的粉色,顯得極為可愛,葉凡忍不住撫摸它的小腦袋,而此時貓身的冰涼感也已經消退大半。

  白貓在溫暖的火堆旁安穩的睡著了,葉凡也終于放下心來,他也倒頭睡下,溫暖的屋子里,一貓一人就這樣安穩的熟睡著。

  次日清晨,眼光射進殘破的屋子里,葉凡從睡夢中醒來,他睜開惺忪的睡眼,經過一晚上的休息,身體的痛疼感終于完全消退,他露出滿意的微笑,站起身子。

  然而眼前的一幕讓他有些驚訝,一身著白衣的女子正坐在椅子上,黑色的長發如同瀑布般懸于晚間,她手里捧著一本書,正在認真的翻閱著。

  聽到身后的動靜,女子放下手中的書,轉身面向葉凡,葉凡看清了女子的全貌:細長的柳眉,水靈的眼睛,玲瓏的瓊鼻,櫻桃般的朱唇,皮膚白皙,腰如束素,身材輕盈,清麗絕俗。

  葉凡呆呆的看著這名不知從何而來的女子,一時語塞,而女子卻邁著輕快的步子向葉凡走來。
第94章 ASDFGHJKL; 第94章 ASDFGHJKL;
“你是人”女子一開口就問出很奇怪的問題。

  聽到這話,葉凡有些詫異,“我當然是人了,你怎會問如此奇怪的問題”

  “我可不是人,我是妖,貓所化的妖,我也沒有過與人打交道的經歷?!迸雍苤苯拥幕卮鸬?。

  聽到這話,葉凡更加詫異,難道她便是書中所寫的妖,他的的記憶中從未有過這種生物的存在,葉凡再次語塞。

  見到葉凡詫異的表情,女子的臉色也微變,“怎么,后悔你昨天救下一只妖了”

  “沒有,不會,我只是詫異這世間怎會有長得如此清麗絕俗的妖?!比~凡收起詫異的表情,順勢再說些夸人的話。

  女子嫣然一笑,表現出最為和善的一面,“感謝昨日的救治之恩?!?br />
  “不必言謝,不過是舉手之勞罷了?!比~凡微笑道。

  “對了,你叫什么”女子輕聲問道。

  葉凡有些猶豫,但最終還是說出自己的真名,“我叫葉凡,你呢”

  “你叫我小玥就好了?!?br />
  “你是怎么進入這森林之中的,不會也是迷路誤入的吧”小玥好奇的問道。

  葉凡不禁想起之前的事情,“算是吧?!?br />
  小玥微微點頭,然后又再次問道:“那你在這里呆多久了”

  “不久,我昨天才入了這森林里?!比~凡回答道。

  小玥有些驚訝的說道:“昨天,我都在這里呆了快一個月了?!?br />
  葉凡也露出驚訝之色,他問道:“此地環境惡劣,你怎會在此地呆這么久?!?br />
  “你以為我想待在這里啊,根本就出不去啊”小玥臉色微變,很無奈的說道。

  葉凡臉色微變,他想起了日記中的內容。

  “我獨自一妖在這里呆了整整一個月,一直找不到出去的方法,整天待著這個破地方,我都快無聊死了?!?br />
  小玥越說越覺得憋屈,她嘟著嘴,顯得很不高興。

  葉凡微感驚訝,“為何會出不去,難道天下真會有進的來而出不去的地方嗎”

  “當然有,這地方被稱為迷霧森林,我當時還不是一時貪玩才誤入此地,結果想出去發現根本就出不去?!?br />
  “這森林背面是萬丈深淵,深不見底,南面又有眾多魔獸看守,聽說是為了保護這森林里的一件寶物,東面與西面的森林如同迷宮一般,且時常會起濃霧,東面的霧是寒冷無比,而西邊的霧如同熱水般滾燙無比?!?br />
  “我昨天就是被冷霧所傷?!?br />
  小玥詳細的介紹了林中的情況。

  葉凡似乎抓住了她話中某個重要的信息,“寶物,這林中有什么寶物,你又是從何而知”

  小玥用手指向身旁的書,回答道:“這書里寫的啊,這個小屋子的主人應該就是這書的作者龍前輩,他在這里呆了三十年,應該很了解這里的情況?!?br />
  聽到這話,葉凡想起昨日自己曾翻閱過那本日記,日記中確實提到過過林中似乎有某種寶物,而那人也確實在這里呆了三十多年。

  關于這里的情況,葉凡也有了大致的了解,他稍微整理情緒,且又不禁陷入深思。

  小玥輕撫白衣,轉身坐在凳子上,拿起書又看了起來。

  屋子里陷入了短暫的寧靜,新世界的一切一時間令葉凡難以接受,他思緒萬千,心中滿是困惑。

  小玥不停地翻閱厚厚的書,臉上的神色也在不停地變化。

  “這龍前輩似乎對我們妖有很大偏見啊”小玥邊看書邊說道。

  葉凡停下紛飛的思緒,“這是人寫的書,自然是對妖有偏見,實在不足為奇?!?br />
  小玥微嘟著嘴,“把妖寫得如此惡毒,陰險而又丑陋,人又何嘗不是,為了金錢以及權力不擇手段,妖吃人,人又何嘗不是什么動物都吃,一樣的吃,難道人的生命就金貴些嗎”

  葉凡什么都沒說,只是微微點頭表示贊同,當然,小玥并沒有看到他點頭。

  沒有聽到葉凡的回答,小玥停止閱讀,看向葉凡,她似乎又想起了某件事,“你到底是怎么進來的,難道真的是迷路的,我可真的是因為一時貪玩才誤入此地的,我看這書的作者說,來這里是為了尋找那個寶物,你來這里總有個理由吧?!?br />
  “實話跟你說,但你可能不信,我是從天上摔下來的?!比~凡一本正經的回答道。

  “還真是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你要是真從天上摔下來,早就摔個稀巴爛?!?br />
  “哼,不想告訴我就直說,少來唬我,看你這呆呆傻傻的樣子,還會唬人?!毙~h再次嘟起嘴,嗔怪道。

  葉凡一臉黑線,雖然記憶消失大半,但他認為這應該是他第一次被人說是呆呆傻傻。

  小玥依舊不依不饒,繼續調侃他,“你要是真有這本事,你大可馬上從北邊懸崖跳下去,說不定就能逃出這林中?!?br />
  “好了,還是想想怎么從這森林里出去吧?!比~凡試圖打破這令他尷尬的局面。

  小玥又繼續認真的看書,“我先仔細看看這本書,說不定里面就有出去的線索?!?br />
  葉凡問道,“那么,你有沒有在書中找到什么線索”

  葉凡昨日并沒有仔細閱讀日記與那本書,所以書中有沒有線索他還不得而知。

  “暫時找到了兩個線索,一是說這森林的南邊有一個洞,洞里的魔獸要比外面的少些,但是洞通往哪里就不知道了,二是森林里的寶物或許能幫助我們逃走,但寶物同樣有魔獸在守護?!?br />
  小玥繼續翻閱兩本書,顯得很是認真。

  葉凡有些失落的說道:“看來無論那條路都難免惡戰,可惜我現在法力微弱,又打的過誰?!?br />
  “那我覺得首要的是提升自己的實力,這樣我們兩個聯合才有出去的可能?!毙~h卻很是樂觀,似乎書中的某些線索給她增添了信心。

  “那下一步該如何做你可有何想法”葉凡問道。

  小玥微微皺眉,思緒萬千,“不知道,我先看看書,或許能找到什么有用可行的線索?!?br />
  葉凡微微點頭,“這樣也好,那你繼續看書,我去弄點吃的?!比~凡正準備出門,似乎又想起什么,他停下身來,“這附近可有水域?!?br />
  “這東面有個小河?!毙~h思考一下,眼睛一亮,“水域可是比較危險的地方,你可要小心?!?br />
  “謝謝提醒,我會注意的?!比~凡微微一笑。

  隨后,葉凡便出門向東而行。
第94章 ASDFGHJKL; 第94章 ASDFGHJKL;
一路向東而行,不知過了多長時間,葉凡聽到了噼啪的水流聲,繼續向前走著,拔開繁茂的樹枝,只見一人間絕景顯于眼前:懸于半空的瀑布傾斜而下,水聲如雷貫耳。

  葉凡露出了久違的笑容,他緩步向前,脫下自己的外衣,將劍插在水旁的濕地上,然后縱身跳去水中,水花四濺。

  半晌,他又拔起劍準備捕魚,然而就在此時,身后的草叢中傳來淅淅索索的聲音,似乎是有東西在活動,葉凡警覺地握著長劍,聽著聲音的變化,時光流淌,聲音也越來越近。

  須臾間,一陣風伴隨著一個巨大的黑色身影于林間向葉凡射去。

  黑色身影向葉凡撲去,如一道黑色的閃電向葉凡擊去,葉凡連忙向一旁閃躲,黑影沒有擊中葉凡,擊中了一顆樹,樹便倒了,然后又擊中了地面,地面上就出現了一個巨坑,它憤怒的嚎叫一聲,巨大的咆哮聲穿透山林,引得林中野鳥紛飛。

  葉凡向前看去,只見一頭身形如同豹子且全身黝黑的野獸怒視著他,這頭野獸嘴間露出兩顆鋒利的牙齒,眼睛如血般紅,身型碩大無比。

  見著身形如同豹子的巨型野獸站于面前,葉凡不禁皺起了眉頭,這妖獸他曾見過,名為血豹,但他從未見過如此碩大的血豹,今日難免一場惡戰。

  葉凡站穩身子,右手握緊長劍,時刻準備迎接血豹接下來的攻擊。

  血豹咬牙低聲嘶吼,怒視葉凡,四條腿蹬緊,然后嗖的一聲,如離弦之箭,再次向葉凡擊去。

  行若風馳,動若閃電,血豹進攻之勢讓人生畏,然而葉凡絲毫不顯緊張,往日無數次的與敵人作戰,讓他練就了無論遇到何種威脅都能冷靜應對的心理素質。

  葉凡右手持劍,左手微張,一道紅色的屏障便出現在他的面前,葉凡將比法術稱為屏障,屏障能隔絕里外兩個空間,亦能擋住絕大多數的攻擊,雖然自身法力消散大半,但是這些低階的法術還是會使用的。

  屏障已成,血豹已至,它一頭撞擊到屏障上,巨大的沖擊力仿佛要撕裂空間,地面被硬生生的砸出個巨坑,狂風凌冽,吹亂了葉凡長長的發絲,衣袂于空中飄揚,然而屏障竟是未被擊破,血豹卻是被擊退,它巨大的爪子在地上劃過了長長的痕跡。

  葉凡收掌,屏障消失,他立馬又張開左手使出法術,一個火球向巨豹襲去,此法術乃火系法術,葉凡喜歡統稱它們為“火焰”,火焰使出的同時,葉凡持劍飛身向血豹刺去。

  這一劍速度飛快,巨豹連忙閃躲,他躲過了火球,然而葉凡的劍卻像早已有了預判一般,朝他落地的方向刺去,巨豹再次準備閃躲,不過此時葉凡的劍已經離它很近了,所以劍還是劃過了了巨豹的身子,一道血口出現在了巨豹的肚子上。

  連番失利讓血豹極為惱火,所以它準備改變策略,既然正面攻擊不行,那么只有來出其不意的攻擊,血豹一閃而過,以風馳電掣之速隱匿于叢林之中。

  見血豹消失無蹤,葉凡更加警覺他豎起耳朵,握緊劍柄,仔細的聽著周圍聲音并觀察周圍的變化。

  林里不時傳來淅淅索索的聲音,還不時吹來一陣風,飛過一只鳥,時間滴滴答答的走著,卻始終不見血豹的身影。

  葉凡知道它并沒有走,而是在尋找一個合適的機會。

  忽然,林中一只鳥不知受到何物驚擾,拍打著翅膀并怪叫著向空中飛去,就在這時,一個碩大的身影如箭般再次向葉凡射去。

  血豹再次出現,它的速度太過驚人,連離弦之箭都未必可及其速,既如此,葉凡自然是閃躲不開,沒辦法,他再次張開左手使出法術,屏障又出現在了葉凡的身前。

  血豹巨大的力量結合它飛快的速度,給紅色屏障帶來了巨大的沖擊力,沖擊力之大,讓一旁的樹木都為之斷裂,屏障已然不堪重負,應聲而碎,血豹巨大的腦袋砸中了葉凡的身子,葉凡被擊飛得老遠,如天上的流星砸向地面,砸出了一個巨坑。

  在被擊飛的那一刻,胸口的劇痛感也隨之而來,但再怎么痛又如何,不起身便是死,葉凡左手拍地,翻騰起身,站穩身子,飛出坑外。

  就在葉凡剛站穩身子的那一刻,血豹的攻擊又至,它自然不會給葉凡絲毫喘息的機會,它的每一擊都想置葉凡于死地,血豹巨大的身子狠狠地向葉凡砸去。

  葉凡連忙閃躲,卻未能完全躲開,他終究還是被血豹的爪子劃傷,剛剛沉重的一擊也徹底的激怒了葉凡,就在血豹落地的那一刻,葉凡轉身,催動全身法力,向前揮掌,就此使出最強力的一擊,一道無形的空間波動向血豹襲去。

  這是最基礎的空間法術,此法術有著極強的輔助效果,葉凡習慣稱它為云起,雖說是基礎的法術,但云起之勢最強大之時,有排山倒海之勢,所到之處,石碎,樹倒,萬物皆不可擋也,葉凡如今法力微弱,他使出的云起自然不能有此勢,但也不容小覷。

  云起已出,所到之處,塵土飛揚,地面上鋪滿的落葉被一掃而凈,在空中雜亂的漂浮,樹木都應聲而斷,連那巨石都被擊飛。

  血豹閃躲不開,因為這個法術是無形的,準確的來說,它是不知道該往哪里閃躲,所以正如葉凡所料:血豹被空間之術擊倒于地。

  野獸被擊倒,但它并不能像葉凡一般迅速站起身來,還沒等到血豹站起,葉凡便疾步向前,然后持劍躍身而起,起身之時,如離弦之箭,落地之時,又如一道驚雷,一劍穩穩的刺中了血豹的腦袋。

  一擊致命,血豹巨大的身子靜靜地躺在血泊中,沒有血豹死前的掙扎與嘶吼,有的只是無限的死寂,血豹已死,葉凡如釋重負,他終于清晰的感受到痛疼以及無力,而強烈的無力感致使他癱軟在地。

  葉凡無暇顧及其它,他只想好好休息一會兒,然后離開,他也知道如果再來一頭野獸,自己必死無疑。

  此時正值晌午,溫熱的陽光撒在葉凡身上,他赤裸的上半身正感受著陽光親昵的撫慰,清清的河水在身邊流淌,潺潺水聲在耳邊回蕩,自然美妙的氣息讓他忘卻了大半的傷痛。

  一段時間后,葉凡終于起身,他簡單的處理一下傷口,然后穿好衣物,又吃下一粒藥,一切妥當之后,他提將血豹的皮剝下,并放入儲物腰帶中。
第94章 ASDFGHJKL; 第94章 ASDFGHJKL;
葉凡在河中抓了幾條魚,用樹枝串起,又于林中摘了些果子,然后拖著疲憊的身子向來時的方向走去。

  半晌,破舊的房屋再次進入葉凡的眼簾,葉凡進入屋中,把魚和果子都丟在地上,然后又一屁股坐在地上。

  小玥此時正在看書,見葉凡進來,她停下手中的動作,起身來到葉凡面前。

  看到葉凡難看的臉色,小玥有些擔心的問道:“你沒事吧,我扶你起來?!?br />
  小玥正準備上前扶起葉凡,卻被葉凡拒絕了。

  “不必了,我沒什么大礙,休息一下就好了”葉凡有些疲憊,稍頓,“遇到了一只血豹,那玩意可真不好對付?!?br />
  “所以,你殺死它了”小玥驚訝的問道。

  葉凡很隨意的回答道:“不然呢逃我肯定逃不過它,所以只有和它拼命了?!?br />
  小玥微感震驚,“厲害啊,這血豹雖說不會魔法,但速度和力量可不是人普通人能及的?!倍笳痼@又變為欣喜,“原來你還有點本事啊,這樣一來我們出去就有望了?!?br />
  葉凡微微一笑,“看書可有收獲,書中有沒有其他的線索”

  小玥微微聳肩,神色微變,“沒有找到其他重要的線索?!?br />
  隨后她又眼珠一轉,似乎想起了什么,“但日記中提到了關于一個獨特功法信息,叫什么噬魔?!?br />
  葉凡眼前一亮,“給我看看?!?br />
  小玥將日記翻開,遞給了葉凡。

  翻開的日記中寫著:

  “我曾有幸學習過噬魔的功法,但奈何本人才疏學淺,始終未能明白其中的奧妙,是以我便手抄了一本下來,沒日沒夜的讀,悉心研究?!?br />
  “這就沒了”葉凡有些失望。

  “對啊,所以說我沒有找到重要的線索?!毙~h微微點頭,而后又轉念一想,“但至少說明關于噬魔的書還有個手抄本,說不定就在這林中?!?br />
  “而且根據我仔細閱讀日記所了解到的情況,我發現這個龍前輩啊,他花費了很長時間來探究這片森林,應該是找到了出去的方法,但由于習慣于此地,便于此地隱世來完成巨著,而且他肯定已經死了?!毙~h很認真的闡述著。

  “但他的尸體又在哪里呢”

  小玥滿臉疑惑。

  葉凡指向桌子,“他的尸體然本在那里?!?br />
  小玥一驚,連忙轉身,結果什么都沒有看到,然后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你是故意嚇我的吧?!?br />
  “他當然已經被我埋了?!笨粗蛔约旱膰樀降男~h,葉凡微感無奈。

  小玥眼前一亮,“那你可有在他身上搜查過”

  “沒有?!比~凡微微搖頭。

  “我就知道你沒有搜?!比~凡的回答在她的意料之中,“待會把他的尸骨挖出來,搜查一遍?!?br />
  “這樣做不太好吧?!比~凡有些為難。

  “哎呀,都什么時候了,還管這些,況且他的尸骨都是你埋的?!毙~h埋怨道。

  “好吧?!鞭D念一想,葉凡最終還是妥協了,“先休息一會兒吧,把這些食物吃了,待會再干也不遲?!?br />
  “好,你先在這里休息,我去準備食物?!毙~h欣喜的說道。

  葉凡坐在地上,閉目養神,而小玥則忙里忙外準備食物。

  不多時,小玥便生起火將魚烤熟,并把果子也給加熱,然后將葉凡叫過來一同進食,兩人就這樣美美的吃著烤魚與果子。

  飯后,兩人閑談幾句便動身去挖尸體。

  葉凡來到了昨日自己掩埋尸體的地方,他微微動念,使出法術,松弛的沙土隨之而退,一個大坑顯現在兩人眼前,坑里躺著一具尸骨,尸骨身上的黑色衣服已經有些破舊。

  葉凡看了一眼小玥,最終還是無奈的蹲下身子搜查尸骨,他在尸骨的衣物內仔細翻找,少頃,他找到了一張手繪地圖,葉凡將地圖遞給了小玥,然后繼續翻找,但再也沒有找到任何其他的東西。

  “看來就只有這張手繪地圖了?!比~凡停下手中的動作。

  小玥拿著地圖,仔細的觀察著,還時不時的用手在上面指指點點。

  “地圖大致的描繪了這個森林的地形?!毙~h繼續認真的觀察地圖,“地圖上的某些地方做了記號?!?br />
  葉凡輕聲道:“或許那些地方藏著特殊的東西?!?br />
  小玥將地圖遞給了葉凡,“你看看吧?!?br />
  葉凡接過地圖,仔細觀察上面的記號,幾個記號大致相同,只是大小及深淺各異,但葉凡似乎察覺到了其他異常的地方,他感覺地圖的觸感似乎有些奇怪,于是他就將視線轉到地圖的用料之上。

  “原來還有個夾層,這夾層中應該還有其他的東西?!蓖ㄟ^仔細的觀察,葉凡找到了異常點之所在。

  葉凡用手輕搓地圖,只見夾層里有一張薄紙,葉凡拿出紙張,只見上面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字,大致寫著關于地圖上信息的詳細解釋,而其中有一句寫著:

  “我曾在北邊的一處山洞生存過一段時間,那里有我曾經寫下的幾本書,自從搬下來后我就沒再上去過,希望日后我的書能被人找到并好好運用?!?br />
  “我似乎找到了一個重要的線索”葉凡欣喜的說道,“這片森林的北方有一個山洞,洞里有作者之前留下的某些東西?!?br />
  “那我們還等什么”小玥高興道,“我們現在就根據地圖去找那個山洞?!?br />
  終于找到了一線希望,兩人都甚是高興,葉凡動手將尸骨重新掩埋好,然后回到屋中,將書和日記都放進了儲物腰帶中。

  “儲物腰帶”

  小玥看著葉凡腰間炫彩奪目的腰帶,眼里露出羨慕之色。

  “等出去了,我給你做一個?!比~凡很直接的說道。

  “那我就提前謝謝你了?!毙~h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朝著森林北方走去,兩人一路閑談,此時林中又是濃霧大作,此時已不知天上的紅日在何處。

  一路走著,兩人的步伐不緊不慢,也未覺疲憊,只是閑談已久,口舌有些干了。

  半晌,一座巨大的山洞出現在兩人眼前,洞口離地似有兩米之高,底下是嶙峋怪石,遠遠望去,令人驚嘆。

  兩人對視一眼,然后便向山洞走去,而后輕輕躍起,如乘風般飛入洞中。
第94章 ASDFGHJKL; 第94章 ASDFGHJKL;
兩人滿懷期待,往洞中走去,洞內空間開闊,兩邊都立著石質火盆,石盆之中則放著木柴。

  葉凡輕揮右手,一瞬間,火盆全部都燒著火,整個洞被完全照亮,暴露無遺。

  葉凡往洞內掃視一眼,洞里有著數張石桌,桌子上又放著很多器具,有普通的木質炊具,以及石質的工具。

  “我們分頭找找,或許能找到有用的東西?!?br />
  葉凡看向身旁的小玥,光線照耀在她美麗的臉龐上,甚是迷人,葉凡再次失神。

  “嗯?!毙~h沒有太在意葉凡的目光,她微微點頭。

  于是兩人便動身在洞里仔細的翻找。

  少頃,葉凡便在一個石桌旁找到了一個木質盒子,他輕輕打開盒子,只見盒子里放著一本書,書的封面寫著“上古法典之噬魔”。

  小心翼翼的從盒中拿出書,葉凡才發現盒子里還有兩本書,前前后后一共三本,另外兩本分別是法術寶典和奇物錄,除了那本關于噬魔的書外,其他兩本書都極為厚重。

  葉凡高興道:“我找到了幾本書?!?br />
  聽到這話,小玥立馬停止翻找,快步來到葉凡的面前,接過了葉凡手中的書,然后隨意的翻了幾下。

  “這本書能先給我研究研究嗎”

  小玥指向了那本法術寶典。

  “你拿去看吧,我不需要?!比~凡微笑道,“把那本關于噬魔的書留給我就行?!?br />
  小玥將書遞給了葉凡,葉凡接過書,仔細的翻閱,書中寫著:

  “世間的魔法遵循守恒之規律,魔法不會憑空產生,也不會憑空消失,天地間的氣息由生命體轉變為魔法,當他們使用法術時,魔法又轉變為天地氣息,而生命體死后,他們身體內的魔法會經過時間的流逝而化為天地氣息?!?br />
  “生命體死后的短時間內,魔法尚且殘留于他們體內,且不受控制,噬魔便是吸收生命體死后殘留的魔法?!?br />
  “噬魔可將其他生命體的魔法化為己有,最基本的便是增強自身實力,獲得屬性的增強,譬如體力,力量,速度,抗性等,而高階的噬魔可直接獲得生命體的法術,或者使自身的法術獲得相應增益?!?br />
  書的前面一部分大致的闡述了噬魔的原理以及作用,葉凡繼續翻閱,終于找到了關于噬魔的修煉之法,書上寫著:

  “閉上眼睛,想象自己的身體如宇宙般,而無數顆星球便是無數的魔法,那些魔法屬于你,你擁有它,包容它,可以使用它”

  根據書上的內容,葉凡緩緩的閉上眼睛,開始修煉,他的體內有一顆黑色的小點,那里儲存著魔法,黑點不斷變大,速度雖然緩慢,但卻未曾停止,黑點溫度極高,但在不斷膨脹的情況下卻在慢慢變冷。

  此時小玥正在在一旁認真看書,研習法術,一時間,洞內重歸寧靜。

  時間緩緩流淌,葉凡體內的小黑點也在慢慢膨脹。

  三天后。

  葉凡依舊靜靜地坐在地上,而小玥也始終在他身旁閱讀法典,三天的時間,葉凡體內的小黑點已然變成了大黑球,黑球的密度已經由密到稀,溫度也由熱變冷,忽然間,然本正在膨脹的黑球停止了膨脹,它快速的旋轉著,無數魔法在其中涌動,這便是黑色的魔法宇宙。

  葉凡睜開了眼睛,站起身來,此時他能清楚的感覺到魔法的存在,那些然本看不見摸不著的魔法似乎在他的身體里涌動。

  天地間的氣息涌入體內,再由葉凡體內的魔法宇宙轉變為魔法,魔法宇宙讓他擁有無限的魔法,只要有天地氣息,他的魔法便無法耗盡。

  原來這功法不僅能增魔法之強,也能增其量,通過無限制的轉變天地氣息來獲得無限量的魔法,又能通過吸收其他生命體的魔法來增強法術。

  葉凡欣喜若狂,他快步來到小玥的身前。

  “看來你已經學到了這門功法了”

  小玥放下手中的書,抬頭看向葉凡。

  “對,現在就差實踐了?!比~凡說道,“我上次殺死的那只血豹,我可以拿它試試?!?br />
  “你是想現在就去”小玥疑惑的看著葉凡。

  “當然,還等什么呢”葉凡欣喜的說道。

  小玥有些無奈,但并沒有拒絕,自然也不想獨自待在洞中,所以她跟著葉凡向外走去。

  此時天氣晴和,藍藍的天空映入眼簾,實在是難得的好時光。

  葉凡快速的向瀑布的方向奔去,小玥則化為一只貓,跟在他身后。

  半晌,兩人終于來到了瀑布前,瀑布巨大的聲音不絕于耳,葉凡找到了血豹的尸體,它的尸體已經有些發臭,躺在血色的土地上,身上則露出血色的肉。

  葉凡伸出右手,微微動念,驅動體內的魔法宇宙,血豹身體里殘留的魔法不斷涌入了葉凡體內,少頃,一切都結束了,葉凡能清楚的感覺到自身實力的提升:

  獲得屬性提升:法術強度,速度,力量。

  而藏在儲物腰帶中的靈劍也發生了變化,然本黯淡無光的符文以及寶石,此時閃爍著耀眼的白色光芒。

  葉凡也感性到了靈劍已經重新獲得靈氣,他長舒一口氣,終于,他的實力正在慢慢的回來,無論路途還有多遠,至少他已經邁出了至關重要的第一步。

  “怎么樣,感覺還好吧”小玥笑道。

  “這種感覺非常好,我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變強了?!?br />
  葉凡露出滿意的神色,他的嘴角微微上揚。

  “我覺得還是把它得尸體埋了吧,已經有些臭了?!?br />
  小玥指向血豹的尸體。

  “好?!?br />
  葉凡使出法術,一個巨大的坑出現在地上,然后他又將血豹的尸體置于其中,掩埋好。

  “這三日你可有何收獲?!比~凡看著小玥問道。

  “收獲可多了,我學習到了很多有用的法術?!?br />
  小玥轉動著兩只大眼睛,微微仰頭,顯得很是神氣,又顯得無比可愛。

  兩人一路閑談,沿著來時的路回去,不多時便又回到了洞中。
第94章 ASDFGHJKL; 第94章 ASDFGHJKL;
“三天沒好好休息了,快累死我了?!毙~h伸了個懶腰,疲憊的說道,“不行,我要好好睡一覺?!?br />
  葉凡微微點頭道:“是該好好休息一下了?!?br />
  “可是這里全是又冷又硬的石板,該怎么睡啊”小玥掃視一眼洞中,無奈道。

  聞言,葉凡從腰帶中拿出幾塊碎布以及一塊巨大的豹皮,淡然道:“這些你拿去用吧”

  小玥微感欣慰,卻又有所顧慮,疑惑道:“那你呢”

  葉凡嘴角微微上揚,道:“我靠在墻上休息一會兒就行”

  “這樣不太好吧,萬一著涼了怎么辦”小玥蹙眉道。

  “我哪有那么容易著涼,況且我也習慣于這種休息方法了?!比~凡微笑道,“你就拿去用吧”

  小玥最終還是接過了葉凡手中的東西,她微微低頭,似乎有些害羞,輕聲道:“謝謝?!?br />
  然后她快速的跑到石板旁,將布料鋪好,最后在厚厚的石板上睡下。

  葉凡則是坐在石板之上,背靠著墻壁,然后閉上眼睛。

  體內的魔法宇宙永不停止的運作著,將天地氣息轉化成魔法,身體里的每個細胞中都涌動著魔法,使他的基礎屬性得到極大的提升,特別是法力值,他現在可以永無止境的使用魔法。

  此時正值晌午,艷陽高照,陽光照耀在森林中,照耀著花草樹木,巨石高山,河水溪流,以及無數生物,而洞里的兩人已經沉沉的睡去。

  幾個時辰后,夜至,夜空中已滿是繁星以及一輪明月,洞中,葉凡睜開了眼睛,他起身扭動著有些酸痛的脖子。

  “你醒了,我已經準備了些吃的?!?br />
  身旁傳來了小玥甜美的聲音。

  葉凡轉身,微笑道:“謝謝?!?br />
  “不必言謝,該說謝謝的應該是我,這幾天都是你照顧我?!毙~h輕聲道,她將手里的食物遞給葉凡,“吃吧?!?br />
  葉凡接過食物,不過片刻,食物便被他一掃而空。

  飯后,小玥提議出去散散心,葉凡同意,于是兩人便出了洞,飛身上了洞頂。

  洞外的溫度有些低,風吹過也有絲絲涼意。

  葉凡在附近找了些木柴,然后燃起了火,光芒四射,涼意瞬間消退。

  晚風輕撫,衣袂輕飄,發絲于風中凌亂,小玥輕撩發絲,火光照耀在她白皙而又美麗的臉上,葉凡忍不住看向她。

  “怎么了”小玥笑著問道。

  “沒什么,我只是覺得你很漂亮,我忍不住想多看幾眼罷了?!比~凡誠懇的回答道。

  “你這人倒是挺真實的,不過你可知我們妖的外貌是由我們自己操控的,所以它可以是完美的,也可以是有瑕疵的?!毙~h說道。

  葉凡淡然道:“你的美,不僅僅在于你的外貌,也在于你的心?!?br />
  “說的我都有點不好意思了?!?br />
  小玥微微低頭,嘴角上揚。

  “其實,我覺得你人挺好的,說實話,我挺喜歡你的?!毙~h細聲道,“我說的喜歡是和你在一起的那種微秒的感覺?!?br />
  “以前的我,沒有羈絆,沒有牽掛,沒有朋友,更沒有依靠?!?br />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們能成為朋友嗎?!?br />
  小玥抬頭看向葉凡,她的眼里滿是真誠,水靈的眼鏡如海洋般深邃,甚是迷人。

  “當然,我們可以成為最好的朋友?!比~凡真誠的說道。

  小玥深感欣慰,嘴角再次不自覺的上揚。

  “出去之后,你打算做什么”小玥輕聲問道。

  “我不知道”葉凡感覺很迷茫,說道,“我失憶了,我只記得當時我和人大戰,突然被黑暗吞噬,而我墜入黑暗之中,再醒來時就身在這片林中了?!?br />
  聞言,小玥微微一愣,一時語塞。

  “我知道這聽起來挺玄乎的,但這些是記憶中的東西,我不是在做夢?!比~凡冷冷一笑,道,“記憶中的我是一個很強大的法師,有人想要搶奪我身上的寶物,所以追殺我,但那件寶物是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了?!?br />
  “說起很厲害的法師,我倒是知道一個組織,那里有世間最強大的法師?!?br />
  “那個組織叫法師團,大長老叫葉宏宇,其他的我就不了解了?!毙~h嘆息道。

  “出去后,我想了解世界變成了什么樣子?!?br />
  葉凡抬頭,滿天繁星映入眼簾,晚風吹亂他的發絲,也吹亂他的思緒。

  “我覺得我應該進入了一個不同的世界?!比~凡又低下頭看向小玥,說道,“因為我之前存在的世界沒有妖,也沒有魔獸,我也未曾聽說過迷霧森林?!?br />
  小玥詫異的看著葉凡,與葉凡對視了幾秒鐘,而后輕聲道:“怪不得你會對我這么好,原來你根本就什么都不了解,在這個世間,妖與人永遠為敵,不共戴天?!?br />
  “無論世人如何看待,我都會把你當做我最好的朋友,因為你值得我這么做?!比~凡誠懇的說道。

  小玥再次用手輕撩微亂的發絲,卻什么也沒有說,場間迎來了短暫的安靜,只剩下風聲以及火堆傳來的噼啪聲。

  少焉,葉凡的聲音響起,打破了短暫的寧靜,他輕聲道:“那你出去后打算怎么辦”

  小玥回答道:“回我老家,繼續逍遙自在的生活?!?br />
  “你家里可有其他人”葉凡疑惑道。

  “沒有,只我一人?!毙~h答道,“你以后若是想我了,便可來我家?!?br />
  “一定?!比~凡微笑道。

  小玥問道:“接下來,我們該怎么做,繼續跟著地圖尋找線索嗎?!?br />
  “當然?!比~凡淡然道。

  “我今天獲得了一個新的法術,或許對尋找線索有幫助?!?br />
  葉凡的眼鏡由黑色變為紅色,在黑暗中也極為亮眼。

  “這個法術稱為魔瞳,可以明察秋毫,且能將所看到的印入腦海中,能使人有過目不忘之本領?!?br />
  “這樣以來,書中以及地圖中的線索都能直入我的記憶中?!?br />
  葉凡自信的說著,紅色的瞳孔中無數的游絲涌動,如翻涌的血水。

  火堆繼續噼里啪啦的燒著,天空的繁星閃爍,風繼續吹著,而兩人繼續閑談,臉上都時時掛著笑容。

  時至深夜,兩人才回屋睡覺。

  正所謂人間有味是清歡,最清淡的歡愉,卻最使人留戀。
第94章 ASDFGHJKL; 第94章 ASDFGHJKL;
次日清晨,林中又是濃霧大起,葉凡早早醒來,小玥則還在繼續睡著。

  葉凡起身將幾本書都拿出來,他使出魔瞳,整個眼鏡都變成紅色,打開第一本書,又使出法術,書便自動快速翻動,無數的字脫離書,而懸于空,映入葉凡的眼中,再進入他的腦海中,如此以來,書中的一切信息以及隱藏的線索他都了如指掌。

  然后是第二本,第三本,日記,魔物雜談以及法術寶典都被葉凡翻了個遍。

  葉凡將三本書都合上,輕嘆口氣,沉聲道:“看來無論怎么做,都極有可能面臨惡戰?!?br />
  “你可有何發現”

  不知小玥何時已醒,她在身后疑惑的問道。

  “根據書中信息以及隱藏線索可知,林中四方都有魔獸守衛?!比~凡沉聲道,“無論從哪里走,都極有可能面臨惡戰,但林中最為薄弱的點就是東側森林,那里唯有鬼藤樹鎮守,與它斗我們能存活下來的機會最大?!?br />
  葉凡微微嘆息,不禁皺眉。

  稍舒口氣,葉凡又道:“林中魔獸因林中之寶物而生,所以它們誓死守衛那件寶物,是以不允許有人能從這里出去,也沒有人敢打寶物的主意?!?br />
  小玥似乎想起某事,疑惑道:“那地圖上的其他記號是為何意”

  “四個記號,標注了四個地點,那些地點都曾是龍前輩生活過的地方,并無特殊含義?!比~凡仔細的解釋道。

  聞言,小玥微微頷首,而后又問道:“那我們下一步該干嘛”

  “既然已經找到最好的方法了,那么就按這個方法來,準備去森林東側,若是沒遇到那個鬼藤樹那自然最好,若是遇到了,我們便與它斗一斗?!比~凡淡然道。

  小玥仔細一想,又道:“東側的路我也熟悉些,眼下從東側走確實是最好的選擇?!?br />
  “那就這么辦了?!比~凡微微點頭道,“先準備一下,片刻后便可啟程?!?br />
  說完后,兩人便吃了些食物,將有用的東西都備好,然后啟程前往森林東側。

  葉凡使出法術,一塊巨大的沙石從地面而起,兩人共同立于其上。

  “可要站穩了?!比~凡大聲道。

  話音剛落,只聽“嗖”的一聲,巨石快速的向前而去,一路無阻。

  小玥并不熟悉這個法術,極快的速度使她差點倒下,葉凡快速伸出右手,把小玥的左手緊緊握住,一把將她拉起,小玥的手如玉般溫潤,觸感柔軟細膩,葉凡心頭微顫,一股暖意由之而生。

  小玥看了一眼被葉凡握住的手,而后又轉過頭去,什么也沒說。

  林中霧氣極為濃重,卻抵擋不了葉凡前進的腳步,巨石依舊以飛快的速度絕塵而去。

  然而過了許久,周圍的環境依舊沒有改變。

  “要不先歇息一下吧?!毙~h輕聲道。

  葉凡微微點頭,道:“也好?!?br />
  褪去腳下的巨石,兩人立足于深林中,周圍滿是高大的樹木,森林幽靜的可怕,讓人心生畏懼。

  而后兩人都坐于地上,開始閉目養神。

  雖說是閉目養神,但葉凡依舊不敢放松警惕,他的兩只耳朵時刻聽著周圍的動靜。

  少頃,小玥又睜開了眼睛,蹙眉道:“這片林子太大了,一直這樣沒有頭緒的找下也不是個辦法,而且說不準什么時候就會起冷霧?!?br />
  葉凡也睜開眼睛,沉聲道:“我想起了書上的某些內容,說這出去的路就在森林之中心,可我不知這林之中心所在何處?!?br />
  “森林之中心”小玥轉念一想,輕聲道:“我只知這林中有一片湖,不知是不是書上說的林之中心?!?br />
  “我想那湖也許便是這霧的根源,而資源最為豐富之處,往往也會生長些不凡之物?!比~凡仔細的思考著,而后又皺眉道,“那鬼藤樹也極有可能生長于那片區域?!?br />
  “現在就走?!比~凡大聲道。

  話音剛落,只見一塊巨石從地而起,兩人縱身立于其上,在小玥的指點下,向林心湖趕去。

  狂風吹亂了兩人的發絲,衣袂也與風中飄揚,林中的濃霧很快就弄濕兩人的衣衫。

  于林中無數樹木中穿梭而過,半晌,一處人間奇景直入兩人眼簾,巨大的湖出現在林中,湖面霧氣騰騰,周圍的奇花異草也于這霧中若影若現,好似人間仙境。

  葉凡收起法術,兩人并肩前行,一同尋找森林中心,就在此時,林中驟然間變得極為寒冷。

  “好冷,必須得想個法子,不然我們都得凍死在這里?!毙~h用手揉搓著身子,又顫聲道。

  葉凡卻沒說話,他輕揮右手,驀地一道紅色屏障便憑空出現,將兩人罩于其中。

  小玥只覺周圍溫度上升,身體也不再覺得寒冷,她微微一笑,并無他話。

  通過魔法宇宙創造的無限魔法,使屏障可以維持很長的時間,葉凡早就準備好了應對的方法,所以他才會如此自信的來到此地。

  沒多久,葉凡感受到了一股特殊的氣息,他放緩腳步,輕聲道:“我感覺到了很特殊的氣息,危險或許就離我們不遠,多加小心?!?br />
  小玥沒有說話,只是微微點頭。

  忽然,一聲巨響從地下傳來,驀地一個巨大的藤蔓破土而出,擊起大片塵土,放眼望去,可見那藤蔓通體為黑,身上長著尖刺,藤蔓破土后便向兩人襲去。

  葉凡翻身躍起,而后飛身落地,站穩腳跟,躲過一擊,小玥則是向一旁閃躲,藤蔓從她身旁掠過,帶著勁風,直讓她的衣袂飄揚,巨大的藤蔓狠狠地鞭打在地上,生生的在地上留下一條裂縫,引得塵土飛揚。

  藤蔓未中一人,而后又向一旁揮去,再次擊向小玥,速度之快,讓小玥為之驚嘆,她快速起身,向右側翻去,兩雙尖爪向藤蔓劃去,幾道深深的口子驀地便出現在藤蔓之上,她華麗的身姿再空中閃過,而后便輕身落地。

  此時屏障已去,寒意再至,叫人難以忍受,但眼下別無他法,兩人只能咬牙切齒的忍著。
av中文字幕布卡无码_chinesevideos长期国产_少妇与黑人ZOXXXX_十分钟在线观看视频大全国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