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行伴風雨
作者:魚吃龍
第94章 ASDFGHJKL;
第94章 ASDFGHJKL; 第94章 ASDFGHJKL;
1994年2月20日,位于s省丹青市廣月區左西鎮,一輛疾馳而來的消防車高昂地鳴叫前行。水泥路面上被消防車激起的水花催促著路人紛紛往街道兩側躲避,尋思著是哪里發生了火災。凌晨5點左右,正是農村人家挑著地里種著的家常菜趕集市的時候,而此刻,這一定期的活動,卻被鎮上一處兩層的平房的大火所阻擋,火光似乎要沖破天際一般,將天空渲染成了土黃色?;鸸馑膰泥従蛹娂娔贸黾依锬苎b水的器具來幫忙滅火,有的人家接上自來水向大火中噴灑。四周趕集的路人則同時在邊上幫襯著接水,間隙,大伙一起同時在喊:“里面的人快出來啊,下面有被子接住你們?!痹谶^了大概5分鐘左右,里面突然有一粗獷的男聲大喊道:“大伙幫我接住我兒子”。隨即,在嘈雜的街道上伴隨著一個大約4歲小孩兒的號啕大哭聲,街道上抓住被子邊緣的人們快速移動到小孩兒落地的方向剛好接住了他。此時,不遠處消防車已快速趕至,消防員動作麻利地拉起水槍接上消防車,正對熊熊的大火。

  晚間,天空似乎開始淅淅瀝瀝的下起雨來。廣月區丹青市人民醫院內,洛男小小的身軀躺在潔白的病床上,就似在家里一樣,無憂無慮地躺在媽媽的懷里,聽著她溫馨的嗓音在唱《蘭花草》,不自覺地跟著哼了起來:“我從山中來-帶著蘭花草-種在小園中-希望花開早-一日看三回-看的花時過-蘭花卻依然-苞也無一個-轉眼秋天到-移蘭入暖房-朝朝頻顧惜-夜夜不相忘-期盼春花開-能將宿愿嘗-滿庭花處處-添的許多香……”雨水也在此刻加大了些許,噼里啪啦地拍打著窗戶。突兀的一聲驚雷,把正在偷瞇的小護士給驚醒了,四下偷偷地望了望,貌似過道沒人,吐了吐小香舌,醒了醒大腦,看了眼時間已經快晚上十點整了,小護士宋佳妮按著順序從301號房開始,例行巡房。當走到306時,驀地想起了今天正午送過來的一個小男孩,甜甜圓圓的小臉上滿是黑灰,原本看似水汪汪的眼睛卻毫無生氣,傻傻地盯著天花板,顯地一下子似乎把他所有的機靈勁兒都給抽走了,看到安安靜靜地躺在靠窗側病床上的小男孩,想起在白天時他呆滯的雙眼無神地望著天花板,這一刻似乎有某種無法言表的情愫充斥著宋佳妮的內心,她猶如大姐姐一樣,輕輕地給了他一個擁抱,耳邊模糊地聽到他在小聲地呢喃:“爸爸媽媽,你們在哪里,男男看不清你們,爸爸媽媽爸爸媽媽……”

  昨天凌晨的一場大火,把洛家燒了個干干凈凈,什么都沒剩下。被警察找到的兩具尸體,已經被證實是洛男的父母洛正業和李青青,起火的原因仍在調查中,但據猜測很可能是廚房內土灶灶頭竄出的火星點燃了堆積在邊上的柴草堆。

  “哎呦,這可怎么辦吶,好好的一家人,說沒就沒了呦,可憐的小孫子這下沒了父母,接下來該怎么活呀,”隔壁王奶奶唉聲嘆氣道。附近的人家都七嘴八舌的議論著,李嬸子接著話茬道:“是的啊,平時和青青妹子家長里短的聊,說是他們一這家子也沒有其他親人了,也真是老天不開眼吶,這么好的一家子就這么散了?!弊陂L凳上的沐老爺子砸吧砸吧著心愛的煙斗,時不時咳嗽兩聲,尋思著男男也真是一個可憐的娃,這么小年紀就成孤兒,打小看著長大的,如果被外邊的人或者孤兒院給領走了,自己也看不下去,要是海陽兩夫妻領養男男,這樣珺琪就有一個弟弟,算起來的話,沐家也算是有一個帶把的了吧,打定了主意,沐老爺子敲了敲他那飽經風霜的煙斗,朗聲道:“大伙也別討論了,我想就由海陽收養男男吧,這樣大伙平時也能照顧著他,我家里雖然不富裕,但是多養一個娃娃還是夠的,鄉里鄉親的相互幫襯著,也不能讓一個4歲大的孩子無家可歸了?!迸缘泥l親也都認同了沐大爺的提議,以后男男就是青陽老街大伙的孩子。

  醫院內獨有的氣味,把里面渲染地些許寧靜、清涼。人民醫院住院部306房,沐大爺一家都圍坐在一個小男孩的床邊。沐大爺看著男男雙眼呆滯地望著天花板,心里著實難受的緊?!盃敔?,爺爺,小籠包這是怎么啦,人家叫他,也不理了,前幾天還把鼻涕往我的新衣服上蹭呢?!币慌缘男∨⑧街?,哼哼唧唧道,小臉上滿是氣憤。坐在老爺子對面的海陽滿臉的焦急道:“爸,男男不會出現什么問題吧,你看他現在都不理人了,這連著幾天都看著天花板?!狈块g里,一下子似乎陷入了某種莫名的安靜之中?!澳銈?,是這小孩兒親人么?”,靠門側的病床上,一位大約16、17歲左右的姑娘問道,見對面并沒有答話,便又繼續道:“我在這里幾天了,看他每天醒過來,除了上衛生間叫過護士姐姐外,便整天躺在床上一動不動地盯著天花板看,似乎他和同齡的小孩子性格差別很大呀?!?br />
  “才不是呢,小籠包才不是呢,他可壞了,有一次他抓了一只天牛放到人家口袋里,害得人家手指被咬到了,哭了好久,不過天牛真的好好玩。還…還有一次人家跟媽媽去河邊洗衣服,小籠包突然從七巧橋上跳下來,害得人家裙子都濕了,不過后來我去他家,把他的褲子弄濕了,小籠包還穿起來了,咯咯咯咯咯……”,小珺琪銀鈴般的笑聲清脆的無憂無慮?!笆前?,男男那會兒可調皮了,可是現在……”,旁側的吳湘云一想起青青妹子就這么走了,男男這么小就沒了父母,現在又這樣,她便忍不住眼淚簌簌的往下流,哽咽了起來,在她邊上的丈夫沐海陽輕輕地嘆了口氣,摟住了她不斷顫動的肩膀,同樣神情也很無奈。

  (本章完)
第94章 ASDFGHJKL; 第94章 ASDFGHJKL;
一20平米左右的房間里,陽光透過干凈的玻璃,輕柔地撫慰著洛男憨圓的小臉,鬧鐘也不甘寂寞地在床側的書桌上鳴叫著他歡快的節奏。

  “小籠包,小籠包,猜猜我是誰”,珺琪跪坐在洛男的身邊,一邊小聲的囁喏著,一邊小手攆著她梳著的小辮子,細細地摩挲著,似乎很是不甘心她的小籠包這么愛睡覺。但是每每看著他仍帶著卷席印子的側臉,微微顫抖的睫毛,嘴角還未干涸的水漬?,B琪突然感覺自己能有一個這樣可愛憨厚的小弟弟真好,盡管以前小籠包也是自己的小跟班,但是自從出院之后,小籠包被自己的父母接到了家里,還讓小籠包住在自己的小房間里,這種突然而至的轉變,讓小珺琪覺自己稚嫩的肩膀上有了一種懵懵懂懂的責任感。洛男其實在鬧鐘開始鬧騰的時候,就已經醒了,迷迷糊糊間,又聽到那個熟悉的聲音在耳邊呢喃道:“小籠包,小籠包,猜猜我是誰,”他知道這是沐姐姐的聲音,自從自己睡在沐姐姐的房間后,早上經常會聽到她的囁喏聲,而自己也會在忍不住的時候,咯咯咯地笑起來。當然,這次也不會例外。但自己除了只會笑之外,沒辦法說“沐姐姐,我的臉好癢”,一張嘴只能和鎮上的小賴子一樣,發不出一丁點兒聲音?!熬椭滥闶窃谘b睡,快起床啦,媽媽叫我們吃早飯嘍,來,姐姐幫你穿衣服”,看著一臉口水的小籠包,珺琪很是無奈的裝起了小大人的模樣,幫他把小格子短褲穿好。

  “湘云,吃完早飯,你帶男男去鎮上的老李頭那里剃個光頭,這賊天氣也忒熱了”,沐老爺子習慣性地砸吧砸吧煙斗說道。

  吳湘云一邊剝著青豆,一邊聽著房間里女兒小大人一樣的口氣,嘴角抿著笑說:“哎,爸,你發現男男比之前好多了沒,現在他看到李嬸子和王奶奶他們都會笑了,和琪琪也會打打鬧鬧”。

  沐老爺子似乎也聽到孫女古靈精怪的逗弄,眼角的皺紋一會兒松又一會兒緊,忍俊不禁的笑了起來。但是一想到男男打從進了醫院后,就沒開口說過話,他臉上的笑容就慢慢地消失了,想起海陽的同學王楠的話,老爺子感覺心里像壓了一塊大石頭一樣,同時,也為老天對小孫子一家人的不公而感到憤懣道:

  “現在讓我揪心的是,男男不會說話的毛病不知道什么時候會好,聽海陽的同學王楠說是因為受到驚嚇而導致失語癥。我想要是再過幾天還不行的話,打算帶他去下山村趙老哥那里看看?!?br />
  吳湘云聽著老爺子的話,剝著豆子的手也停了下來,她想反對老爺子的建議,聽鎮上的人說下山村的趙大爺年輕的時候做過土匪,還殺過人,后來去參了軍。生性溫婉的她,只想代青青妹子把男男好好撫養長大,不求能大富大貴,但愿能平平安安一生就好。

  “媽媽,你看看小籠包,不好好聽我的話,幫他穿衣服也不老實”,珺琪拉著洛男的小手,一步三回頭的嗔道。

  “小丫頭,就你古靈精怪,男男現在可是你弟弟了,以后要好好照顧他,快過來,喝粥了,媽媽給你們倆帶了包子和油條回來”,吳湘云把手放在圍裙上擦了擦手,走到土灶邊上,幫他們倆把粥盛到碗里。

  正午時分,火紅色的太陽,炙烤著大地,似乎連空氣也被灼燒的扭曲了。幾個小孩子嘻嘻哈哈的在路上打鬧著,他們手上各自拿著一根根長長的網桿,在炫耀著等會兒要捕幾只知了,看看到時候誰抓的最多?!澳心?,你這網桿是誰幫你做得啊,你是打算捕蚊子么,哈哈哈哈哈哈,但是白天也沒有蚊子讓你抓,哈哈哈哈哈…”,鎮上打鐵鋪牛大叔的兒子牛錦程,很是得意的幌了幌他老子給他做得網桿,大約兩米的長度,確實威風凜凜。洛男圓滾滾的小臉紅撲撲的,聽到牛錦程的話,很是無奈,因為這正是他姐姐沐珺琪的杰作,當給他的時候,還很高興說小孩子就應該去捕蚊子呀,像姐姐這樣的大人才要來抓知了哦。邊上的其他小孩子都哈哈哈哈的大笑了起來,都很是神氣的把網桿到處晃啊晃的,其中也包括他親愛的姐姐。

  下山村位于s省丹青市廣月區左西鎮西北側,距離左西鎮也不遠,大約5公里左右,村子里家家戶戶基本上都種了水稻?,F在正值七月份,村民們都在忙著割水稻。

  在走了差不多一個多小時后,小伙伴們興高采烈地往村子口跑去,一路上哇哇大叫著,似乎要把知了都抓完。一群半大的孩子在走近一顆靠近池塘柳樹時,在四面環繞的立體知了聲中,洛男輕輕地搖著沐珺琪的胳膊,指著大概25米處的枝椏上,有7只知了在攢足了勁兒的喊叫。下午2點左右,正是陽光毒辣的時候,也許知了們也是被曬的七暈八素了,沐珺琪興奮的手都在哆嗦,她很喜歡爬樹,靈猴一般,雙手抱著這顆略顯粗大的樹干,蹭蹭蹭的,不一會兒就踩著樹杈處,手扶著樹干,兩眼放光的看著洛男指的樹枝,樹下的小伙伴們屏著呼吸,很是安靜的看著沐珺琪緩緩地把網桿向靠近她的那只知了伸了過去,這個過程緊張中帶著期待,可能是第一只知了忘乎所以的在打著盹,在網接近的時候還沒發現,沐珺琪輕輕地把它一帶,很自然的就落入的網中,噗嗤噗嗤地拍打著翅膀,幸運的是這只是雌的,后面幾只貌似感應到了一般,慢慢悠悠地向樹梢移動了一些,沐珺琪心里有點急,稍稍往樹枝的方向輕輕地跨了一大步,可就在這時,洛男聽到柳樹枝脆了一聲,心里一緊,就不經意地喊了出來:“姐姐,小心?。?!”就在洛男開口的瞬間,沐珺琪就大喊著從樹上落了下來,撲通一聲,掉進了池塘里面,柳樹枝上的知了們也被驚地四處飛散。跟來的小伙伴么一下子就慌了神,他們也都是旱鴨子,只看到沐珺琪在水里一頓亂抓,一會兒上,一會下的,感覺她都快撐不住的時候,洛男一把搶過牛錦程的網桿,對著池塘里咕嘟嘟冒泡的沐珺琪大聲道:“姐姐,你快抓住桿子?!彼坪踔话l生在幾秒鐘之內,然而,這一切,都被池塘對面的一個老頭子看見了,他很滿意那圓臉小孩兒的機敏,但很惱怒他們擾了他的午休。

  (本章完)
av中文字幕布卡无码_chinesevideos长期国产_少妇与黑人ZOXXXX_十分钟在线观看视频大全国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