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劍弒天天下驚
作者:大魔王1
第94章 ASDFGHJKL;
第94章 ASDFGHJKL; 第94章 ASDFGHJKL;
玄天大陸,以武為尊。修煉靈力為主。勢力:一閣一院二門三宗四派五國八家。天下五分,五大帝國:大漢,大唐,大晉,大玄,大秦。大漢最強依次排下最弱大秦。大漢帝國坐落在中間,東大唐帝國,西大晉帝國,南大玄帝國,北大秦帝國。

  玄天大陸這日萬里晴空,忽然烏云蔽日。明明是白天就變成了夜晚。整個大陸的所有人都感覺大強大的氣息籠罩著整個大陸!不少人修為低的人紛紛吐血,直接倒地!

  晴空萬里忽黑暗,魔帝歸來復仇時!

  氣息來的快,去的也快。黑暗的氣息退去,又變成晴空萬里,剛剛就像做夢一般,如果不是有人吐血暈倒的情況。真的以為剛剛是一場夢!

  只是玄天的各大門派,帝國,世家等等高層都開始商量對策!天玄大陸的高層個個都愁眉苦臉!今日之事早就預料到,但是都無法忘記當年之事。那少年曾經許下諾言:“今日我不死,他日必將魔氣遮日!天下必將生靈涂炭,爾等洗凈脖子等我歸來!”

  當年之語,由于昨日一般在耳邊回蕩!

  ……

  此時,在大秦帝國境內的天龍山脈深處的禁地封魔崖慢慢的裂開。傳說當初有天龍看到一位魔在四處殺人,于心不忍與魔打了七天七夜。最后犧牲自己的生命封印在這山崖之下!軀體融入山脈之中,人們為了紀念天龍除魔之功,這山脈叫天龍山脈,封印魔的山崖叫封魔崖。

  經過數千年的努力,封魔崖里面越來越多被捉進去的魔頭!在不遠處的一個乞丐一樣的老頭和一位三十多歲的中年死死的盯著封印。一只手從封印裂開處慢慢的走出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一身黑色的衣袍,帶著一個遮住半邊臉的面具,背負一把黑色長劍,卻有一頭雪白的銀發。他靜靜的站在崖邊,衣袍無風自動吹的直響,慢慢的睜開他那雙如地獄星辰般紅色眼睛。黑色的氣息從他身上飄出來,整個人看起來像邪魔一般充滿詭異!

  “你們就是這里的守護者?”聲音有些嘶啞的響起!

  但是乞丐老頭和中年人聽來就如同九幽魔鬼召喚他們一樣!兩人面上就下冷汗。兩人對視一眼,乞丐老頭將手里的玉簡捏碎!

  “呵!既然你們消息已經傳出,那么該我開始了!”說完。都沒看到人動,兩人就變成干尸,連自己怎么死都不知道!

  “看來玄天大陸,經不起我的力量啊。算了還是封印一些力量吧!不然就不好玩了。呵呵呵!”黑衣男子笑的很詭異!隨手結個手印一道黑色的光沒入體內,看起來就像一個沒有修為的公子哥。忽然出一人一獸。

  “公子,我們出來了嗎?”一個身材魁梧的男子,看起來老實憨厚,雙眼卻彤彤有神。而那只獸居然是一只白虎!

  白虎已經消失在幾千年前,傳說留在玄天大陸的只有青龍,朱雀,玄武。分別在玄天學院,大漢帝國,神武門。只有白虎消失了。

  “是啊,出來了,里面的魔都被我玩死了,沒得玩,所以出來玩玩別的,隨便找一個人?!?br />
  “小白低調點,變小點,不然我們還怎么玩?”說完白虎變成一直剛出去不久的小白虎在黑衣男子懷里,幽怨的看著小虎!

  魁梧大漢小虎罵罵咧咧的:“看我看干嘛?我知道我長的帥。你也不用這樣看我??!隨叫那么出名呢!”

  “好了,小虎啊我發現終于有可以幫我們在封魔崖里得到的戰車拉車了!”

  “真的?公子我還以為那車沒我當車夫的時候呢?公子,不拉風的坐騎我可不當車夫的???”小虎驚喜的說道。

  “當然拉風??!只是會不會太高調了?”黑衣男子摸著下顎。

  “公子,走走走!看看去,到底是什么妖獸?”小虎興奮的說著。剛說兩人化成兩道光先天龍山脈最深走去。

  “咦!這不是通往上界的通道嗎?”小虎說道。

  “沒錯!這里有九頭麒麟鎮守的上界通道。嘿嘿嘿,如果我們把這九頭麒麟收了給我們拉車,是不是很拉風!”黑衣男子笑的像只狐貍一樣。

  小虎一聽公子這樣說,內心被炸的一臉懵逼“公子,你不會真的這么干吧?如果那個老頭知道了,會不會從上面下來追殺咋們??!”

  “切!那老頭龜縮在門派閉關呢!敢來看我不把他門派給滅了!給臉不要臉,不就是讓幾只麒麟給我拉車嗎!這叫看的起他才給他個機會!”黑衣男子一臉不滿的說道。

  “出來吧!九頭麒麟,不然我就進來了,麻煩快點趕時間呢!”說完。九道不同顏色光出現在黑衣男子和小虎面前,眼睛都不善的看著兩人。

  其一頭黑色的麒麟不滿的說道:“你們是何人,為什么來這里?難道你們要去上界?”

  “上界遲早要去的,現在主要是我缺幾個給我拉車的,不知道幾位愿意呢!還是愿意呢!”

  聽到這黑衣男子的話,九只麒麟憤怒眼睛都冒出火來,“無知小兒,太猖狂了,今日就讓我們為你們長輩教教你?!?br />
  說完,九只麒麟從不同的位置攻擊黑衣男子?!暗昧?,你們以為那老頭幫你就很厲害?今日讓你看看,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趕時間呢!”

  話剛說完,一道氣息從黑衣男子身上發出,九只麒麟直接從空中掉到地上,匍匐在地上整個身子都在發抖。

  “你們臣服或者死!”黑衣男子語氣冰冷,如同九幽之下傳來。

  “我們臣服!”九只麒麟被嚇死了,這人招惹不得。如同禁忌一般的存在!

  黑衣男子滿意的將九滴精血飛向九只麒麟進入麒麟神魂之中炸開。

  “吾與爾等簽訂契約,吾之血,爾等之魂,束縛,契約成!”古老的聲音在九只麒麟神魂里響起。

  契約成,九只麒麟從九階妖獸變成九階靈獸。

  妖獸,靈獸(魔獸),神獸分為一到九階。九階靈獸晉階神獸需要渡過天劫才能成為神獸,渡不過就灰飛煙滅。

  “還不錯,居然到了九階靈獸巔峰,如果有機緣進階神獸也不是不可能!”黑衣男子滿意的點了點頭!隨手一揮一輛看起來跟普通的馬車一樣有些古老的戰車,只是馬車的門不是一塊布,而是一道門,前后各掛著兩只燈籠。九道不一樣的繩索套在九只麒麟的脖子上。戰車變成豪華,整個車流出大量的靈氣霧。靈氣散去,一輛全身黑色的戰車出現在面前,唯一不變的就是紅色的燈籠。

  “多謝主人!”九只麒麟前腿跪地!

  “臥槽?。?!公子,這好拉風啊。出去之后迷妹一大群。泡妞,裝逼必備??!”小虎一臉花癡。

  “走吧!”說完黑衣男子抱著小白化成一道光進去戰車內,小虎坐在馬車門口。

  “公子,我們現在去那?”小虎問道。

  “去,玄天學院吧,畢竟他們以為我會去大秦!之前他們已經收到消息了,貓捉老鼠的游戲開始!還可以去天機閣走走呢!”男子詭異的說道。

  ……

  正在大漢帝國皇宮內,各大勢力的高層代表在這里在議論著對策。忽然皇位之上的中年男子大漢皇帝劉天海,臉色一變。

  “諸位,剛剛收到封魔崖的守護者的玉簡!”

  “怎么了?”大秦使者問道。

  “他回來了!”劉天海臉色一沉。

  在座的每人的臉色都變得難看起來!

  修煉等級:武徒,武士,武師,武將,武侯,武王,武皇,武宗,武圣,武帝,武神。(分為九重)

  煉藥師(煉器師):一到九品,(一品最低,九品最高。)

  武器:凡器,靈器,神器。(下品,中品,上品,極品。巔峰只有神器才有。)

  勢力:一閣一院一林一寺,二門三宗四派五國八家。

  一閣:天機閣,一院:玄天學院。

  一林:妖獸林,一寺:伏魔寺。

  二門:神武門,天音門。

  三宗:天劍宗,藥神宗,器宗。

  四派:落花派,紫云派,青山派,合歡派。

  五國:大漢,大唐,大晉,大玄,大秦。

  八家:慕家,天家,陳家,云家,東方家,百里家,墨家,龍家。

  (本章完)
第94章 ASDFGHJKL; 第94章 ASDFGHJKL;
“在座的各位,你們有什么想法?他既然回來了,,定然血雨腥風!”劉天海說道。

  “這樣吧!一個月后不就是玄天學院入學測試了嗎!讓年輕一輩的弟子出去歷練或者進入玄天學院或修煉吧。我們這些老家伙就去天龍山脈走一趟,又或者在排查大秦帝國的陌生人!能可殺錯不可放過!”一位滿頭白發的老頭子,這位是玄天學院的太上長老玄冥子。

  “也是他既然歸來,但是這方天地的世界之靈,天道會壓制他的,剛好讓年輕一輩與他會會,實在不行我就出手。如果我們發現就直接動手,除掉后患!”天劍宗的天劍子冷峻的說完這話。

  各大勢力紛紛同意,畢竟這是一顆定時炸彈,誰知道會在什么時候殺上自己家,這樣枕睡難安。

  “既然如此,大家就回去安排吧!一個月后在大漢帝國舉行玄天學院入學測試!”劉天海一錘定音確定下此事。

  “來人,把消息放出去,還有把當年的那人畫像發出,血色通緝令,若發現舉報者獲得十萬上品靈石,殺掉者可以答應三個要求,封王拜相,同時獲得一千萬極品靈石。以上消息屬實定賞!”劉天海沉聲對著空氣說完。

  “是!”忽然一道黑影消失在虛空中。

  各大勢力紛紛告辭安排一個月后的玄天學院入學測試,此兩消息一出,整個玄天大陸都動蕩起來。

  “這是最高級通緝令??!這是不死不休的節奏啊?!?br />
  “我去,提供消息,一旦屬實十萬上品靈石?!?br />
  “殺了這個人,還可以封王拜相,一千萬極品靈石,那可以極品靈石??!”

  靈石分為下品,中品,上品,極品。一抵一百。一塊中品靈石等于一百塊下品靈石,依次例推。

  “最重要的可以答應三件事,你看紙上全印這各國各門各派的印象!”

  “想想沒那么簡單吧!簡單就不會輪到我們了,聽說這可是絕世兇人??!”有人說道。

  “管他呢,一個月后玄天學院入學測試就要開始了,這次好好把握一定能進入學院變得強大才是道理?!?br />
  “也對,帝國高層都發出通緝令了,有那么好對付。還不如去試試入學測試好點?!?br />
  大家在議論紛紛,消息如同長了翅膀一樣,飛快的在每個人的玉簡中轉送著。

  天劍宗后山之后,一個年輕男子看著玉簡的消息面無表情的喃喃自語:“你回來了嗎?正好這次我要打敗你!”

  這樣的景象在帝國,或者世家門派,年輕一輩咬牙切齒,滿臉不屑,憤怒,驚恐……的在年輕一輩的人上演著。然后堅定的要殺死對方已報當年之仇,一雪前恥。

  ……

  此時,在天龍山脈深處往外的路上,一輛九只麒麟拉著戰車緩緩前行,“公子,前面有個可以沐浴的地方,您看要不要洗刷一番?”小虎笑著說。

  “也好,好久沒沐浴過了,今天得好好洗洗!”黑衣男子。

  “公子您說會不會等下出現個美女在沐浴,然后對您一見鐘情。然后公子您看光人家美女,美女要求你負責,比如那個美女立下誓言要嫁給第一個看她身子的男子,在然后公子您心軟就對她動了心?!毙』⒁槐菊浀耐嵬嶂?。

  “小虎,你看見我什么時候憐香惜玉了,就算有美女在哪沐浴有怎樣,礙眼直接殺了,免得污了空氣和我眼睛!”黑衣男子霸氣側漏的走出戰車飛向水潭。

  “公子啊,就你那張臉都不知道招多少蜂引多少蝶?!毙』@了口氣。

  黑衣男子泡在水里慢慢睡著了,過去的幾年都沒好好睡過覺,每天都是在廝殺中渡過,難得今天可以放松一下。

  忽然,嘩一聲,一個美麗的女子出現在水潭中,,濕漉漉的三千黑發,一雙嫵媚動人的眼睛,襯托著一張如同妖精的臉,一對大白兔。

  女子看見一個男子,而男子也看著她,一看見那張比自己還要好看的臉,如同九幽魔神一般,讓人臣服的感覺。那雙紅色的眼睛,一頭白發。女子一時看呆都忘了自己沒穿衣服。

  “?。。?!你是什么人,為什么偷看本小姐沐浴?!闭f完快速的穿上一套白色的衣裙。

  “我是什么人你不必知道,離開或者死!”黑衣男子冷冽的說道。

  “你知道本小姐是什么人嗎?本小姐是八大世家之一的墨家的三小姐墨水音?!?br />
  “看在你老子,墨天雄的面子上放你離開!”說完黑衣男子穿好衣服向小虎的位置走去。

  墨水音剛想說什么,看見他走了,心想“他跟爹爹很熟悉?我來天龍山脈歷練是為能夠進入玄天學院,如今在潭底得到了玄天就可以直接入學了?!?br />
  一邊想著一邊走向黑衣男子,當她看到那九頭麒麟,臉色一變那是瑞獸麒麟,平時別的勢力得到一只都當祖宗一樣供著,現在九只給人拉車!在看到那魁梧的男子懷抱一只白虎,沒錯一只白虎,消失幾千年的白虎!這人什么來頭。

  “我去,公子還真被我說中,泡個澡遇到美女,這套路可以??!”小虎一臉見鬼的表情。

  “喂,你怎么認識我爹的,你跟他很熟嗎?”墨水音問道。

  “公子他爹是?”

  “墨天雄!”

  “原來是他啊,熟,熟到不得了啊?!毙』⑿θ轁M滿。

  “這樣啊,可是我沒聽過我爹說過你的存在啊,你叫什么名字?你能不能把那頭白虎送我或者賣給我啊,你看跟我爹那么熟了,我可以給你靈石的,我們墨家在大秦帝國還是有一定的地位的,只要想想要什么都可以給你,但是你得給我那只小白虎,還有當初我立下誓言第一看了我身子的男子我決定嫁給他?!蹦裘婕t耳赤,越說到后面越小聲,整個少女懷春一樣低著頭。

  噗!小虎差點噴出一口老血,尼瑪還真的讓自己說中了,這套路簡直了,這小妞是在自尋死路啊,看公子笑的那么詭異,現在隨時出著太陽,怎么感覺那么冷呢!

  “呵呵,看在你死的份上告訴你我的名字,帝弒天,小白也是你能染指的,就算你爹墨天雄都不敢這樣跟我說話??戳四愕纳碜泳鸵⒛??小小一個螻蟻武王七重天就有膽量說這話,當初天劍宗的圣女都沒敢要我娶她,后來我送她去一個地方了!”帝弒天紅色的雙瞳看著墨水音。

  墨水音感覺被九幽魔鬼盯著她,她全身顫抖,眼前這男子是九幽而來的魔鬼,原以為是九天的神抵。那雙如同九幽地獄的星辰發出妖嬈的紅光。這男子很危險。她想走,天劍宗的圣女比她漂亮,可惜啊武圣八重天卻被一個男子斬殺,可是已經遲了!

  一只手捏著她的脖子,魔氣環繞在手中吸收這墨水音的靈力。墨水音不斷的掙扎,可是沒用看著她被吸成干尸。墨水音最后的念頭,早知道她就不招惹帝弒天了。

  “敢對小白有念想,讓你活著那是我的錯!”說完抱著小白進戰車。

  “咦!這不是玄天學院的玄天令嗎?得來全不費工夫,看來玄天學院之行有意思了,呵呵呵,出發大漢帝國天玄學院?!睊吡艘谎勰舻膬ξ锝?。

  大秦國都墨家,“族長!三小姐的靈魂牌位碎覺!”一名年輕弟子戰戰兢兢的稟報。

  “到底是誰殺了我寶貝女兒,別讓我找道你,不然我要碎尸!”墨天雄看著這一切。

  (本章完)
第94章 ASDFGHJKL; 第94章 ASDFGHJKL;
九只麒麟拉著戰車走出天龍山脈向大漢帝都走去,帝弒天安靜的橫躺在戰車內的床上閉目養神,小白也躺在他懷里睡覺。

  小虎站在戰車上遠遠能看到城池外貌,城池如太古神獸一般匍匐在大地,城墻上隱隱約約看到那些傷痕,經歷過漫長的歲月的洗禮,曾經發生的大戰留下的痕跡,仍然無比清晰。

  “公子,快到帝都了?!?br />
  “嗯,還是一樣,不成變遷的大漢帝都?;蛟S因為我們的到來會變的有趣了!”帝弒天閉目養神緩緩道來。

  前面一年輕女子,披頭散發,衣服不整,整個肌膚雪白的手臂暴露在空氣中,但是臉上和身上全是血,看到九頭麒麟的戰車,聲音嘶啞“求求你…救救我…付出什么代價都…”話沒說完就暈倒了。

  小虎看到這一幕“公子您看怎么辦?”

  “你去看看吧,看看死了沒,沒死給她一顆磐涅丹,然后問問最近有什么大事!”帝弒天面目表情繼續閉目養神,看都沒看她一眼,這時間值得他看一眼的都不知道她還好嗎?

  小虎聽完,跳下馬車把女子抱上到旁邊的樹底下,喂了一顆丹藥給她吃“嘖嘖嘖,你命真好??!這磐涅丹可是極品的丹藥啊,一個沒有修為的人吃了,洗髓經脈,提升天賦和潛力?!?br />
  小虎看著這個女子,眼睛瞪得老大“我去!普通人變成武將一重天?!?br />
  “她體質特殊,沒什么好奇的,才武將修為,如果她基礎打的在好一點直接武王九重,那都不是事?!钡蹚s天還是那一副懶洋洋的模樣。

  “給她換件衣服吧!”帝弒天皺了皺眉頭。

  “公子,你別開玩笑?我是去給她換衣服?我是男的??!”小虎驚嚇到了。

  “難道你忘了青鸞了嗎?他可是你的契約獸!”帝弒天說完,小虎召喚出青方鸞去給女子換了一身干凈的衣服。

  “公子這女子什么體質這么厲害?”

  “鳳凰之體?!?br />
  “太古體質榜排名同天龍之體同名的鳳凰之體?”

  “是的,不然給她吃磐涅丹干什么,如果不是看她是鳳凰之體之后入玄天學院有趣多,不然本公子懶的理會?!钡蹚s天突然睜開眼看了看笑了笑,繼續閉目養神。

  “小虎啊,英雄救美的任務交給你了!說不定人家美女為了報答你的救命之恩,以身相許呢!”帝弒天惡趣味的笑著說道。

  “公子,咱們別鬧啊,最難消美人恩啊,報答也是報答公子您?!毙』⒚媛犊嗌?,還想說什么來著,這是被人打斷了。

  “放下我的美人!饒你不死!”來人騎著一匹黑色的馬驚恐的叫罵著,后面跟著二十來人騎著馬跟著來人后面,一路疾風滾塵而來。

  小虎抱著換好衣服的女子,那張漂亮的臉,閉目總讓人有種憐惜的沖動。

  “小子,你聽到沒,放開我女人!”來人一副重欲過度的小白臉,臉色高傲的看著天,腰間掛著一柄鑲著一顆顆寶石,一身藍色綢緞。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但是這女子是我救的,你不知道救命之恩,當以身相許嗎!現在她是我的人!”小虎平淡的對著藍色男子,小虎還沒發現女子醒來了,馬上聽到這話,臉上紅云爬上滿臉。

  藍色男子面色難看,憤怒不已,這女子可是他花了大價錢從慕家二小姐手中買來的,本來想嘗嘗鮮的,沒想到居然被她跑出了。一路追來,卻發現她躺在別人的懷里,衣服都換過了,氣死他了。

  “本爺爺是玄天學院的龍澤林,八大世家之一的龍家,識趣的把那個賤女人交給,饒你狗命!不然等著我龍家的無窮無盡的追殺吧!”龍澤林無比高傲自豪的說著,他都可以想到對面這人聽到龍家之后嚇得跪地求饒的樣子,這畫面無比酸爽。

  下一刻,卻聽到一個聲音打斷他意淫的畫面?!靶』⒅苯託⒘?,趕時間沒空跟這廢物在里廢話,我還想去玄天學院看戲呢!如果是龍家的老祖宗龍泉還有點看頭?!钡蹚s天冷淡的說道。

  帝弒天說著的時候,小虎已經把女子放下樹下,向龍澤林走來。

  龍澤林聽到戰車里傳來的聲音,他居然知道老祖宗,直呼其名。這人到底是誰?

  沒等他想問,小虎就一掌拍向龍澤林的胸口,龍澤林嚇得向后一跳“給我上,殺了他?!?br />
  二十多人,大多數都在武王七八重天左右,小虎右掌金色的靈力拍向重來的人,立刻倒飛出去,倒地吐了口血,在也沒起來。

  龍澤林滿臉驚恐,看著小虎一招殺了二十多個武王八七八重的人,這人多強大,想想都可怕,他只想馬上跑。

  小虎想追上去,給龍澤林一擊,這是從身后一股強大的氣息襲來,小虎向左邊跳開,看著偷襲之人,二十五六歲的樣子,一身紫衣,一頭紫色的長發,配合著那張顛倒眾生的臉,公子世無雙,紫衣男子如同九天戰神一般站在虛空看著小虎。

  “得饒人處且饒人,你既然都殺了他那么多人了!你說你兄臺?”紫衣男子看是對小虎說其實眼神看著麒麟戰車說道。

  紫衣男子看著麒麟戰車,其實很忌憚,心里感覺對上麒麟戰車里的人,沒什么勝算,如果不是欠龍家家主的人情,他也不想對上這號人物,能以麒麟拉車的人都不是一般人。

  龍澤林看著紫衣男子,剛想說話,卻被紫衣男子瞪回去,傳音給他“不想死就別說話!”嚇得龍澤林不敢出聲。

  “兄臺,你看如何?”紫衣男子繼續對著麒麟戰車說道。

  “看在北冥峰老頭的面子給你些面子,但是耽擱我的時間,害我失去看好戲的心情,還居然擋我道?!钡蹚s天說完,一道黑色的光飛向龍澤林的丹田。

  哪道光,來的太快,紫衣男子想出手都遲了,看著龍澤林悶哼一聲,吐了一口血暈了過去。

  “你如果不服,盡管來找我算賬,不過下次你在這樣攔著我,讓我心情不開心,就算北冥峰那老家伙都護不了你。不管你們的目的是什么,下次擋我者死?。?!”帝弒天霸道的聲音好像說出一件很普通的事。

  “小虎,快抱著你的美人,我們快走吧!正所謂洞房花燭夜,一刻值千金。小虎快走,我要給你鬧洞房呢!”帝弒天一本正經的對小虎數落著。

  小虎抱著女子,差點就摔倒,兩人聽著帝弒天這樣說面紅耳赤,“公子,別鬧!這樣毀姑娘清白,讓她以后怎么嫁人??!”小虎臉紅通紅,心跳都快跳出來了,被自己公子調侃幾句。

  紫衣男子現在心里,巨浪滔天,難以平復,他居然知道北冥家,還知道爺爺的存在,他到底是誰?紫衣男子看著麒麟戰車遠去,身后突然傳來馬蹄聲,一千多人,見到紫衣男子翻身下馬單膝跪地“見過王爺!”

  “起來吧,把龍澤林送回龍家,告訴龍家家主當出的恩情已還!”紫衣男子對著身前幾個說道。幾人領命帶著暈死的龍澤林前往龍家。

  “回府!”騎上一匹全身雪白的馬,馬的額頭有一個紫色的角揚長而去,身后一眾人跟著向帝都走去。

  ……

  當小虎抱著女子,駕著麒麟戰車進城的時候,一城轟動。

  “臥槽,九頭麒麟拉車,這人那位高人??!”

  “這也太霸氣了,難得九頭不一樣的麒麟,對應九種靈力?!?br />
  “羨慕嫉妒恨??!讓我得到一頭我都當祖宗供著!”

  “聽說器宗就有一只火麒麟,都被當寶貝一樣供著!”

  人們在議論,九頭麒麟拉車向玄天學院走去,來到玄天學院門口,小虎去打探消息,帝弒天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在戰車外面,看著門口旁邊立這一塊石碑,上面寫著玄天學院四字,四個字帶著一股古樸蒼勁的氣息撲面而來。

  玄天學院位于城北,出了北門就是就是萬獸森林。

  小虎抱著女子回來,一臉尷尬,女子中途又睡著,緊緊捉住小虎的衣服不放。當他出去打探消息,那些人看著他奇奇怪怪的。

  “小虎,怎么不舍得你的新娘子?出門都帶著,怕被人拐跑了?”帝弒天打趣道。

  小虎面紅耳赤,尷尬死了,公子一定是報復當初在天空山脈沐浴的那些事。于是面露苦色“公子,你別打趣我了,她捉緊我衣服不放啊,我也沒辦法!”

  “得了!得了!都在本公子面前秀恩愛了,說說打探到了什么吧!”

  “公子,你被通緝了,血色通緝令發現你的行蹤上報十萬上品靈石,殺了你可以得到一千萬極品靈石,封王拜相,玄天大陸的大勢力聯盟可以答應三件事?!毙』⒄目粗蹚s天就好像移動的靈石。

  小虎繼續說:“還有一個月后,玄天學院舉行入學測試,好像玄天聯盟搞出大動靜,那些老怪物紛紛去了天龍山脈尋找您!”

  “行了,我們找個地方住下吧,一個月后去看看玄天學院入學測試,至于通緝令,懶的理會讓他們繼續找我?!钡蹚s天無所謂的伸了伸腰。

  “公子,我已經買好院子了,留在這里不遠處!”

  “那么我們走吧?!?br />
  麒麟拉車走向不遠去的院子。

  (本章完)
第94章 ASDFGHJKL; 第94章 ASDFGHJKL;
帝弒天把麒麟戰車收進自己的內天中,院子三個房子剛好夠他們三人住,小虎把女子放在床上關上門。

  帝弒天一看笑起來了“小虎,洞房花燭夜一刻值千金,怎么那么快辦完事了?”

  小虎一口老血就要噴出來了,幽怨的看著帝弒天“公子我去做飯了!”落慌而逃。

  傍晚,小虎做好飯菜。

  “叫你媳婦吃飯吧,她醒了!”帝弒天笑的像只狐貍一樣,小樣讓你上次烏鴉嘴,讓那個女人惡心到我,看我還治不了。

  小虎搖頭無語的走去叫人,公子也太記仇了,小氣吧啦的,我到底做了什么孽啊。寶寶心里苦,但是寶寶不能說。

  小虎敲了敲門“姑娘,你醒了嗎?”

  慕鳳歌一臉茫然不知所措,醒來后想起上午發生的事,還有那個男子抱了她一下午,自己還睡著了,還緊緊捉住他的衣服不放。他還說救命之恩,當以身相許!

  天啊,一想到這,面紅耳赤,心跳加速,這以后怎么見人??!有羞有怒,這是聽到那個男子叫自己。

  “姑娘!姑娘!我家公子在等你呢!你聽到了嗎?”小虎又敲了敲門急聲問道。

  慕鳳歌這是才反應過來,對著門外應了聲“我馬上來,你先回去吧!”

  小虎聽到聲音如出谷黃鸝般清脆,也沒多說,離開了走回去。剛坐下就看到門口站著一個身穿青色連衣裙,年齡大約十七八歲,一頭長在微風吹動在月光襯托之下如同一朵絕色青蓮,一時間小虎看呆了。

  帝弒天一只手抱著小白閉目養神,一只手輕輕撫摸這小白,小白很享受任由帝弒天撫摸。當看到慕鳳歌站在門口,小白看了看她然后繼續跟著帝弒天閉目。

  慕鳳歌站在門口,看到正中間坐著的以為年輕的男子,想來就是他口中的公子,俊美的容貌像九天神抵和九幽魔神的結合,看起來明明很矛盾卻很協調。

  這男子雖然俊美,比她見過的任何男子都俊美,但是這男子給她的感覺就是很危險,看起來男子愉沐春風,卻感覺如同地獄九幽的冷,突然看到男子睜開雙眼,看了她一眼,然后低頭看著小白虎,感覺自己如同馬上如同在九幽地獄之中,慕鳳歌不自覺的抖了抖身子。

  “見過兩位公子,小女子慕鳳歌。多謝兩位公子救命之恩,今后有用的著小女子的地方,哪怕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辭!”慕鳳歌行了個禮。

  “不必多禮,坐下說吧,慕鳳歌?你爹是慕斯年?”帝弒天輕聲問道。

  “公子,你認識慕斯年?不知道兩位怎么稱呼?”

  小虎搶著說:“他是我家公子,叫弒天公子,你以后叫他公子或者弒天公子也可以。我叫小虎,你可以叫我小虎,我是公子的書童?!?br />
  “得了,還書童!有那么魁梧的書童嗎?本公子就是看不慣你這副魁梧的身材,給我現原形,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媳婦就在這里,還怕被你嚇跑了?”帝弒天一臉無賴的樣子像市井流氓一樣,簡直高冷的美男子崩塌了。

  這話一出,兩人有尷尬了,小虎被整的體無原膚,只能露出原來的面目,俊美如謫仙一般。

  慕鳳歌看著小虎,心里想著,又是一個美男子,雖然不及公子那么帥,也難得了,書童帥到這份上也沒誰了。

  “咳咳咳,我們還是繼續至少的問題吧!公子認識我慕斯年?”慕鳳歌繼續問。

  “認識啊,渣男怎么不認識呢!想當初他追鳳傾城的時候,什么下三濫的手段都用過,苦肉計,經常這招辦可憐博取鳳傾城的同情?!钡蹚s天一般吃著飯,一邊說著。

  “公子,你認識我娘嗎?她現在哪里?公子你知道嗎?”慕鳳歌驚喜的看著帝弒天。

  “你娘我不認識,我只聽說過,如果沒死估計她會她原來的地方吧!”

  “你能告訴我哪個是哪里嗎?我想去找我娘?!蹦进P歌有些失落的感覺,好不容易知道娘的線索。

  “那個地方,不是你現在能知道的,等你強大起來才能知道,你還很弱小?!钡蹚s天認真的看了一眼失落的慕鳳歌。

  “咦,吃了磐涅丹居然你體質還被封印了一部分,嘖嘖嘖嘖,居然還中了毒??磥砟剿鼓陮δ阋膊辉鯓勇?!”帝弒天有些許興趣了。

  “除了天天服用化功散,居然還有慢性萬年寒毒,這樣還活著,奇跡??!”

  慕鳳歌看著帝弒天一臉的震撼,她自己天天服用化功散,居然還有萬年寒毒?“公子不知道我還有救嗎?”慕鳳歌看著帝弒天,她知道他能看的出來就有辦法的。

  “有是有,不過萬年寒毒可不是好解的?不過有兩種方法?!钡蹚s天低頭看著小白吃著飯。

  “那兩種?愿為其祥?!?br />
  “第一種,就是我治好你啊,不過本公子可不是什么好人,治病可是要收錢的。話又說回來,這種雖然好解,不過以后你無法成為強者?!?br />
  慕鳳歌想了想“不知道第二種是什么?”

  “第二種就是修煉《鳳驚決》,配合你鳳凰之體跟萬年寒毒形成抵抗,最后融合你就可以成為冰火兩重天的陰陽之體。不過這種隨時會要你的命,一旦修煉就不能停,同時修煉進階時會同萬蟻噬心之痛。你自己選擇吧?!钡蹚s天臉色基本沒變過的述說。

  “公子,鳳歌已經想好了,我選擇第二種,因為鳳歌要成為強者尋找母親的下落!”慕鳳歌一臉堅定的對著帝弒天行了個禮。

  看見帝弒天沒說話,然后繼續說道。

  原來慕鳳歌的母親在她10歲的時候離開了她,剛離開不久家族檢查天賦,結果她沒有靈根,他爹開始不理她,完全當沒有這個女兒,家族的人開始欺負她,前幾天她的妹妹慕白雪把她賣給了龍家的龍澤林之后遇到帝弒天和小虎。

  “身世可悲??!公子您上次不是去鳳族搶了那本書嗎?送你慕姑娘吧!”小虎一聲嘆息。

  帝弒天挑了挑眉,這家伙在搞事情啊,什么叫我搶啊,明明是人家送的。

  ……如果小虎知道他想的,一臉嫌棄,送個蛋啊送,尼瑪都打得人家祖地都快崩塌了,這還不是搶的。

  帝弒天看了眼小虎“既然你都說了,沒辦法誰叫你喜歡慕鳳歌呢!得了,得了,本公子這就給你送嫁妝?!闭f完手一揮一本有點泛黃的書出現在慕鳳歌手里。

  小虎一口老血噴出,尼瑪嫁妝?這是把自己賣了嗎?

  慕鳳歌臉色一紅“公子別打趣我了!”

  “打趣?既然嫁妝都收了,從今天以后他就是你的人了,這家伙什么都不會,就是會煉丹,雖然差了一點點,勉強九品煉丹師這樣的人,幫你減輕不少痛苦?!钡蹚s天一臉嫌棄的看著小虎說了一大堆。

  慕鳳歌一臉懵逼,九品煉丹師還嫌棄的不得了,瘋了嗎這世界。

  “嘿嘿,對了,你還可以自己煉丹哦,你可以叫小虎教你,手把手的教沒問題的?!闭f完帶著小白飛身出去了。

  小虎一臉尷尬,“那么慕姑娘,你別當真,我家公子就這樣,今天吃錯藥了,平時很高冷的,其實我可以教你煉丹的!”

  慕鳳歌也臉色一紅“沒關系,我也沒只是當開玩笑的,你真的要教我煉丹嗎?”

  “嗯,別的不懂也可以問我的。雖然我沒公子那么變態,教你還是可以的?!?br />
  “公子他很厲害?”

  “不是厲害,那是個變態,你見過無師自通的嗎?公子看一眼就會了,他生來就是打擊人的,關鍵他什么都會,還是一個沒有特殊體質的人!”小虎一邊吐槽,一邊數落。

  “公子的修為高深莫測,我特么就沒見過他怎么修煉過,問他怎么不修煉,他說無聊,自從那件事后公子變了,唉,不知道是好是壞,曾經不愛修煉的人努力修煉,以前冷冰冰的,現在偶爾也會變成剛才的樣子!”小虎嘆息。

  “是什么事???”慕鳳歌一臉好奇。

  “這事你別打聽,別問,有些事不是你夠知道的,不然后果很嚴重,曾經有人問過公子關于這件事還說了一個名字,結果,整個家族和門派屠滅,雞犬都沒放過,血流成河!”小虎也無奈啊。

  “其實公子還是很孤獨的?!闭f完自己走了會房間。

  小虎目光復雜的走回房間喃喃細語“也是孤獨的吧,明明相愛卻不能相見,都成彼此的孤獨?!?br />
  (本章完)
av中文字幕布卡无码_chinesevideos长期国产_少妇与黑人ZOXXXX_十分钟在线观看视频大全国语